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今天 » 星空 » 日志

想酒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8-05 08:57:34 / 个人分类:梦游的人

查看( 187 ) / 评论( 1 )
5月25日

梦魇,是人被梦所困。眼皮千斤沉,无论如何也抬不起,那窄窄的缝外,是窗口的一抹白光,而即使这微弱的光亮,也仿佛经火烧过,糊了。

听觉却异常发达。窗下,有广播的声音:今天上午,埃及国家足球队和英国足球队将要进行一场激烈的赛事......我脑后,传来两个人的窃窃私语。

聊天的人并不存在,是幻觉。梦魇的经验多了,它骗不了我,我心想。

手机!我需要手机,它一旦响起来,我便能彻底醒来。

我记得,临睡前,将手机放在耳边,就为了防着此刻的窘困。我抬起一只手来,在我的左耳旁摸索了一会,终于将它抓在手里,然后,按下最右边的键。声音响起,是熟悉的铃声,可是,音量太小!身体,依然如磐石,纹丝不动。我觉得,自己像一座沉睡千年的斯芬克斯。

L却在此时打来电话,他真是菩萨,知道我有难,来搭救我。喂,你在干吗呀?我梦魇了。什么?我说,我梦魇了,需要巨响,否则,我醒不过来,你能不能冲我吼一声?喂~~他在耳筒的那一头用力喊。

可是,声音传到我耳朵里时,轻薄如纸。

办公楼里,吵杂的声音越来越多,分明,所有人都开始下午的工作了,而我依然困在睡眠里,不得出来。该死的闹钟怎么没响?

言语无法形容我的焦虑和惊骇。一次又一次,费尽全力地试图睁开双眼,都徒劳无功,除了一抹糊了的白光,什么都没有。

整个世界都藏起来了,它们藏到各种各样的声音里,我只能听,不能看。这些声音堆积如山,将我埋没在时光的河流里,不见天日。

我几乎要哭了,在梦里。我不想成为古埃及的斯芬克斯。

就在我将要绝望时,梦魇厌倦了它的游戏,好像被谁的手轻轻一放,我噌地--坐了起来。四周静悄悄,房子里昏暗如晦,没有广播,没有聊天的人,电话搁在长桌上,也没有谁给我打电话,一切都是我的幻觉。

风雨夹击,房间里,冷飕飕。我浑身乏力,魂飞魄散,心还一个劲地咚咚响。

就是自那一刻起,格外地想喝酒,无论什么酒摆在面前,只要能让我暖和起来,我都会毫不犹豫地一口吞下去。就这样,想了一下午的红酒,晚上,回到家,侧身躺在沙发上读毛姆的《刀锋》时,还断断续续地想。

往后,午睡时间就去喝两杯咖啡好了。再折腾几次,要把本姑娘的寿也折去的。

TAG:

南屿的个人空间 南屿 发布于2009-08-06 12:53:57
整个世界都藏起来了,它们藏到各种各样的声音里,我只能听,不能看。这些声音堆积如山,将我埋没在时光的河流里,不见天日。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