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风中我走上一座桥,此岸是往事,彼岸未可知。时间的河水流去,也许文字可以留下一些瞬间。一个人书写,另一个人阅读,就完成了默默的交流。或咫尺天涯,或渐行渐远,本是缘分或命运。

六月雪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12-02 19:50:27 / 个人分类:冰灯久已成旧忆

查看( 413 ) / 评论( 23 )
在《六月之雾》十二年后,又在六月写了下面这首诗,我居住的城市,还真在六月下过雪。

六月雪(2004年6月)

又回到那个遥远的村落
不知你是否曾经路过
在下雪的世界
忧伤是透明的白色

冬天就这样冻储所有传说

并不是鲜血就不会白流
并不是等待就会有结果
并不是故事
硝烟散尽,就
走进万家灯火
那一年离开的
又岂止一个故国

用半生的岁月才懂得
最难是坚守寂寞
在下雪的世界
拒绝时代的颜色

想象你也在天涯海角沉默

TAG:

诗者海客 海客 发布于2008-12-02 19:57:15
并不是鲜血就不会白流
并不是等待就会有结果
并不是故事
硝烟散尽,就走进万家灯火
那一年离开的
又岂止一个故国

用半生的岁月才懂得
最难是坚守寂寞
在下雪的世界
拒绝时代的颜色
----------------------

看了您的文章《《明暗交错的时光》,对你的“雪的颜色”有了比较深刻的理解

问好
诗者海客 海客 发布于2008-12-02 20:16:59
远的不说,就看现在的“诗歌点评”里面,年轻人的诗歌抒发个人情感的、唯美的也是绝大多数,真正思考历史的思考社会的诗歌少之又少 不成比例


并不是鲜血就不会白流
并不是等待就会有结果

张伟良的个人空间 张伟良 发布于2008-12-02 21:24:51
"并不是鲜血就不会白流
并不是等待就会有结果
并不是故事
硝烟散尽,就走进万家灯火
那一年离开的
又岂止一个故国" 天怒人怨,故国茫茫两相望。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8-12-03 12:53:53
那一年离开的
那一年离开的
又岂止一个故国
肖杨发布于2008-12-03 15:01:09
我发现大家不知道干什么一样,没人做基本的细读工作。我来试试。

北岛也写过一首《六月》,“六月是张黑名单”,“写作中延伸”“写作中逃跑”。
不管作者如何地“个人化”处理历史,都会使读者首先进入政治和意识形态解读。就算作者经历过六月雪都会与“六月飞雪”的古典悲剧发生致命的联想。

诗中我首先看到了四一六四一的完整形式,且有明显的换韵。
并不是鲜血就不会白流
并不是等待就会有结果

这种否定句法给人的感觉,是否如布罗次基读到奥登时一样?至少在这里是有些意思的。但我认为,虽然“那一年离开的,又岂止一个故国”中包含了很多感情。可总的来说,这首诗经不起细读。——晚辈只直言感觉,还望指教。
都市流浪者发布于2008-12-03 20:38:33
用半生的岁月才懂得
最难是坚守寂寞

风之桥—李大兴的博客 李大兴 发布于2008-12-03 23:59:24
答肖杨兄,谢谢解析。不过,商榷以下两点:

1)“意识形态解读”这类判断,还望慎用。在我看来,恰恰是凡事都泛意识形态化的人喜欢用“意识形态解读”来评判。
2)“‘个人化’处理历史”也读着别扭,学史人如今越来越重视个人史,但个人史绝不等可以“‘个人化’处理历史”,那样是很危险的。

以上毋宁说是我对国内常用的一些说法的质疑。在我看来,其中不乏似是而非、误导思路的东西。
冰 夕 冰夕 发布于2008-12-04 06:31:44
冬天就这样冻储所有传说
在下雪的世界
忧伤是透明的白色

冬天就这样冻储所有传说/

用半生的岁月才懂得
最难是坚守寂寞
在下雪的世界
拒绝时代的颜色
___________摘读佳句。问好大兴版版!
云垂天的个人空间 云垂天 发布于2008-12-04 10:51:53
六月雪不一定就蒙冤,或者根本与冤无关。这就是世界的复杂性,守住自己的寂寞才是诗人的本质。
Elford的空间 elford 发布于2008-12-04 12:35:03
大兴的诗
简洁而意味深长,并不是因为恍如隔世,也不是因为过度成熟,实际上,这是诗人内心的最后的挣扎和净化,很好,很好,我们有什么理由拒绝曾经的因果关系和在天涯海角沉默的请求呢?
肖杨发布于2008-12-04 13:05:23

QUOTE:

原帖由 李大兴 于 2008-12-3 23:59 发表 答肖杨兄,谢谢解析。不过,商榷以下两点: 1)“意识形态解读”这类判断,还望慎用。在我看来,恰恰是凡事都泛意识形态化的人喜欢用“意识形态解读”来评判。 2)“‘个人化’处理历史”也读着别扭,学史人如今越来越重视个人史,但 ...
回大兴版主。对于第一点,我是说读者会有此联想到历史事件,并赋予其非民主(那个古典剧本,也同样导向它)的意义什么的。而非我被意识形态化而作此解读。
而对于第二点,晚辈确实不知其确切意义,或是“历史的个人化”处理?
肖杨发布于2008-12-04 13:07:46
如果我已进入某种危险而被指出,当然会非常受教义的啊。
关于历史的写作处理,国内确实有很多人是这么说的:)
风之桥—李大兴的博客 李大兴 发布于2008-12-04 13:52:03

QUOTE:

原帖由 肖杨 于 2008-12-4 13:05 发表 回大兴版主。对于第一点,我是说读者会有此联想到历史事件,并赋予其非民主(那个古典剧本,也同样导向它)的意义什么的。而非我被意识形态化而作此解读。而对于第二点,晚辈确实不知其确切意义,或是“历史的个人化”处理? ...
回肖杨兄,拙作正是联想到历史事件,在十五年之际。
千山雪 千山雪 发布于2008-12-04 13:54:51
用半生的岁月才懂得
最难是坚守寂寞
在下雪的世界
拒绝时代的颜色

想象你也在天涯海角沉默


欣赏这节
风之桥—李大兴的博客 李大兴 发布于2009-06-03 12:16:13
岁月奔流已无诗。。。
木芙蓉花下的个人空间 木芙蓉花下 发布于2009-06-03 19:47:20
想象你也在天涯海角沉默
yufan1984的个人空间 yufan1984 发布于2010-06-23 23:19:19
不错
这歌词写得蛮好的
yufan1984的个人空间 yufan1984 发布于2010-06-24 10:10:32
大兴兄:
读着你写的这样的好歌词,我实在感到惭愧啊!六月的雪,确实还在下,在今天还在下.希望不在你们了,你们的历史使命已经到头了.人是很有可能异化成他所反对的敌人,或某种思想的.悲哀啊!

[ 本帖最后由 yufan1984 于 2010-6-24 10:14 编辑 ]
千山雪 千山雪 发布于2011-06-04 05:59:01

QUOTE:

原帖由 yufan1984 于 2010-6-24 10:10 发表 读着你写的这样的好歌词,我实在感到惭愧啊!六月的雪,确实还在下,在今天还在下.希望不在你们了,你们的历史使命已经到头了.人是很有可能异化成他所反对的敌人,或某种思想的.悲哀啊! ...
你信口雌黄,不是什么好鸟!
北纬的个人空间 北纬 发布于2011-06-04 07:49:00
“在下雪的世界
拒绝时代的颜色”——好

我来说两句

(可选)

日历

« 2022-08-10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78477
  • 日志数: 59
  • 建立时间: 2007-12-31
  • 更新时间: 2008-01-15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