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今天 » 星空 » 日志

音乐与政治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12-22 11:35:40 / 个人分类:随想

查看( 186 ) / 评论( 4 )
2008年12月26日
1、胡说音乐

Y和M都说过,听音乐是为了愉悦,所以她们最爱莫扎特。莫扎特虽然不是我最热爱的,但这些日子,在办公室,心神都耗在各种各样的鸡毛蒜皮事情里,困倦麻木之际,果然,只想听莫扎特。

于是,这一张管乐专辑(包括了单簧管协奏曲、第一长笛协奏曲和巴松管协奏曲)稳坐江山。这两日,反反复复听的都是它们。听勃拉姆斯需要力气,听贝多芬需要精神,听巴赫需要心境,此时此刻,一概欠缺。

最爱这部KV622(A大调单簧管协奏曲),单簧管独奏出来的音乐份外清脆优雅,像森林中的鸟鸣,阳光下的得意洋洋。而小提琴等其他乐器所交织起来的乐章,既有低徊而温柔的时刻,像风的徘徊,山泉的呜咽;当它突然明亮起来的时候,心就随之一颤,富丽堂皇啊,真想翩翩起舞。

妙不可言。



2、胡说政治

想起马尔萨斯的人口论,人口的无限度增长超过了土地的供应,会导致人均粮食的减少而带来贫穷。18世纪的这位乡村牧师的人口论,据说,早已过时。西方主流经济学并不买账。马的学说也就是立足于人口与经济的关系,我这两天想的却是另一个问题,人口与文化制度的关系。

前日与友聊天,谈及政治,朋友分享了一些观点。而我觉得,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政府问题不仅是一个党派的问题,而是我们所有人的问题,根源在我们自身。那些痛恨政府,欲除之而后快的人很难说上了台后会不会是一丘之貉,一路货色。至于台湾模式,现在被很多人寄予希望,将来不知如何,但是,上一届民选政府够丢人现眼的。据刚从宝岛视察回来的H说,陈水扁同学已沦落为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原本粉他的的士司机不无愤慨地说,陈水扁把独之希望葬送掉了。我更关心的是十几亿台币的贪污案究竟如何结局?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此人竟然能全身而退,回家享福?这司法体系究竟是如何运作的?

略过此案如何了却不提,难道就能保证贪污大案从此绝迹了吗?而且,要追问的是,在法制相对完善的海峡对岸,为什么还能出现这样的漏洞?

要知道,Democracy不是花瓶,无论什么制度都好,归根究底是要为人民谋福利,而不是为各路精英谋青云之路,好让他们轮流把国库当自家金库,予取予求。想到此,不免要问:完善的法制,真的是救心丹?具起死回生之效?假若制度健全却无人遵守呢?把它供起来,逢年过节上香拜祭,平时该捞钱捞钱,该找情人找情人,这种前景是否可能呢?如果民主真的包治百病,陈水扁案又如何解释呢?

无论如何,台湾社会都是一个很好的试验田,让我们观察,西方的政治制度究竟如何和东方的伦理文化结合。

若然,体制改革也枉然(不是没有失败的先例吧,如印尼),那么,一切的根源也许还在于文化。有法不依,有制不守,说明我们缺乏诚信。而西方之所以能将民主运用的比较顺利,也许关键在于他们的诚信文化。

为何西方社会重诺守信,而我们没有这种精神呢?在这里,马尔萨斯的人口论也许能派上用场,不过,要对它进行升级。人口爆炸所带来的经济困境必然也随之影响到人际关系上,在一个竞争酷烈的社会里,保持诚信很难,因为所付出的代价太大。现在回想起来,中国人的不诚信泛滥成风,也就是这数十年的事,戏文小说中所记载的旧式国人并无此风。这几十年膨胀起来的人口所形成的急速上升的曲线不正是同时伴随着那徐徐下降的诚信曲线吗?

TAG:

拉奥孔 言熵 发布于2009-12-22 14:52:21
不过,要对它进行升级。人口爆炸所带来的经济困境必然也随之影响到人际关系上,在一个竞争酷烈的社会里,保持诚信很难,因为所付出的代价太大。

我觉得是否诚信是一个国家的民族习惯和生活趋向有关,不过你的解读非常有趣,呵呵。
星空 梁小曼 发布于2009-12-22 15:28:38
这种想法,不过是个实验。:)
梨花刑,丁南强的博客 丁南强 发布于2009-12-23 16:50:44
制度,还需要文明的土壤滋养和支撑
文明的形成很漫长,破坏起来似乎很容易
星空 梁小曼 发布于2009-12-23 21:40:56

QUOTE:

原帖由 丁南强 于 2009-12-23 16:50 发表 制度,还需要文明的土壤滋养和支撑文明的形成很漫长,破坏起来似乎很容易
是啊,同意,形成很漫长,破坏就很迅速。而且一旦被毁后,很久翻不了身。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