泸州曾一个人空间除注明转帖外,均为曾一原创作品,凡转载和发表必须注明原作者,否则视为侵权! 我在沙上写作\但不属于任何一个沙龙

生命诗学(组诗修改稿)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06-28 10:30:42 / 个人分类:泸州曽一的个人空间

查看( 99 ) / 评论( 1 )

诗歌没有灵魂,不能感动人;诗歌没有肉身,亦不能令人感动.
                                                一一作者自题





头发



作为欲望和美的象征
蓬勃生长的头发
根植于所有人的身体

头发在胎儿头上悄然萌芽
直到人死后,据说还会
在头皮脱落前续长几寸

当一个人头发稀疏
发以稀为贵
他梳理得更加触目惊心

老人与时间捉迷藏
把满头白发染黑
而老年斑是死神预发的短信

相传和尚剃光头
是以削发代替割阳具
毛发的神秘诱惑所向无敌

秀发飞扬成一面战旗
把世界攻克,而白发
往往是向欲望投诚的降旗

必须用荗密的假发

遮住广场这不毛之地
也遮住惊叹号的孤独和坚挺

大姑娘精心编织的长独辮
总能为她缚住上帝的目光
和不止一个小伙子

这永在向上生长的头发
如韭菜割了又生,生生不息
又如日出日落,谁也不能将它阻止








人脸


一张天使的面孔

让魔鬼们蠢蠢欲动

生活也不全是地狱


颜值成为热词

灵魂价值几何

多少流星坠入冷官


人活一张脸

脸是人生的显示屏

显示出独一无二的我


当变脸变为流感

美容变为毁容

人脸上少了真诚和诗的韵律


为什么不要脸的人

是一具行尸走肉

因为人只为一张人脸而活



人脸是上帝签发的身份证

证明你是天上的一颗星

应当与所有星星不同


人脸是一本孤独之书

从黎明初啼到黄昏弥留

仍有泪花在眼角噙着


当人以宇宙万物为镜子时

人才照见出人脸上的彩虹


而天使从来不是一脸横肉







五官


五官遵循对称美学
只有舌头有话要说
因为它藏不住孤独

通感是五官的秘密私会
眼光照亮之处
味觉也在将它抚摸

五官的孔穴中
睡着五个快乐的家伙
一醒来便搅得天地翻覆

从心灵窗口越出的
是一个好色之徒
用彩笔在白纸上涂抹

两叶扁舟之间隔座山头
娇喘让它们同泊西湖
而音乐将游魂系住

鼻孔也是欲望的藏身之所
当众挖鼻孔的人
忍不住用习惯塞满空洞

芳唇微启是含苞的花朵
可它一旦在春季盛开
总想把蜜蜂含着


舌吻是心相通
至今我仍在月下后悔
忠山上,未曾把她吻个够

五官高居于颈项之上
却又低于人脑这王宫
灵与肉啊,永在暗中缠斗不休









人骨


先人骨骼清奇
最重骨气
一种独立的精神

千秋万岁之后
皮肉毛发无存
只剩枯骨发白

今人仍爱祖传风骨
虽说再硬的骨头
也终成一盒灰


为腆起的肚子
垂下高贵的头颅
与圈养的猪有何区别

傲骨成就人的格调
而折叠的膝关节
暗藏媚骨和奴性

好汉跪天地父母
不向自已的软弱下跪
但好汉不属于绿林

206块骨头巧妙组合
让人体是诗是画是芭蕾
是一件举世无双的艺术品

最重要的是脊梁骨
它像树干一样
高度来自弯曲中的直立

我此刻面对的骷髅头
带走多少快乐的隐私
今夜最好的交谈只有沉默




睡眠


传说睡仙陈抟
高卧华山,一睡八百年
醒来老友彭祖已入土为安

举凡天地动物
皆有睡眠,睡眠如桥
连接着阴间与阳间

觉醒好,觉悟高大上
但是人都要睡觉
就像今天不能一直是白天

睡眠为人体充电
好睡的人多长寿
失眠的人会自杀

博尔赫斯说夜里的睡眠

赦免白天的一切
黑夜的罪过由谁来赦免

高潮后为什么睡得香甜
因为放空的身体
入住了一个快乐的神仙

一个装睡的人唤不醒
而一个民族如果装睡
想必它在一直逃避梦魇

儿童,老祖与龟
那深入时间的沉睡
共着天地的呼吸吐纳

人生最大的幸福
是酣畅的睡眠和甜蜜的呵欠
是它让我们身安,心也安







[ 本帖最后由 泸州曾一 于 2017-6-28 10:29 编辑 ]

TAG:

风神的个人空间 风神 发布于2017-06-29 19:28:23
回复 1# 的帖子
问好大师 遍地开花,处处妙语 正在细读中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