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今天 » 星空 » 日志

“父亲”三部曲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5-03 10:21:02 / 个人分类:随想

查看( 208 ) / 评论( 31 )


之1933年



大雾弥漫
父亲,你的手从1933年伸向我
变形的风中
它在节节,断落

父亲,这个相反的方向
越来越远
1933
是我回不去的乡村
名字,犹如魔术
边界,噢,从来没有什么边界

生下来便是坟墓
父亲,你的一生注定
在为我修坟

噢,父亲,不要黑曜石
不要花岗岩
别让它生长,就任它----
没有边界吧
那回不去的乡村

父亲,那些眼睛被你
送上了天空
除了它们,我们一无所有
人只能,孤独的修坟


大雾弥漫
父亲,他的手伸向我
来自坟墓的哭泣声
飘荡在
那个回不去的1933年





之形而上学

背后的一面墙
与我的手纹一样丰富
发出沙沙的声音
思想这杂种

维也纳的娼妇
夜夜笙歌
乱伦,此夜在金色大厅
和神甫无关---你们
给我滚远一点
他们,已经开始播种
啊,贝多芬---这棵人间的树

请相信我,福柯
并非死于爱情
他这一生
都有弑父情结
遗恨的是
儿子尚未出生,父亲就已死去

遁入竹林吧
那里有一场大雪在等待
父亲
不是我唯一的路


无数条小径
指向过去与未来
父亲,你正走在通向我的路上













之塔罗牌


让她苏醒的
不是一个吻
乌夜,浸染着水晶棺的透明
沉默,种子在等候

一张塔罗牌的背面
是父亲的脸
身份证上从不标识
你如何从一个女子
变成一个女人

不是它们--
流浪的羊群落入大海
天上的河流波涛汹涌

不是荒凉的月老钩织罗网
也不是某支古代的羽箭,射向
昨日的路人

一张塔罗牌的背面
是父亲的脸
是谁将它甩了出来?

唯一的塔罗牌
谁拥有了它
就意味着谁的冬天---结束
春天降临


TAG:

星空 梁小曼 发布于2010-05-03 09:56:21
请各老师批~
潘新安发布于2010-05-03 10:11:47
很清晰的三首。第一首,最后两节,尚可斟酌,个见。问候小曼,父爱无边
黄志杰:水击三千 黄志杰 发布于2010-05-03 10:48:13
遁入竹林吧
那里有一场大雪在等待
父亲
不是我唯一的路
当下,是个圆点

无数条小径
指向过去与未来
父亲,你正走在通向我的路上

三缘的个人空间 三缘 发布于2010-05-03 10:59:07
第一个更好!问好!
土坡的个人空间 土坡 发布于2010-05-03 11:48:53
才华惊世!

“人只能,孤独的修坟”
这个“的”是否笔误,应该是“地”,第一首的末句 “年”去掉是否语气上更为舒缓,美妙? 第二首,“遁入树林吧”之后节奏和意境上貌似稍稍转得快了点,但不好说,或许这有特别的效果,改了亦可能不妥。

三首诗的气韵,丰富程度,联想空间,都极好了,是极好,不是“好”。我提的整个个见,相比之下也只能是拙见,甚为不好意思提,但又太过喜欢这些诗句,忍不住想说上几句。我打算背下来,有机会作为朗诵的题材,背给他人听。这几首,要是碰上天时地利,或者能形成一种稳定的文风,那么是可以享誉,传世的。比之绝望下的阐述诗歌,梁君所为甚多。

我废话连篇,佳作无期,惭愧至极了
郭乃华发布于2010-05-03 13:06:05
父亲,一个平凡而伟大的名字!
父亲的爱,人生不可或缺的爱!

感恩父亲!怀念父亲!

[ 本帖最后由 郭乃华 于 2010-5-3 13:09 编辑 ]
北京地图的个人空间 北京地图 发布于2010-05-03 13:23:49
之形而上学

背后的一面墙
与我的手纹一样丰富
发出沙沙的声音
思想这杂种。维也纳的娼妇

------------赞
星空 梁小曼 发布于2010-05-03 13:57:48

QUOTE:

原帖由 潘新安 于 2010-5-3 10:11 发表 很清晰的三首。第一首,最后两节,尚可斟酌,个见。问候小曼,父爱无边
问好新安!

最后一节是让我踌躇不已。谢谢你的意见。
星空 梁小曼 发布于2010-05-03 13:59:07
谢谢志杰、三缘、乃华、地图等诗友!
星空 梁小曼 发布于2010-05-03 14:04:17
土坡谬赞。小曼惭愧。

确实应该是“地”,你意见是对的。但好像,现在有说法,也允许它们互通。关键是念起来,我要de,不要di。

感谢,得你喜欢,我很高兴。
地洞 戈多 发布于2010-05-03 20:56:01
华丽转身,更大气更有力度了。你这三首诗虽短,但是切入点选择的异常好,精准而妥帖。而一些意象的捕捉与其所表达的精神的向度是一致的,很好,比如大雾,塔罗牌……
楚雨的个人空间 楚雨 发布于2010-05-03 20:59:47
小曼,你这首《父亲》是近期我看过你的诗歌中最喜欢的一首,非常好。有思想深度,而且语言很有特质,给人意外!!!赞!你有一个很大的飞跃。
星空 梁小曼 发布于2010-05-03 21:26:57
感谢戈多和楚雨的鼓励!

最近在尝试不同的写法,脑子都有点乱了....
末日丫鬟的个人空间 末日丫鬟 发布于2010-05-03 21:41:56
是有点乱

QUOTE:

原帖由 梁小曼 于 2010-5-3 21:26 发表 感谢戈多和楚雨的鼓励! 最近在尝试不同的写法,脑子都有点乱了....
三首之间尚乏贯通的气脉。
星空 梁小曼 发布于2010-05-03 21:45:00
谢谢丫鬟的批评。
末日丫鬟的个人空间 末日丫鬟 发布于2010-05-03 21:46:41
最激赏的句子:
1
一张塔罗牌的背面
是父亲的脸
是谁将它甩了出来?



2
父亲,你的手从1933年伸向我
变形的风中
它在节节,断落

父亲,这个相反的方向
越来越远











星空 梁小曼 发布于2010-05-03 22:01:42

QUOTE:

原帖由 末日丫鬟 于 2010-5-3 21:46 发表 1 一张塔罗牌的背面是父亲的脸是谁将它甩了出来? 2 父亲,你的手从1933年伸向我变形的风中它在节节,断落 父亲,这个相反的方向越来越远 ...
谢谢丫鬟!

有趣,刚发现有人在google搜索这句诗的出处:大雾弥漫 父亲,你的手从1933年伸向我



影子童话的个人空间 影子童话 发布于2010-05-03 22:10:10
很久没看小曼的作品,确实变化很大。让我的眼界也开阔了许多
大独木桥的个人空间 大独木桥 发布于2010-05-03 22:16:10
第一首仿佛阅读到洛夫先生《再别衡阳车站》韵味,很好
星空 梁小曼 发布于2010-05-04 00:01:35
感谢影子和独木桥两位诗人来阅读。


刚刚又做出一点修改。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