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字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1-19 17:21:37 / 个人分类:悟感悟言

 

    你要继续写字哦。

    这是忙碌的间息里一位可爱姑娘的提议,尽管现在的她应该已为人妻,仍是一副机灵可爱的姑娘模样。

    “需要我帮忙不?我现在太闲了,好无聊哇。打字、报表这些事儿我也会做的呢!”

“呵呵,不用了,谢谢。”

“我姑姑说你很忙好能干哦,那我不吵你了。”

    没错,第一次搭完两腔,她很识趣的离开了。这个离开让我燥动的情绪回到忙碌的平静。的确,我的工作解释起来鸡零狗碎,让芝麻绿豆进入一个工序,操作简易,重复连贯性强,效率出成果,机械性的事物需要机器的熟练,似乎挺适合我这样的一根筋。显然,麻木于机器运转的我易怒于外界的打断,哪怕是天大的善意。

这位姑娘婚前无所事事,大概一些复杂的情绪需要时间蒸发,一些关于现实的决定还不想理会,于是四处游荡,从合肥的家晃去上海,由上海荡到南昌。这里是她亲如姐妹的姑姑的一个工作驿站,作为她姑姑的同事,我在格子间里匆忙地对她挤过一个微笑,她便成为我的一个背景在另一边打发时间。姑侄俩没有什么长幼之分,都非常好玩,一段时间里不分昼夜的迷恋电脑游戏,喜欢逛街,一起分享时尚资讯。她姑说她是一个贪玩没有耐心的女孩,比如学习钢琴,脑热的玩玩就没见再练了,跑去练舞,舞了一个月也就不见影儿了。姑娘可不承认,嚷着说玩的是不太好,可是都有玩啊,还是会一些的咯。爱玩会玩,是我喜欢的风格,这倒引起了我的兴趣,我对能歌善舞懂乐器的文艺女孩有一种天然的羡慕,就象每个女孩都有一个天鹅梦,而我的梦很早就在自卑与惭愧中惊醒,比如在快要迟到的慌忙中居然穿着拖鞋就小跑着去练舞,被老师训斥地悻悻而归,之后对母亲说再也不要练了;拉过两个月的二胡刚明白1234567别人已经像模像样拉上了赛马调,而不知何由乐器老师竟跟父亲说让我转学架子鼓,那就什么都不学了罢,我说,二胡和鼓这二样东西看上去一点美感都没有。无疑小时候的这一切让我对自己表示深切的遗憾。类似于望梅止渴,相识后这位姑娘爽朗地答应我要去合肥的时候教我弹琴识谱,还有拉丁舞。有些话留着也是一种不错的期待。现实总有些事与愿违,待到去合肥的时候事因公差,行程匆匆,知道我好辣,这位不会吃辣的姑娘带着我海吃了一餐龙虾香辣锅,基本上是她看着我吃,这便是最后一面的印象,可人与佳肴,什么时候想起都是回味无穷的一次相会。

再次想起她是一个巧合,因找人Q传文件,鼠标匆匆掠过QQ头像的时候,显示了一段似曾相熟的文字,定睛一看是上文那位可爱姑娘的头像,遂想起很久没有想起她了,再跑进空间,她太可爱了,居然有耐心把我写过的不同篇的文字摘取出来,凑成并不突兀的一整篇。那么她是细心看过我的文字了,想起她对我写东西有过的肯定似乎并不是浮夸。这让我一边感动一边惭愧万分,转而我陷入了一种难堪的悲伤,我热爱生活,总是感受,总是思考,但不能过于投入生活,写字是存在的另一种延续,它作为一种存在,同样有一种外显性的特征,即便是私密的日记,也还有一个读者我,字如其人,看写出来的字就是把自己当作他人一样观看,如同无法过于投入生活,一旦发现了自己的出现,总有无尽的不满意,然而制作与观看的热情并没有被泯灭,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忘我。卡夫卡在他的日记里写过任何一个在活着的时候不能应付生活的人都需要用一只手遮挡住笼罩他命运的绝望,他可以用另一只手草草记下在废墟上看到的一切,因为他和别人看到的不一样,而且看到的更多;总之,虽然他在有生之年就已死去,但却是真正的获救者。卡夫卡毕竟是卡夫卡,他自信地看到的与别人不一样并且更多。坐井观天,是小而庞杂的世界,因为还要看,便看不见自己死去,我仍然是高举两手求救的弱者。写字,作为心灵的标本,压在生活的玻璃板之下。在这里,谢谢那位让我继续写字的姑娘。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2-08-15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22173
  • 日志数: 79
  • 建立时间: 2008-12-22
  • 更新时间: 2010-04-28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