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新诗歌网 http://xinshige.tougao.com/ 张祈年代诗选(1992——2007) http://zhangqibeijing.blog.sohu.com/

新作一首:他们在睡梦中离去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05-12 17:34:44 / 个人分类:新诗发布

查看( 142 ) / 评论( 11 )
他们在睡梦中离去
——为胶济铁路“4•28”特大交通事故死难者作


张祈


带着无人知晓的梦境,
带着即将到来的亲人见面的憧憬,
带着可能的爱,歉意和对命运的一无所知,
他们在睡梦中安宁地离去。

凌晨4点。这是夜色幽暗
神灵昏沉的时刻。这是一条冰凉的铁路,
它像一条巨蛇在山东半岛上穿越。

没有人来唤醒他们。走廊
低处的角落里有微黄的灯光。
没有人走动。每侧卧铺
小梯子的下面都有两三双蜷伏的鞋子。

这是2008年4月28日。
就像其它的特殊的日期,这个日期
不会知道自己将会被加上引号,而且两个数字间
要用一个不容易录入的间隔号分离。

他们都睡着了。身上有被子。
枕头边有小包、书册或者报纸。他们的衣服
挂在头上方,衣服口袋里有名片、身份证、手机、
银行卡、钥匙、纸巾或者是香烟与打火机,
那里面还有一张带有铺位号的卡片,它将在
他们抵达终点时把一张薄薄的车票换回。

这是中国北方的初夏。田野里的麦子
正在黑暗中长高,树上的叶子在变大,变圆,
空气里充满了花朵绽放的甜蜜与芬芳。

他们中有男人,也有女人。
有老人,也有孩子。他们有的是公务员,
有的是大学生,有的是在城里打工返乡的农民。
他们中有的是一家三口。有的是刚升了职,
有的是即将结婚,有的要去准备参加奥运会。
口袋里只有一个13292717055的电话号码,
那个叫李明磊的男孩只有6岁。

他们像是都很疲惫。睡得很深很沉。
有人在辗转。有人在打鼾。有人在说梦话。
车厢的窗帘遮掩着,外面是大大小小的城市
和乡村,是漫长的黑暗和一闪而逝的灯光。

在睡梦里,他们不知道火车的方向。
感觉不到火车的速度,不知道铁轨将在哪儿拐弯。
他们不关心路基的好坏,车站间调度的命令,
不知道火车上也有黑匣子和一张可以自动运行的特殊卡片。
他们无法看到路边的黄色信号灯,不太清楚
时速80公里和130公里到底有什么差距,
他们可能从来也没想过,睡梦原来和死亡近在咫尺。

每个人的脸上仿佛都带着微笑。
他们的梦里有希望和美好的一切:
家乡村头的大杨树,新的办公桌,新的同事,
恋人的身影,幼儿园老师亲切的呼唤。

没有人告诉他们,就在这条铁路上,
三个月前曾经有18个工人被撞飞。
没有人告诉他们,为了修建一条新的铁路,
铁路部门、政府和当地的村民们有过怎样的冲突。
就象多年前的水库漫溢,就象多年前的地震在即,
为了保护他们的安全,他们被屏蔽了一切消息。

他们睡着,仿佛永远在沉睡。
他们不想惊扰别人的梦,不想给那些
黎明时醒来的人带来一丝隐约的不舒服。
他们当然也不想责难任何人。连班倒的司机很疲惫。
调度员人手总不够。筑路临时工挣得钱很少。
政府官员们每天要参加那么多会议,
接待那么多客人,批阅那么多高高摞起的公文。

他们也不在意人们会把他们忘记,
就像人们早已经习惯的,漫长的时光水流
总能够冲淡或者洗白那些或深或浅的血痕……

也许,他们的心底只有一个期盼,
那就是当灾难来临时,尽量来得再快一些,
再突然一些,只有这样,他们才不会感觉到被撞击的
痛楚,才不会完全的惊恐和绝望……

T195次。北京。青岛。
5034次。烟台。徐州。
两列偶然间会擦肩而过的列车,
这一次却是正面相遇——

2008,5,7 初稿


相撞瞬间视频和相关背景报道
http://www.dacheng.com.cn/NewsFolder/20084/200843093339546.html
http://hi.baidu.com/zpbs1983/blo ... 03752fc65cc3a1.html

[ 本帖最后由 张祈 于 2008-5-9 12:31 编辑 ]

TAG:

冰 夕 冰夕 发布于2008-05-08 13:02:08
坎坷,诗的印记。读来伤神
同时也体受着写实生活殊感的浓稠诗情 ---

问好 张祈
并祝祷

冰夕读诗有感
晨曦 晨曦 发布于2008-05-08 13:24:04
很好的历史记载。

为一些人的不作为感到痛心。
多少个无辜的生命
安静的睡去。

问好张祈
斤斥折拆发布于2008-05-08 14:23:00
两列偶然间会擦肩而过的列车,
这一次却是正面相遇——

Sigh.
蓝色的圆囚禁红色的直线 兰波 发布于2008-05-08 14:25:51
这种死亡很正常我也许就那样死过了
熊国太的个人空间 熊国太 发布于2008-05-08 19:51:35
是否不够“愤怒”?
没想到,张祈先生会对社会事件强烈地介入。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8-05-09 09:01:40
最近看到柏桦老师一个访谈
标题叫:“我已经厌倦了呐喊”。
我倒是还没厌倦呐喊,只是感觉窒息。
维庸 维庸 发布于2008-05-09 09:50:24
这样的事变成词语,读来更是沉重.
那一天我独自开车去了山东济南
小杨柳的个人空间 小杨柳 发布于2008-05-09 10:06:00
我是对所有的现实事件都已经麻木了……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8-05-09 11:20:01
鲁迅先生的最后改写杂文
看来是有道理的。
其实,现在我也很欣赏一些网上的时评写作者。
当然,说真话的评论也是不容易发表的。
晨曦 晨曦 发布于2008-05-09 12:23:50
气氛太沉重了,我们要为死者默哀!
惨痛的现实从另一个侧面告诉我们:

那些还活着的男女啊,
出轨不可怕,可怕的是被撞上了。

珍爱生命,珍爱生活。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8-05-11 12:16:50
现在的人们也许太麻木了
也可能是总感觉无能为力。
最近听说又有传染病流行。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