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今天 » 星空 » 日志

晨曲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12-21 08:45:43 / 个人分类:生活

查看( 201 ) / 评论( 7 )
出了小区,跨过马路,便是海岸城,南山中心区的核心。海湾对岸的人,常在周末拖家带口地来,在这里进行各种与身体器官有关的活动。

一个新口岸,一座新大桥,联通了两个不同步的时空和两座城市的居民,交汇于这座海岸城里。渐渐的,此地和彼地、粤语和国语,似乎都了无差别,互相交融成一个奇怪的“鸟巢”。

我想起哈德逊河上的鸟巢,一个名为“大苹果”的城市。世界是一个森林,而人们活在巨大的鸟巢里。

我不喜欢海湾对岸飞来的鸟。它们的羽毛不漂亮,灰色的、黑色的;也不丰满,看上去营养不良,像长期生活在沙漠上。它们的嗓门,总是很大。

有一家历史悠久的茶餐厅,也是从海湾对岸过来的,开在海岸城的一楼,我常去那里解决和思想无关的问题。

一个人如果不在思想,必定是在吃饭,或者,做爱。这么浅显的常识,不需要哲学家来说。诗人也还有更深奥的句子去敲打。

奶茶和通心粉尚在机器的管道上等候交通信号,我在思想的空地上打量周围的人,或者,鸟。不过是一个词语而已。

有个装扮奇特的女子和一个羸弱男子,看中我对面的一张空台。女子戴了一副巨型的黑框眼镜,叫我想起库布里克的“奇爱博士”,头发被一朵蝴蝶结别在耳后。她安排男子坐下,自己去前台点餐。

戴蝴蝶结的奇爱博士刚离开,下巴尖尖一脸鼠相的男子就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个手机,他先是谨慎地转过头来看看女子,然后低下头,拇指在手机键盘上快速移动。

发完短信,他再一次谨慎地回头张望。

一个女人如果不懂何为合适的打扮,便不能指望她找到合适的男人。如同一只羽毛暗哑的鸟,也只和一群同样羽毛的鸟待在一起。你让它试试,例如,飞到一群鹦鹉里,哦,后果不堪设想。想想那些语言刻薄而势利的鹦鹉们!

有谁不了解鹦鹉这种动物的心性,不妨去回忆一下阿根廷那个乌尔比诺医生的鹦鹉,能唱意大利歌剧,能说法语。

落地窗外,一个土头土脸的男人推着一个小箱子走了过来,他在我前面的那张台旁止步,隔着玻璃向背对我的女人说着什么。女人无动于衷,和女人坐在一起的两个小男孩也无动于衷。她们一眼都没看窗外的那个男人。

土头土脸的男人继续往前走,迅速从我的视野里消失。他推的小箱子上用黑色颜料笔写了几个字:山东特产---金丝枣。

我的视线掠过了带着两个儿子的卷发女人,停在了更远处的一个中年男人的脸上。浓眉大眼,国字脸,中等身材。乍一看,有点像已故总理。但他的坐姿却如此疲沓,仿佛下身的重量过大,把他拉了下去。桌前,只有一个杯子。他的眼神空洞,又呆滞,定定的看着某个方向。

一只久经世故的老鸟,此刻,陷入一种茫然的忧伤里。

但是,这是多么怡人的一个清晨!有着属于冬天的那种阳光。适合散步、谈恋爱、晒被子和躺在苞谷地里抽烟;也适合老太太去买菜,老爷子去下棋;这样一个日子,即使是诗人、哲学家,都该放下忧伤,听点莫扎特的音乐,再把孩子抱起来,用胡子去扎他们。

这个早上,这家历史悠久的茶餐厅一直在重复播放舒伯特的“天鹅之歌”。犹如海洋里的潜流,不知道听到它的人有多少?

TAG:

星空 梁小曼 发布于2009-12-20 12:28:59
未修改版。

过两天再来看问题。
老周(周新京)的个人空间 老周 发布于2009-12-20 13:13:28
确实有未完成的感觉,前面很精彩,结尾的欢愉有些突然。
张伟良的个人空间 张伟良 发布于2009-12-20 16:13:07
我想起哈德逊河上的鸟巢,一个名为“大苹果”的城市。世界是一个森林,而人们活在巨大的鸟巢里 有一些人想飞出去,有一些人想融入进来,人生的欲望大都如此。远握!
星空 梁小曼 发布于2009-12-20 16:17:21
谢谢老周和张兄
星空 梁小曼 发布于2009-12-20 22:28:49
之所以把未成熟版本发上来,主要是希望听到一些批评的。

老周,谢谢你的意见。
拉奥孔 言熵 发布于2009-12-21 11:39:17
同意了;老周,但感觉不是转折的不好,而是缺乏了转折的情境。
喜欢你的文字
星空 梁小曼 发布于2009-12-21 11:41:47
言熵说的,我同意~

我也是这样想,是缺少了点什么...这个转折是我想要的。

问好言熵。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