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新诗歌网 http://xinshige.tougao.com/ 张祈年代诗选(1992——2007) http://zhangqibeijing.blog.sohu.com/

树才谈诗与翻译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01-20 06:09:44 / 个人分类:评论批评

查看( 110 ) / 评论( 6 )
树才谈诗与翻译



A“事情或许不这样发展也可以”

张祈:树才老师您好!好久没有联系,不知道您最近在忙什么?
树才:今天我本来是应该有事的,但我给自己放了一天假。一个人呆在家里,感觉很舒适。听到你的电话,我也很开心。很多人认为,事情必须那样才行,而我想,事情或许不这样发展也可以。
张祈:有人说,闲暇就是诗人的天堂。一个诗人总在忙碌和纷乱中,诗神也许是不会光顾他的(笑)。
树才:也不完全是这样。我感觉社会生活也能给诗人很多东西。一个人生活在社会上,自然要接受或者趋同于那些约定俗成的东西——同时,诗歌本身也是一个整体化的艺术,它要反映的是社会生活的全面,一个诗人适当的介入生活还是必要的,否则他的诗歌也会容易被架空。

B诗人需要理解政治

张祈:听上去最近您有了很多新收获?
树才:由于最近我要去给研究生班上课,路离家也较远,这里面就有个时间和精力的分配问题,你知道的,一个人的生活总要有一个相对稳定的平衡点,目前我的状态是还没有找准。不过,通过讲课,我自己还是有了很多收获,最重要的是我对我们置身的世界有了一个更深切的看法。以美国为例,我以前对这个国家的了解和理解是不够的,现在我通过对这个国家的政治、宗教、家庭等问题的系统梳理,认为美国这个国家还是极重要的——所有想对当前这个世界的秩序和运行有所观照和把握的人,都离不开对美国的研究。
我们平时说,诗歌最终是对人类生存的关怀,这个关怀可以是小的,但有时也应该是很大的——比如对国际政治的研究和认知,这并不是很远的东西,而是就在我们身边。诗歌与政治之间的关系绝不简单,它们之间虽然有许多分歧,但对政治的理解有可能决定一个诗人的真正重量。有的时候,我会有意离诗歌远一些,这样我会发现许多思想或者其他方面的新东西,而可能就是这些新东西会变成将来诗歌质变的重要元素。虽然说我生活和梦想的最终落脚点还是在诗歌上,但我的爱好还是很多的,我是一个较“杂”的人,也喜欢事物的多元型价值。

C热爱和专注是译好诗歌的关键

张祈:最近我翻译了一些诗,很想请您给看看,指点一下。
树才:你是从英文翻译的吧。我主要的方向是法语,对英语的译诗大抵也不好说什么。不过,一个诗人做点翻译是很好的,在我看来,译诗是诗人接近诗歌的另一条道路,也就是说,通过译诗,诗人有时会从优秀的诗人那里得到许多东西,比如对语言的理解,对技巧的处理和对主题的把握等,这是没有翻译经验的诗人所无法体会的。
张祈:去年以来,我译了大约有百十首诗,感觉很快乐。不过,我译时没有什么方向,主要是看个人爱好,喜欢哪首就译译看,而且也没有什么特定的诗人。我的想法是,我既然读了译文,就要想办法知道原作者到底是怎么写的。
树才:“热爱”是一个译者译好作品的关键,只有译者对原作者或者原文喜爱,“视同己出”,他才有可能细心和专注,才能使他的译本有热情和光泽。另外就是,一个译者尽量还是要细一些、专一些,力争成为某个诗人或者作家的专门研究者,这样是有很多好处的。当然,宽泛的译一些也不是不行,主要可以当作是自己的一些练习和学习。

D当前翻译界:“缺质不少量”

张祈:您对当前翻译界有什么看法?
树才:我的看法是,目前翻译界的总体状况是“缺质不少量”。这样的情况是哪个时间都有的。因此,要是一个人想真心做一个好的翻译工作者,那就必须静下心来,做一些扎实的工作才行。
张祈:您怎么看待诗人译诗?
树才 :当前,译诗的人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大学教授,一种是诗人。就译出的东西看,大学教授的东西往往较贴近原文,但不太像诗;而诗人的译诗往往在语言上表现得好,但由于在对原文的把握上不够精通,偶尔会有误译的硬伤出现。当然,译诗想一点没有误译是不可能的,但做为一个诗人译诗,要在注重自己优势的同时,尽量在原文上多下功夫,多查字典和请教别人,这样被人诟病的硬伤还是能够避免或者少出现一些的。一般来说,翻译这一行也有个尽力的问题,那就是译者一定要用出自己全部的才能来译一首自己喜爱的诗,只有这样,你译出的作品才能对自己和读者交差。

E诗人如何面对焦虑

张祈:误译的出现有时可能是出于浮躁。有时由于时间太紧,很多译文还没有得到很好的校对和修改。说到浮躁,最近一段时间,我有时会感觉自己心神不定,我看您是属于那种定得住的,不知道有什么好办法?
树才:所谓焦虑,就是不知所措,是一个人站在空地上,是他在现在和不可达到的目标之间的空白。我们身处在一个浮躁的时代,想摆脱掉这一点是不可能的。另外,焦虑的表现也是多样的,有一段时间你认为自己已经克服了,但转眼他还会用另一种形式显现出来。一个人既要写作,又要考虑住房,交电话费,再加网络的信息轰炸,在这样多重的压迫下,想取得一定的心态平衡是很难的。
其实一个人最关键的是寻找到一种自在状态,也就是通过自我的力量进行有机地生长的状态,这时的他就是丰盈的,充实的,比较稳定的,外来的力量也很少或者很难来影响他。说到诗歌,其实它也是词语在寻找一种自在,寻找和一切事物之间的和谐和良性的关系。当这样的时刻出现时,你的诗歌就是有生机和活力的,因为它是全景式和全息性的。
张祈:树才老师,在您看来,当一个诗人在这样的一个时代写作时,他需要有什么素质?
树才:诗歌并不简单的是一种技术,它实际是一个人的全面素质的综合展现。诗人的定义也绝不仅仅是一个写作分行文字的人,他对社会、对人生等各方面的看法,他的道德感与正义感和爱心等,也会成为他做为一个诗人重要的组成部分。诗人应该介入这个时代而写作,他除了有良好的形象思维能力,还要有必须的概念思维能力——好的诗歌应该是立体的,活生生的,有人类的心灵和智慧的展现,这样的诗才是有冲击力的好诗。

2003,11
注:此文为电话记录,未经核对。

TAG:

李陀发布于2008-01-19 02:48:18
谢谢张祁贴上这个帖子。
树才重点是谈译诗,可这个意见却针对当前诗歌的写作:
我们平时说,诗歌最终是对人类生存的关怀,这个关怀可以是小的,但有时也应该是很大的——比如对国际政治的研究和认知,这并不是很远的东西,而是就在我们身边。诗歌与政治之间的关系绝不简单,它们之间虽然有许多分歧,但对政治的理解有可能决定一个诗人的真正重量。有的时候,我会有意离诗歌远一些,这样我会发现许多思想或者其他方面的新东西,而可能就是这些新东西会变成将来诗歌质变的重要元素。
树才对什么是有“重量”的诗歌,看法显然与今天流行的看法很不同,可惜现在这样看问题的人太少了,特别是写诗的人。
fll6ty fll6ty 发布于2008-02-29 22:47:56
自己尝试翻译夏奈尔前看过树才老师的译本,在网上找的。没敢和前辈起正面冲突。
    决定先偷学,再秘密修炼,耐心等着自己的翅膀变硬。
    不知道树才老师还有什么译作?

[ 本帖最后由 fll6ty 于 2008-2-29 22:52 编辑 ]
cq13700的个人空间 cq13700 发布于2008-03-21 15:06:47
这是一个焦虑的时代,焦虑无处不在。
张祈:群峰之上 张祈 发布于2008-03-23 10:34:40
回复 3# 的帖子
你可以到树才老师的博客上去看。
那儿有他最新的译作。
fll6ty fll6ty 发布于2008-03-24 02:08:21
回 张祈
去看了,多谢。
   他说:“写,就是我的诗学主张。”
   那我就继续写吧。
天天向上发布于2008-04-08 00:47:42
“诗歌与政治之间的关系绝不简单,它们之间虽然有许多分歧,但对政治的理解有可能决定一个诗人的真正重量。有的时候,我会有意离诗歌远一些,这样我会发现许多思想或者其他方面的新东西,而可能就是这些新东西会变成将来诗歌质变的重要元素。”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