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曾一个人空间除注明转帖外,均为曾一原创作品,凡转载和发表必须注明原作者,否则视为侵权! 我在沙上写作\但不属于任何一个沙龙

曾一五十年诗选<<野草集>>前言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5-11 16:49:09 / 个人分类:泸州曽一的个人空间

查看( 106 ) / 评论( 29 )


一眨眼功夫.
墙角晒太阳的乞丐济公刚从打盹中醒来伸个懒腰.
我已断断续续写诗50年了.
诗也以它苛刻的方式断断续续写了我50年.
黑格尔说:

一生中最高贵的是成为人.
生而为人只是一个小小的起点,

距离成为精神意义上的人可能还有十万八千里.
这世界熙熙攘攘人满为患,

也可以说这世界如广袤的荒漠,
放眼望去,空无人烟.
这是一个肉人的时代.
人们几乎都在追求更多的占有,

对肉的欲望像一把片面的刀将灵性割得鲜血淋漓体无完肤.
肉人之前的时代其实也是肉人的时代.
鲁迅说:

中国一部几千年的有文字记载的历史,
可用两个字来概括一一"吃人!"
弱肉强食的生存逻辑似乎标示出,

人,尚处在从动物世界向人类世界的过渡阶段.
也许如此,也许并非如此.
肉人时代之后的人依然是肉人.
人永在肉性与精神性的漩涡中挣扎.
能从这向下吸附的涡流和下流中挣扎而出的人,

也许可以称之为素人.
素人是朴素的人,生活简朴的人,

生存和享乐不是素人的人生目的,
他们最看重的是
作为人的本质特征的自由思想和精神追求.
素人是肉人时代的叛徒和异类,

他们不是"吃人"的人,反倒是让人"吃"的人.
素人生产的食粮,

被上流社会和下流社会咀嚼得津津有味,
于是肉人时代也才除了老腊肉小鲜肉之外还有素人放出的目光越过芸芸众生的头顶.
成为素人是诗人的理想.

面对肉人互噬的难有终结的连续历史剧,
素人的理想如原上野草遭到刀的割刈和铁蹄践踏,
诗人"守朴抱素"的希望虽灿然如枫叶,也终为带肉味的腥风血雨一扫而瓢零.
于是,我们有了绝望之极而投江的屈原,

也有骑牛出关的老子带走了牛所象征的野草和大地的朴素.
野草成不了国家栋粱,

也成不了文化名流,
这是野草微小的秉性和天生的野性注定的.
然而,低处的野草,初看貌似大地健康漂亮和本色的皮肤,
而在诗眼独窥下,野草高过庙堂,因为它是大地质朴高贵柔韧和不朽的灵魂.

为靠近这无限丰盈的诗魂,
我甘愿肉身一贫如洗.
我自上世纪1965年小学毕业因家庭成分失学后,
一直与自学和写作纠缠不休,
恰似我平凡生命中肉性与精神性纠缠不休一样.
我当过知青教师工人,艰苦谋生之余,
我努力在肉性和精神性的涡流中挣扎着,

虽有向下的吸力而仍不甘心于速朽的肉肉的一生.
于是,我将肉身当作老天暂时交付我的手段,

用来达到从一个肉人到成为一个素人的人生目的.
于是,50年来,

我将许多青春活力和大把大把的时间奉献给写作,
我写过经济论文,

写过散文和诗,
甚至还练习写过小说.
我从写作中享受到文思泉涌的那种精神愉悦,

它虽不能完全替代肉体愉悦,
也取消不了肉欲在每一寸皮肤中的潜伏,

但写作毕竟让我至少在写作时更像一个不是肉人的人,
不是塑料花的一棵将弱小生命的春色探出石缝的小草.
我总共写了大约3000多首诗.

一些散失了,
一些交由时间这个挑剔的读者审阅.
从高小写诗当作文和到我今年65岁仍在写诗,

最初和最后陪我慢慢老去的也只有诗.
但诗是不会老的,就像野草在不断重生中保持着它的鲜活和野生的绵延性.
我拟收入<<野草集>>的108首诗,

其写作时间大致是从二十世纪60年代中末期到2015年.
也可以说108首诗只是一首诗,一首歌唱野草的诗.
我希望它们在我死后,

一如野草在深谷寸土和高墙石缝中活得新鲜如初,
甚至比我活得更好.
我曾在一首写四川诗人流沙河的诗中写道:
"外国有写《草叶集》的惠特曼\

中国有写《草朩篇》的流沙河\
歌唱野草的人\
一般都会死而复生\"
我在此补充一句,中国还有写出"原上草"的少年诗人白居易,
还有写出生长在中国现代诗绝壁上的"野草"的中年诗人鲁迅______
文未,我要感谢马健昌老师,

他是我在泸州南城一小念高小时的语文老师和班主任,
是他发现了我最初的语言感觉,
是他将教师专用书柜对我这个小学生破例开放,
<<唐诗三百首><<女神>>特别是鲁迅的一些集子为我肉身紧锁的心灵打开了门窗;
我要感谢泸州王德宗老师,

在我当知青及工人的六七年中,
是他一直指导和鼓励我读书和写作,

是他让我将自由的精神追求作为人生的座右铭,
这种精神性向度的引力使我一次次从肉性漩涡中浮到岸边;
我还要特别感谢三位女士,是她们真挚深情的凝眸,
让我从诗一样纯美的异性之爱走向纯美如柏拉图式精神之爱的诗,
她们以其朴素洁白再次证明,

一个有精神创造力的男人背后总有女性青睐的清澈目光,
纯粹的女人,

是缪斯的化身,
是诗人的引领人!

[ 本帖最后由 泸州曾一 于 2015-5-20 13:01 编辑 ]

TAG:

泸州曾一的个人空间 泸州曾一 发布于2015-05-23 19:25:52
我总共写了大约3000多首诗.
一些散失了,
一些交由时间这个挑剔的读者审阅.
泸州曾一的个人空间 泸州曾一 发布于2015-05-23 19:26:33
我从写作中享受到文思泉涌的那种精神愉悦,
它虽不能完全替代肉体愉悦,
也取消不了肉欲在每一寸皮肤中的潜伏,
但写作毕竟让我至少在写作时更像一个不是肉人的人,

南屿的个人空间 南屿 发布于2015-05-23 19:54:23

石买生的个人空间 石买生 发布于2015-05-23 20:24:22
精神自传,素人理想,一代人的自画像。
莫笑愚de午夜骊歌 莫笑愚 发布于2015-05-24 08:56:56
回复 1# 的帖子
太棒了!献花,问候曾一兄!收藏,慢慢品读~~~
泸州曾一的个人空间 泸州曾一 发布于2015-05-25 06:04:15
谢谢南屿兄来读
泸州曾一的个人空间 泸州曾一 发布于2015-05-25 06:04:58
石老师过奖了
泸州曾一的个人空间 泸州曾一 发布于2015-05-25 06:05:57
多谢莫君之鼓励
泸州曾一的个人空间 泸州曾一 发布于2015-06-08 20:56:11
108首诗待慢慢选出
黄靠的个人空间 黄靠 发布于2015-06-08 22:12:41
想起那什么终身成就奖的,为什么人家拍个戏不管人戏好坏的,都有。或许就是对人的尊重,而已。顶一下,代表我个人的尊重。
泸州曾一的个人空间 泸州曾一 发布于2015-06-11 19:58:33

赵阳的个人空间 赵阳 发布于2015-06-12 07:23:40
陈敬容说过:老去的是时间。 曾一兄写诗数十载,心态依然年轻。
泸州曾一的个人空间 泸州曾一 发布于2015-06-12 18:48:26
谢谢赵阳君鼓励!

老去的是肉身,诗心不老,与赵君共勉!
绛紫街区第三特区 绛紫街区 发布于2015-06-12 22:02:58
恭贺出版!
水杉的个人空间 水杉 发布于2015-06-13 09:18:03
曾兄,前言出来好久啦,集子还不见选出来呢?期待啊!
泸州曾一的个人空间 泸州曾一 发布于2015-06-13 09:40:22
我拟只选短诗,尽量保存旧作原貌.

谢谢水杉君期待!
泸州曾一的个人空间 泸州曾一 发布于2015-06-13 09:47:34
1.自白


写自白的这刻
我已不是一纸洁白
理想的画面生长皱纹
艺术家成为艺术作品
散文排列成诗
诗也可以排列成散文

时代风忽东忽西
道路上留下歪斜的脚印
面对经典堆砌的台阶
迈不动经典的歩履
一本正经是一生
疯狂一下也是一生

茅屋里的真诚
胜过皇宫里的虚伪
征胜世界的渴望
最后被世界冰冻成魚
拯救灵魂的上帝不是别人
杀死蚊子的武器是香的

恋爱过两三次
印象深的仅一个女人
初恋的花蕾夜来香之后
仅剩下欲望的枝枝叶叶
爱的体验没有第二个春天
诗是爱的替代品


注: 此诗曾发于<<星星>>诗刊,收入<<中国二十世纪纯抒情诗精华>>一书.

[ 本帖最后由 泸州曾一 于 2015-6-13 09:49 编辑 ]
泸州曾一的个人空间 泸州曾一 发布于2015-06-16 10:13:43
2.大 师



大师一般不成群结队
大师珍惜光阴
像守财奴吝啬钱财
大师隐居于闹市
面壁多年
将修炼所得的精气神
注入字里行间
这些汉字便奔跑起来
使我们过目难忘
大师偶尔与我们打堆
同我们一样贪杯
谈起女人也满面生辉
可大师的胸怀比我们大
人间的情缘不能满足他
他把宇宙当心仪的对象
大师说穿了
就是大家的老师
比如孔子曾问道的老聃
人人都可找他借点光泽
大师一般要在死后几十年
到上百年
由后人承认他的价值
活着时被封为大师的人
大概都有点作假的嫌疑
我们成群结队尾随其后
所以我们肯定成不了大师


[ 本帖最后由 泸州曾一 于 2015-6-16 10:15 编辑 ]
泸州曾一的个人空间 泸州曾一 发布于2015-06-18 07:34:07
3.一个好的诗人


一个好的诗人
有一颗音乐家的心
他穿过喧嚣的城市
与隐蔽的旋侓发生共鸣
他将天上的音符重新排列
仙乐漫过我们头顶

一个好的诗人
有一双画家的眼睛
他从色彩斑斓的场景中
见出人生的白和单纯
他在浓妆艳抺的人世间漂泊
像一只草鞋在路上无人认领

一个好的诗人
不是画家不是音乐家
他仅仅是白纸上的一个
孤独的句号
然而我们经过他的诗
触摸到日月,在苍茫中轮回


[ 本帖最后由 泸州曾一 于 2015-6-18 07:35 编辑 ]
泸州曾一的个人空间 泸州曾一 发布于2015-06-21 21:58:02
4.面对自己


我必须面对自己
面对自己意味着
我不是别人
放逐自我的苦痛
镜中的影子略知一二

我在城中生活
这座城什么都有
但缺少骨头
往上爬或者
隨波逐流
都可能成为我
背叛骨头的理由

一个押韵的诗人
被韵脚押着
找不到自由的感觉
一个贫血的写手
等于蚊子
在皮肤上写作

是火葬的方式
使我活着时
不再看重骨头
还是生存的压力
要我肚子腆起
垂下头颅

影子比我活得自尊
影子在黑暗中
与我合二为一
在光照中与我形影不离
却从不看我的脸色
影子不可捉摸
只活给自己看

当我从黑色外套下
亮出我的
也是祖传的骨头
一个爱我的女人跑开了
她以为是荊轲的匕首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