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曾一个人空间除注明转帖外,均为曾一原创作品,凡转载和发表必须注明原作者,否则视为侵权! 我在沙上写作\但不属于任何一个沙龙

何为诗?一一致北京的一位女文青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4-28 05:46:54 / 个人分类:泸州曽一的个人空间

查看( 107 ) / 评论( 0 )
何为诗?


关于这个诗学的首要问题,一个九零后女青年说了一句言简意深的话,给我启示不小.


你说:"领悟彩虹."


"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


我将融各色于一体而呈现绝色之美的彩虹,看作一首大诗,而舞动这条彩色长龙的当然是诗人了.


彩虹是诗.这是远在北京的一个小青年让我领悟到的.诗是彩虹,诗天然地婉拒单色比如红色的偏执狂,同时也并不认同那种没有色彩的苍白的贫血.彩虹是诗,还表明诗来自大地又属于天空,它是天与地亦即神与人之间横空出世的既幻美又真实的桥.诗是彩虹,它成为悬挂高处的一根标竿,检测出作为跳高者的每一个诗人是否够格,但也只有低处的向下的诗人才有弹跳的地气和上升的空间.


站在诗歌建构的虹桥上,我现在可以谈到诗的具体构成形态了.在我看来诗亦如人,人有人性,诗有诗性,但同时人的人性是寄居在人的肉身中的,诗性也是必须要有一个容器来盛放它的澄明和清澈.可见,诗是由诗性和诗的形式合二为一的,诗性是诗的灵魂,形式感是诗的肉身.


通常认为现代新诗是自由诗,不讲形式,背离了古典诗词对形式如韵律字数句数对偶等等的规范,这其实是对新诗的一种误解.我曾在一篇短文中讲:


" 旧体诗基本上是有规定的形式,如五言,七律,严格的格律要求等等,诗人们在几乎相同的诗体形式中发挥相异的天赋才情,写出各领风骚的不同风格气象的诗来。

与此相反,新诗没有专设的“体” 亦即固定的形式,这使一些人误解了,以为随便分行排列就是新诗!

其实,新诗有自已更为苛刻的要求,这便是新诗表面上的无形式恰恰要求诗人经由诗写追求和抵达每一首诗特别的内在诗性与形式(如不一样的行数字数排列法节奏语调气息等)的契合或曰天衣无缝。

由此可见,有的诗人(有的还是著名诗人)沉溺在某种相对固态的写法形式中,让不同的诗写对象以同一脸相示人,这样的单调呆板僵化(不论翻译体还是仿古体的)必定产生审美疲劳。

好的新诗,每一首都有自已独具的优势的形式,且不可复制,这表明,新诗其实是较按固定格式填空写法的旧体诗更难写出好诗的一种现代诗写形态。百年来,鲜有新詩成就的卓越和伟大,新诗内在地要求诗人每写一首诗都要写出这首诗形式的优异性来,这个困难应当是原因之一。"



我此刻认为我这个说法也有局限,它并未涉及到现代新诗应有的共通的形式标准和诗性标准,只有将诗的灵与肉两个方面都摸遍了,深入浅出了,也才有根据回答何为诗这个现代新诗面临的尴尬问题.


说它尬尴,一是许多偏爱古诗词的读者不认可新诗是诗,再是新诗写作貎似门槛低遂有大量以散句充诗的诗人涌入,可谓泥沙俱下,沙与沙金混合.


北岛曾提出汉诗应有"汉味"的命题.从新诗形式标准的角度来探讨,我初步认为,汉诗新诗的"汉味"应与古典汉诗是一种既变新又延绵的血脉关系,如诗在浅表形式上是作为韵文与散文相区分的,这个韵的讲究在新诗似无必要如格律诗那般严格,却也不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装饰小物件.有韵无韵,也许恰是区别现代新诗混生状态下的诗与散句的一把只子,但并非惟一的尺子.如诗的语言应以少胜多,精炼纯净,有别于非诗之语.


概言之,我于此提出以下新诗形式上的几个标准供大家参考.


1.分行,这是最直观外在的形式,须知诗要分行,分行的不一定是诗.

2.有韵,大致押韵.这个与诗的音韵美有关,也便于记忆和传诵.

3.诗语,不是囗语也非书面语(含翻译语),也不是口水话和废话.诗语是含有诗性的语言.有无诗性是检验它的标准.

4.诗的字词句段,排列组合及长度不多不少,恰到好处.

5.诗性,关系到一首诗是否最终成立,但它像人性一样又寄居于诗的形式肉身.

一首好诗,应为以上五项规定的综合呈现,但它也只是提供何为诗这个问题的一个参考点,并非终审判决!

诗是彩虹,领悟彩虹,我还看到它呈现诗性这最高的美的自由特性,在无垠之空中,它作为彩练的舞姿无法穷尽,它所体现的诗性也正是对美的疆界的不断突破!我不可能抓彩虹在手中还以为抓住了诗和美.




[ 本帖最后由 泸州曾一 于 2016-4-28 05:46 编辑 ]

TAG: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