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曾一个人空间除注明转帖外,均为曾一原创作品,凡转载和发表必须注明原作者,否则视为侵权! 我在沙上写作\但不属于任何一个沙龙

(转帖) 樊樊:语言之诗(诗说)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5-05-01 08:36:55 / 个人分类:泸州曽一的个人空间

查看( 127 ) / 评论( 1 )
                                                     樊樊:语言之诗(诗说)
  
  
  诗:言之寺。语言搭建的庙宇,供奉神灵之所,供奉“无”的地方。诗写不是对有的呈现,而是对无的开启。汉语“有”的语义丰富,可指所属,产生,存在,显现。有的另一种解释是:“声同又,字从肉。表示存在的实体”。把世界分为有与无,是认知的局限所致。诗写的终极是指向无的,但却是对有的边界的开拓,也是对语言自身边界的开拓,诗人是永远坐在黑暗之中的人。
  任何把诗写拖向有的企图,都在把诗歌与新闻报道相提并置,是对诗人神圣天职的贬低。一首好诗不是它明白无误地表达了什么,不是为了让我们看见一个有的具像世界,而是为了让我们感受到无。一首好诗击中读者的也是无,如同里尔克的秋天,你说不出那是什么,但是你惊颤,你感受到秋天背后,那个强大的“无”的在场。
  诗其实是可以不写在纸上的,诗是一种无,为了让人分享,诗歌才有了文本,诗歌文本是解释“诗”自身的工具,但不是解释现实的工具,一切存在就在语言的躯壳中,诗只是言说,它不解释。诗和佛一样不可说,又不得不说。佛用佛象来注解佛,诗用诗文本来注释诗,亦用载意之象来注释语言所指之意。对诗的理解也是千人千面,你悟性到达了那一层,诗就在那一层,诗的高度停留在一个诗人对无的理解上。
  道法自然,诗法自然,诗人载世间心,但无需刻意载某一物,某一象。一物一象或一切题材皆是指月之指,载心之舟。今天中午吃饭时,儿子看着鸡块说,妈妈,世上没有一只鸡是老死的。我听了忽然怔了一下,这世间每一物一象,都有一颗载道之心。有时间诗人太舍近求远了,也太刻意了。什么是大诗,不是你进入广场写下的就是大诗,不是你坐在人群的低层写下的就是大诗。大诗不是题材的大,而是一颗露珠反射的世界之大。
  英语的“诗”与汉语的“诗”,发声不同,写在纸上也完全不同,汉语不同于英语,写在纸上的汉字都是自在的,是指向有的存在。汉字产生时,便有了存在的客观和主观对应物。而中国人对存在的认识是建立在气的基础上的,中国人说:万物生于有,又说:气聚而万物生。而气是一种悟性的方式,一种思维流动的方式。所以中国人的存在观是主观唯心的。每一个汉字内部都住着一个神,有一个可以开启的的悟性空间。也就是说,可以形象地把汉字的字形当做一座寺庙或教堂。每一个汉字都具有引领精神上升作用.
  这绝对是英语写作遇不到的问题,甚至是汉语写作中的小说与散文遇不到的问题,因诗歌写作太跳跃。直接面对的是汉语的含混。比如写下“月”这个字,它内部有一个多维的立体空间,它可能表示三十天,可能指天上之月,也可能只指月的圆缺之形,或月的光亮之度。单个的“月”字是没法确定意义的。在“月”的前面组合上汉字“日”,意义指向依然是不确定。后面组合上一个“星”字时,在日月星的关联中,“月”就滑上了天空,后面组合上一个年字时,在日月年的关联中。“月就”滑向地面上的时日。英文的表达可以精准,汉字单个存在时,不可能精准,只有在具体的语境关联中,语言贴切的意义空间才会呈现。
  因而汉语是最具诗性的。诗性就是世界的边缘,是事物相互关联时不可确定的边界,是日常中的神奇和意外。汉语的含混与多维与诗有不谋而合的默契。汉语在诗歌中搭建的是一个层层上升的塔性意义空间,在诗的最底部,是汉语通道,挑夫商贩也可进入,而第二层,第三层……直至那指向空或无的意义塔尖,一层与一层的境界是不一样的,不在一个层次上的诗人对流是困难的,高处可以俯就低,而低处无法感悟高处的微妙。
  一个英语诗人绝对没法想象。汉语诗人不与真实世界发生关联,也可以用语言为质料去诗写。汉字不是承载的工具,它本身就是存在,就是意义、伦理、道。以语言为质料的诗写,除了对当下的指涉较弱外,在诗写的终极指向上,并没有本质的区别.
  中国人没有教堂,但是有汉语,有一颗天人合一的心,以诗言寺,诗写与宗教一样,也可以让一颗心变得开阔,博大。

                                                                                          2012.1.8
  

TAG:

莫笑愚de午夜骊歌 莫笑愚 发布于2015-05-05 01:33:32
回复 1# 的帖子
好文!在新浪那儿读过。需要一读再读。。。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