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今天 » 星空 » 日志

消失的词(外一组)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3-21 16:29:08 / 个人分类:随想

查看( 198 ) / 评论( 24 )
一个词消失了。它不在
梦中,也不在这杯水里
窗外,窝藏小鸟的
那一棵树,也没有包庇

我打开收音机,肖邦
如一场雨,落入二十一世纪
那么华丽。消失的词
也不在这里

风将我带到海边
搜过每一粒沙子,它们
是无辜的。守在岸边
大海与我结为一体

一个词消失了
我的深渊,长出一块黑珊瑚

2010.3.10



记忆

(一)

那些树,是在等候面包吗?
往西的路上,它们排队
斑驳。下午的默剧
百无聊赖中,我仿佛记得
某处地方,一个女人
曾被无情的摧毁
也许,是在木棉花开的那天

我翻寻那些旧小说
第一页的第十九行
白衬衣,红乳罩
光滑的身体。女人
死于爱情和梦想的阴谋里


(二)

红墙上摇曳的
是伏尔塔瓦河吗?
也许,杯中流动的
才是。镜中有玫瑰花开

海鸥,不肯孤独
它们追随过卡夫卡的背影
雾气沉重时,查理大桥
将悬浮在月光里

女人数着细纹,心事瓣瓣落下
他人。永远是他人
故事尚未开始,便已结束

2010.3.11





TAG:

楚雨的个人空间 楚雨 发布于2010-03-21 15:07:09
红墙上摇曳的
是伏尔塔瓦河吗?
也许,杯中流动的
才是。镜中有玫瑰花开

海鸥,不肯孤独
它们追随过卡夫卡的背影
雾气沉重时,查理大桥
将悬浮在月光里


在小曼的诗歌里,可以触摸到摄影的光影和画面感,美和思想并行不悖!
星空 梁小曼 发布于2010-03-21 16:30:23
谢谢楚雨的鼓励!
陈阿锄发布于2010-03-21 16:38:20
两首都不错,个人更喜欢第一首一点 。
苏楷的个人空间 苏楷 发布于2010-03-21 17:51:46
一个词消失了
我的深渊,长出一块黑珊瑚

这种幻象永久存在
地洞 戈多 发布于2010-03-21 18:29:20
不错,你的诗歌真不错,细腻而独到的表达!
千山雪 千山雪 发布于2010-03-21 19:10:58
女人数着细纹,心事瓣瓣落下
他人。永远是他人
故事尚未开始,便已结束


星空 梁小曼 发布于2010-03-21 21:15:24
谢谢夫翔、苏楷、戈多和千山雪的鼓励。各位都是写诗的前辈。多指点为盼。
清水江边有个罗汉坡 清水江 发布于2010-03-21 21:20:55
十四行如那棵树上的鸟窝,充满禅的问候
喜欢这些词消失的状态
春分悄至,问好小曼君

南屿的个人空间 南屿 发布于2010-03-21 22:29:13
海鸥,不肯孤独
它们追随过卡夫卡的背影
大独木桥的个人空间 大独木桥 发布于2010-03-21 22:40:14
女人数着细纹,心事瓣瓣落下
——细腻,真切!
故事尚未开始,便已结束
——无奈!
星空 梁小曼 发布于2010-03-22 09:26:24
谢谢清水江、独木桥和南屿!

请问南屿大叔,你的表情是不是想说那两句不好呢?

另外,换头像了哈。不错。
南屿的个人空间 南屿 发布于2010-03-22 09:47:23
不是不是的,就是说,你为什么想到写这样的句子呢?
星空 梁小曼 发布于2010-03-22 09:54:40
顾名思义,这首诗是关于回忆的,我想起去年在布拉格查理大桥上看到的那“群”鸟了。
南屿的个人空间 南屿 发布于2010-03-22 10:01:17
这两句诗我反复研究了很久。你这样解释,好象与我原先的想象和猜测有点接近。
泸州曾一的个人空间 泸州曾一 发布于2010-03-22 10:01:32
这是真正来自一个女人内心的声音, 所从它必定是独特的和美的!
星空 梁小曼 发布于2010-03-22 10:03:16
呵呵,谢谢南屿大叔来读诗哈。

另外,曾一诗人,你的评语--女人,我喜欢!
坐看云起时 辛泊平 发布于2010-03-22 10:43:18
回复 1# 的帖子
有一种迷离的语感。
三缘的个人空间 三缘 发布于2010-03-22 10:48:04
质感好,哲思概括也得当
星空 梁小曼 发布于2010-03-22 22:00:39
感谢辛版和三缘。
拉奥孔 言熵 发布于2010-03-22 22:37:36
都喜欢,别异之处和赞美之词先行略去了。我唱个反调,总感觉这句:
故事尚未开始,便已结束。

略有些俗气了,扯了下后腿。我想了想会不会有更稍微出奇些的写法。个见了,给你问个好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