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风中我走上一座桥,此岸是往事,彼岸未可知。时间的河水流去,也许文字可以留下一些瞬间。一个人书写,另一个人阅读,就完成了默默的交流。或咫尺天涯,或渐行渐远,本是缘分或命运。

历史总在进步吗?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07-27 13:51:49 / 个人分类:此刻我博故我在

查看( 537 ) / 评论( 38 )
    赛先生(science)和德先生(democracy)都是舶来概念,流传开来不过八十多年。德先生命运多灾多难,到现在绝大多数人还说不清它是怎么回事;赛先生可就不得了,成了主流意识形态的一部分,成了一个居于统治地位的概念。不管什么,大家都要问问,它是不是科学的;不科学,就跟胡说八道差不多。学过点英文的人就知道,英文里常说你这想法很有道理,或者说很合乎逻辑,却很少说你这想法特科学。可见科学观念在我国更为深入人心。
    然而赛先生的原意只是自然科学,社会科学(social science)只是指经济学,社会学等学科,文史哲等另称人文学(humanity)。这种基本常识到现在好象还不普及,过了半个多世纪还需要再来一次启蒙。全国和各地都有社会科学院,把自然科学之外的所有学科都包揽进去,都算成了一种科学。
    既然是科学,就要去追求真理。在历史学也是如此,当代中国人对于历史都这么想,绝大多数学者也都相信历史发展是有其必然规律的,无论关于过去,还是面向未来。历史学的科学化,还带来了科学进步的观念,我们都在“历史车轮滚滚向前,势不可挡”的轰鸣声中长大。


    历史真的一直会进步吗?回顾我们悠久的历史,似乎不见得如此。少年时读各种中国通史,都是社会发展史,进步说得多,倒退不大提的,对人口的变迁尤其说得少。但我留意到两点,第一,每次外族入侵或大的所谓农民战争后,人口都会由于大量的非自然死亡减少从三分之一到过半;第二,北宋时的人口,和明末的人口大致相等,到了清初又少了很多。在农业社会,人口是一个重要指标,自然不是唯一的;但北宋至明,其他方面能称得上进步的又有那些呢?另一方面,康熙,雍正,乾隆所谓三朝盛世如今常被歌颂,主要的理由之一就是人口急剧增加表明经济在高度成长。然而,人口问题难道不是“盛世”一过清朝就迅速衰败的重要因素之一吗?说两句跑题的话,清朝可不是被列强欺负才垮掉,而是先自己烂了才被人欺负。流行的以1840年为近代史开端的分法,我是很怀疑的。19世纪中期最动摇清朝根基的,恐怕还是持续13年的太平天国战争。
    就算清朝前中期经济比北宋进步了,那也是几乎七百年后。虽说“道路是曲折的”,这一曲折就七百年实在太长了点,以进步史观看还是叫停滞更贴切些。何况很多史家认为,除了绝对值的增加外,三朝盛世的国计民生,并未超过宋朝。而清思想禁锢之严,文字狱之多,是前朝少有的。其结果就是,从文化史,思想史来看,清一般被公认是最缺少创新的一个朝代,自然谈不上什么进步了。


    历史真的一直会进步吗?回顾上个世纪的思想史以致历史学本身的演变,着实令人感慨。在思想史方面,梁启超,胡适,鲁迅等人仍然是当代人的主要依托,后来人不仅没有他们的影响力,连能被认为是思想家的人都找不出来。近年来才发现的顾准,林昭,只能称为觉醒得早的先行者,这样的人还没有几个。在历史学方面,主流史学理论的大框架实际上还是不容置疑。但很多历史学者采取的态度是避开这个框架,回归老一代史家甚至乾嘉学派的考证史学。这种情形,对于进步的观念更多是一种嘲讽,而思想界的所谓“国学热”更成了倒退。
    我觉得,在我们这个由于缺少宗教影响,从而思想和史学密不可分的国度,当今思想的混乱和关于历史的基本概念有相当的关系。历史一定会进步,人从猴子变过来,历经奴隶,封建等几个社会,一个脚步一个坑地走来这么一种概念的背后,就是未来也必然会如何如何的思维定式,经过几代人已差不多成了潜意识的一部分。其实这种历史概念起源于一种一元独断论的思想,然而即使许多具批判精神的思想者,也有意无意之中掉了进去。近十年前,我曾经和一位在八十年代特别热爱德先生的学者朋友在饭桌重逢,他开始大侃中国要先发展经济培养一个强大的中产阶级才一定会如何如何。我先问他什么时候变成主张“费尔波赖”(fair play)必须缓行,后来鱼虾一上,只好老实不客气地打断他:“咱们先吃饭,民以食为天。”大抵我国的知识分子多是喜欢预言和占星术的,而给未来下结论,是最容易的一件事。


2006年9月

TAG:

张伟良的个人空间 张伟良 发布于2008-07-27 14:05:55
就算清朝前中期经济比北宋进步了,那也是几乎七百年后。虽说“道路是曲折的”,这一曲折就七百年实在太长了点,以进步史观看还是叫停滞更贴切些。何况很多史家认为,除了绝对值的增加外,三朝盛世的国计民生,并未超过宋朝。而清思想禁锢之严,文字狱之多,是前朝少有的。其结果就是,从文化史,思想史来看,清一般被公认是最缺少创新的一个朝代,自然谈不上什么进步了。
---------文笔犀利,阐释透彻,好文!
千山雪 千山雪 发布于2008-07-27 14:08:43
封建社会是圆的轨迹,时间也不走直线。



兴--------衰--------小兴-------小衰-------大兴------



怎把版主扯进去了...............

[ 本帖最后由 千山雪 于 2008-7-27 14:12 编辑 ]
秋子发布于2008-07-27 15:47:52
好文!
什么算是历史?
历史是只能往后看的,可以引以为鉴的,可以评述的。历史,是相对于现在和未来的概念,而历史不等同于过于,过去并不能替指历史。历史的时间怎么算?过去肯定属于,现在正在进行的事情,用未来的眼光看也是在书写历史,而未来也将变成历史,那么这番讨论可算“历史”的广义,而狭义的历史,常态下的历史,则更主要是指过去,已经发生何经理了的时间。

历史有否“进步”与“后退”之言?进步和后退,一般用于现在时,正在进行时,我们可否用进步和后退来评判过去的事情?

从人类社会发展的长河来看,向前是肯定的,这个向前是一个时间强迫,不管你愿不愿意,时间总是在移动,一切都将成为过去,而向前不意为着进步,也可能是往后走,也可能是原地踏步走,而曲曲回回,反正历史已经推进了,那么这个推进是进步了还是后退的?还是原地的?当局者不清。

纵观中国历史,我们说某个阶段是进步,是后退,是停滞,那么何谓“进步”,何谓“后退”,何谓“停滞”呢?以科技为标准?以生活水平?经济发展?思想变化?还是时间的年轮?疆域的扩大?如果从广大人民的角度来讲,中国仅从奴隶社会到封建社会那一个阶段可成为“进步”,而长达两千年的封建统治,中国则丝毫没有进步,还是一个制度,还是百姓受剥削,还是政府一言堂,何来进步?再到现在呢?

仅是为大家提供一个讨论开阔思路,无特指!允许不同观点。
张伟良的个人空间 张伟良 发布于2008-07-27 16:24:16
我在舰上,你在陆地 一首
我在舰上,你在陆地
猴子戏弄法律,还有三天,它从森林排泄粪便

小眼睛,决不与国王雷同创作

情愿杀入淫棍的圈套       
看你入睡的美貌
可以信赖痛苦的复原
大地的床垫,飞起多少腥臭的袜子
有一双洁白
折拢了圣女的思念

冰上灌溉脚的舞蹈
时间的告密者,悬挂红色冰刀

按照我的速度,尼采的哲学蕴含精神,贡献在贬损

我在舰上,你在陆地,假若那样
这是表现形式之前相对的统一

通常谁收藏漫长,只有历史忽略语法
天堂也抽象
镀金的书不一定晴朗
再没有别的
误读很多
从奥古斯丁观念的飞翔,不必忏悔道德
真实的泥巴无助极端

消息我自己喝,不是美酒,那充满本性的杯盏
木芙蓉花下的个人空间 木芙蓉花下 发布于2008-07-27 22:59:25
不仅仅是清朝,就是?代能说比北宋进步?不说北宋,就是南宋,也是令人神往啊!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尤唱后庭花。我们还这几年有点那意思,人家玩的那真是音乐啊!
诗者海客 海客 发布于2008-07-27 23:26:47
回复 1# 的帖子
拜读 思考中


风之桥—李大兴的博客 李大兴 发布于2008-07-28 11:29:58
回秋子,我以为长达两千年的,是中央集权,并非封建统治。奴隶社会,封建社会等所谓五个社会划分,本身也是需要反思的。
外人 外人 发布于2008-07-28 11:43:14
大兴所叹的大概是一代又一代对专制的认同. 从这个角度看, 进步好象是很曲折. 有时侯还是进一步, 退两步. 其实, 社会的变化在很大程度上是盲目的, 不可预测的. 正因如此, 群策群力要比寡头政治合理.
张伟良的个人空间 张伟良 发布于2008-07-28 11:56:41
政治术 统治术的交织 使一群儒士崛起又退避  究其缘由很复杂 历史上一阵阵风暴他们是受益者又是受害者 施行黄老之术  儒家主张 难矣!!!
诗者海客 海客 发布于2008-07-28 13:14:46
秋子的视角也让人思考


秋子发布于2008-07-29 13:26:13

QUOTE:

原帖由 李大兴 于 2008-7-28 11:29 发表
回秋子,我以为长达两千年的,是中央集权,并非封建统治。奴隶社会,封建社会等所谓五个社会划分,本身也是需要反思的。
对,我忽视了这一点,这是两个概念的问题。
封建、奴隶、资本、社会  是社会体制的划分,更多是从经济,社会从属关系上,而这个划分是以欧洲国家为标准,他们的历史有较为明显的分界,而对于中国,似乎这种舶来品的论述并不符合,中国社会历史的确挺特别,如果单纯从定义上好区分,为了跟世界统一,弄个统一名词倒也不为过,但中国自己该更清楚一些,研究的更透一些。
张伟良的个人空间 张伟良 发布于2008-07-29 15:50:49
---------历史是螺旋状的巴别塔 一首有韵又无韵的诗WWW
诗者海客 海客 发布于2008-07-29 19:37:37
我们这个由于缺少宗教影响,从而思想和史学密不可分的国度,当今思想的混乱和关于历史的基本概念有相当的关系。历史一定会进步,人从猴子变过来,历经奴隶,封建等几个社会,一个脚步一个坑地走来这么一种概念的背后,就是未来也必然会如何如何的思维定式,经过几代人已差不多成了潜意识的一部分。其实这种历史概念起源于一种一元独断论的思想,然而即使许多具批判精神的思想者,也有意无意之中掉了进去

大抵我国的知识分子多是喜欢预言和占星术的,而给未来下结论,是最容易的一件事。

----------------------------

哈哈

每个中国人都有自己对中国未来的基本判断的,比如有信心或者悲观,然后会有一些自己的理据。就是“下结论”也是一个普通人的结论,又没有什么影响力的,我们又不是大思想家或者什么家,聊聊无伤大雅吧?您为什么对此(分子们谈论中国未来)那么敏感呢?


很想请教大兴兄 你怎么样看中国的未来 ?
我洗耳恭听 , 我觉得你说不出来或者不敢说

即便是一个普通人的结论!

看您“破”久矣,却很少看到你“立”-----本来此2者是相辅相成的。

您真适合做“小李飞刀”的  呵呵



[ 本帖最后由 海客 于 2008-7-29 20:05 编辑 ]
诗者海客 海客 发布于2008-07-29 20:03:17
在思想史方面,梁启超,胡适,鲁迅等人仍然是当代人的主要依托,后来人不仅没有他们的影响力,连能被认为是思想家的人都找不出来。近年来才发现的顾准,林昭,只能称为觉醒得早的先行者,这样的人还没有几个。在历史学方面,主流史学理论的大框架实际上还是不容置疑。但很多历史学者采取的态度是避开这个框架,回归老一代史家甚至乾嘉学派的考证史学。这种情形,对于进步的观念更多是一种嘲讽,而思想界的所谓“国学热”更成了倒退

---------------------

这些观点有些道理

但是赵俪生和他的弟子做的就很好嘛,这样的思想者和历史学家还是有的,虽然被主流文化给屏蔽了,但是无妨,乌云总会散去的


,,,,你又何必那么悲观呢

看见乌云遮天便叹息太阳已被染黑----这不符合自然规律嘛 哈!

[ 本帖最后由 海客 于 2008-7-29 20:50 编辑 ]
风之桥—李大兴的博客 李大兴 发布于2008-08-03 12:18:47
海客兄,我并不悲观,你引的拙文,只是对当代思想史的陈述。赵俪生先生谈不上“大家”、秦晖先生也离在思想史上留名尚远。
苑永哲 苑永哲 发布于2008-08-04 12:48:44
哪么
文学的繁荣是不是历史的进步呢?比如东晋南北朝时期的“娼妓文化”,政治和文化形成了一种别扭关系,很多名人志士被暗害,而在文学上,却有很多的建树
风之桥—李大兴的博客 李大兴 发布于2008-08-08 08:04:26

QUOTE:

原帖由 苑永哲 于 2008-8-4 04:48 发表 文学的繁荣是不是历史的进步呢?比如东晋南北朝时期的“娼妓文化”,政治和文化形成了一种别扭关系,很多名人志士被暗害,而在文学上,却有很多的建树 ...
小苑对魏晋南北朝的文化认识不知何所本?“‘娼妓文化’,政治和文化形成了一种别扭关系,很多名人志士被暗害“,这些说法都颇为奇怪呢。
诗者海客 海客 发布于2008-08-09 11:55:05

QUOTE:

原帖由 李大兴 于 2008-8-3 04:18 发表 海客兄,我并不悲观,你引的拙文,只是对当代思想史的陈述。赵俪生先生谈不上“大家”、秦晖先生也离在思想史上留名尚远。
大兴兄,我知道

我只是说这样的说真话的中国人,还有很多很多,他们都是中国的希望

仅此而已
风之桥—李大兴的博客 李大兴 发布于2008-08-14 23:17:30

QUOTE:

原帖由 海客 于 2008-8-9 11:55 发表 大兴兄,我知道 我只是说这样的说真话的中国人,还有很多很多,他们都是中国的希望 仅此而已
呵呵,仅仅“说真话”只怕远远不够,关键还是要读书、反思。很多人说的“真话”,不过是人云亦云,很多不假思索的“真话”,跟“胡话”差不多。
诗者海客 海客 发布于2008-08-14 23:19:23
回复 20# 的帖子
仅仅“说真话”只怕远远不够,关键还是要读书、反思

----------------------------
天天读书、反思,又能够怎么样?呵呵
我来说两句

(可选)

日历

« 2022-08-10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78477
  • 日志数: 59
  • 建立时间: 2007-12-31
  • 更新时间: 2008-01-15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