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今天 » 金川诗歌 » 日志
金川,网名金川诗歌,原名张金川,独立诗人、独立作家、独立文学家、独立经济学家与独立思想家,党员,会计师,1963年生,曾是一家国营大型企业分厂经营厂长兼工会主席,多家私企财务主管、总监。保证探索思考的高度与清澈,主动离开一切组织制度。文学领域代表作《金川诗歌全集》,《走过心灵那一端》(长篇小说)、《现代诗歌的本质:现代意识》、《金川诗学集》,经济学代表作《人性与信息经济学》,新思维代表作《诗艺的图谱》(诗学理论)、《回望地球》(思想随笔)、《天界重铸》(玄幻体)等。...............

诗人与脑瘫女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10-20 15:40:53 / 个人分类:金川小说

查看( 131 ) / 评论( 0 )
诗人与脑瘫女

我是财经专业毕业,本来是一个公司的财务主管,可是,似乎是职业与个性具有极大的亲和力的原因,我对文学情有独钟,搞了几年诗歌创作,有了点知名度,董事长就又给了一个差事——工会主席。
这真是个非常不错的差事,当大家呼唤我,主席——好家伙,仿佛自己俨然站在了亿万人民敬仰的一代光辉形象的境界里,当然,最美妙的感觉还在于我能够与每一个员工交心谈天,能够从他们每个人的生活履历中采撷到细致而精美的生活花朵——哦,工会主席这个职位,似乎就适合我这种热情有余,而意志薄弱的女人。
似乎意志比较薄弱的人,主要还是依靠感情的奶液来支撑生命的。这似乎就是诗歌之所以具有魅力的原因?!
啊,对,在我们这个中小城市,最好不要说,你是一个诗人。在文化气氛淡薄的城市里,更流行于做老板经商,这是我的好朋友,诗人淮子非常苦恼。淮子的诗歌成就,我望尘莫及。
在改革开放获得巨大成效之后,物质财富的光芒以排山倒海的气势,让人的眼球膨胀;而诗歌的光泽则越来越显得非常微弱;但是,当财富将人们的欲望与膜拜的潮流推到灵魂无法承载的边际的时候,诗歌的力量会被时代抽丝,会以无限神奇的安慰力与愈合功能、让一直徘徊在诗歌创作低谷的人一夜之间名扬天下。
这个论断不是我的发明,是我在淮子的诗歌中发现的。
淮子的诗歌以无比纯净的情怀触摸了被财富与欲望迷醉的麦子、村庄、城市与原野,充分预见了对财富疯狂膜拜而必将对灵魂的存在造成的绝望与靡废的可能性。他的诗歌成熟的境界,似乎已经超越他的年龄,那时他才二十八岁。他毕业于政法大学,农民的儿子,一副土坷拉的形象,加上他纯净的个性与清贫的家境,极大地干扰了他对女孩子的吸引力。
我曾经建议他离开我们这个小城市去大城市发挥他的文学才情。他的诗歌充满了神奇的跳跃与思维断裂与想象扭曲的扩张力,而这种风格在谈恋爱的时候,毫无意义。
当代的女孩子更看重一个男人的才华,能在财富、地位、房子、车子、票子、职位等等的空间里发生聚拢或者弥合的神奇艺术功效,但这恰恰是一个诗人的弱项。能够钟情淮子诗歌的女子不是没有,比如我,但是,嫁给一个象淮子这样的诗人,世界上还没有一种这样的构想或者胆量。
淮子是诗歌帝国的君主啊。但他是那样孤独而自卑,那种孤独是在无限扩大诗歌的纯净性与无限扩大的现实的虚无意义之中,而呈现的——他站在哪里至高无上,而又不堪一击。
不久,我发现了一位与淮子能匹配的女子。啊,也就是我这种具有文学鉴赏力的人会有这种想法,因为这个女子小雨是个脑瘫患者。她在出生的时候,被医院的吸引机拉伤小脑,使她的四肢发育受到了伤害,但是,天呀,杨贵妃注定要在马嵬坡自残、赵飞燕注定不会生育、西施貂禅注定成为妓女一样的肉弹,老天也对绝代佳人的命运的设计就象世人常说的那样:人,永远不可能十全十美。
小雨的容貌本来可以进入四大美女之列而成为五大美女,但是,脑瘫阻止了这个奇迹发生。小雨的妈妈是我们公司文工团的演员,也是我的部下,我经常去她家,慰问、送残疾人补助,当然我也喜欢小雨那纯清的大眼睛,象一潭诗歌的湖水,幽静而迷离。小雨的眼睛总是期待我到来,她的二十七的人生只有两个愿望。
啊,不,她从不希望自己站起来,这个希望在她父亲为她倾家荡产的努力中已经烟消云散了,治理不了脑瘫既不是父母的过错,也不是医学的过错,这是老天爷对绝代佳人小雨的正确安排,小雨已经明白了这一点。
她的第一个愿望是,出门。
她的身体扭曲,但是精神思维非常纯正。她已经无法忍受画地为牢的生活,她也无法满足用给人缠毛线来打发生命的时光,外面的世界,即使看一看一草一木都是她追求的愿望。她的第二个愿望是在二十五岁,她的乳房成熟,生理来潮,爱情的天使一不小心走进这个美丽而残疾的姑娘的生活时候产生的,她对我说,金阿姨,我想要一个男人带我走。
于是她的第二愿望,把第一个愿望也包括进去,而使她的愿望变得更加宏大,但也让她更加苦恼,甚至绝望。当小雨说想出去,那跟她说,想要一个男人带走她的意思是一样的。
有一天,我故意叫淮子陪同我去看望小雨。
此时的淮子非常让我担心。他不好好上班,完全依靠我这个主席的权力,才勉强给他发工资。而有了工资,他疯狂地买书,也出版诗集,也旅游,但是毕竟资金有限,他的收效非常凄惨,甚至他的诗歌经常被不理解,甚至遭遇严厉的指责,而他会在指责与不解面前失声痛哭。
是啊,人们无法忍受他诗歌里出现的黑洞。那个黑洞是他所到达的诗歌境界与现实的错位的不可避免的洞开;也是来自他生活的真空。
一个二十八岁的男性,常常为生理的诱惑而苦恼,肉体的眩晕使他由于得不到恰当宣泄,而便得心灰意暗;其实,良好的工作秩序、正常的夫妻生活、一般意义的家庭温暖,是一个诗人诗歌飞跃的最活跃的养分,可是他超越了这个空间,而首先达到了艺术的颠峰,这使他的诗歌处于一种心理与生理被断裂与拉伤的绝望美感中。
往心上痛刀子固然刺激,甚至好玩,但是人非死而复活的妖精,能玩得起这游戏吗?!
小雨望着淮子,她惊呆了,因为还没有一个男人来看望过她,也没有男人如此痴情地用大海一样宁静的目光审视她。这个傻姑娘知道这个男子喜欢她。当然,喜欢她的男子太多,只要见过小雨的男子以及女子都会说她美,但她的美会在随之来而来的惋惜中消失。但是,小雨在淮子的痴情的注目里,没有听到叹息,而只看到了象大海一样的宁静。
效果非常好。自从两个人见面之后,小雨与淮子再也不说自己想死了。小雨一直想死。一个人愿意活着,就有一万个愿意活着的理由;一个人不愿意活着就只有一个死的念头。她不想拖累世界。她只是想结束拖累父母的生活。
淮子也一直在跟我流露他对死亡的企慕,甚至在他的诗歌里到处都充满对死亡的向往。
我最理解他对死亡的义无返顾。因为他已经达到灵魂至高无上的疆界,但是,他在回望现实,而发现人们沉迷于错误的也是痛苦的奔跑之中,既对自己的痛苦无可奈何,又对自己的痛苦的致命根源不悟,他发现自己的诗歌已经力不从心。他甚至对自己作为诗人无力回报大地而忏悔,而绝望。不,那不是空想的绝望,他的理想之中,甚至希望通过诗歌达到拯救人类的境界,甚至希望自己就是一个现实的统治者与拯救者。然而,他始终没有发现,一个人只有在一个领域取得成就,而不可能用自己的领域取代别人的领域。生活的坎坷与凄清,打造了杜甫与曹雪芹的灵魂,才打造了《杜工部全集》《红楼梦》,而杜甫与曹雪芹没有期望扬弃自己的坎坷与凄清,而是已经学会了从坎坷与凄清之中提炼生存的养分,而淮子却力图扬弃自己的诗歌土壤,而期望做一个诗歌的与世俗的君主。他把自己陷入进退两难之中。当然,按说我们这个时代,只要是真正具有杜甫曹雪芹那样才气的人,是不是会贫困潦倒的;尽管我们造就了一批批大学生,而又发现大学生还得为寻找个养家糊口的谋生手段而苦苦奔波,这比较尴尬;但是,淮子没有看到这个尴尬出现的历史必然性与价值的昭示;他的绝望在于,现实生活为什么与他诗歌的境界那么遥远?是诗歌的谬误,还是现实的谬误?这个巨大的谬误经常折磨他,他一心想用死亡摆脱世界对他的拖累。
但是,这个巨大谬误对小雨毫无影响。小雨的精神世界里,只有一个小小的愿望就可以让她沉浸在无限幸福的海洋。她一直听我的话,静静期待淮子带她走。
因为我说,诗人能把任何一个女子加工成自己理想的王后。淮子是个诗人,不会在意你是否残疾,只要爱,就会娶你。
爱,一个诗人的爱是什么?与小雨一样,就是向最美丽的地方走去。小雨相信了。或者,即使不相信,她也愿意有一个美好念头留在心中,鼓励她度过画地为牢的时光,走出去——也许仅仅是为了出去走走。诗人的存在,人人的存在,不都是这样吗?
可是小雨无法尽情表白自己获得的幸福与宁静。她的说话能力不行,只有与她在一起长期生活的人才能与她进行正常语言交流,正象必须长期研究淮子那样孤高而破碎的诗歌空间,才能理解淮子的诗歌魅力一样。
其实一个人的存在对另一个人的昭示与激励,是用非常简单的方式实现的,但发现这个简单方式的人却往往要经历难以想象的痛苦与经历,这是非常具有风险性的工作,当然,也有巨大的难以想象的回报。其实,我就是懂得这一点,非凡的诗歌来自非凡的磨砺,我没有勇气抛弃自己已经得到的温饱生活的“席梦思”而去颠破流离的磨刀石上锻炼诗歌,因此才主动放弃了诗歌创作,而只好成为诗歌与现实的欣赏者与分享者。大多数人都愿意成为艰巨的劳动成果的分享者,而不愿意成为艰巨的探索与耕耘者,就是因为大多少还没有获得分享这种劳动方式的智慧与愿望,这似乎不是大多数的过错,只是一个生命历程的必然。而旁观者清,我能看到淮子处在在这个风险中的可怕性。
一天,小雨几乎是用清晰的语言告诉我,她与淮子有了结果。
原来淮子吻了她,之后,淮子的健康身体也吻了她的残疾身体。天地都吻合了。我高兴死了。
我找到淮子,却发现淮子面色苍白,形容枯槁,仿佛已经爬在地狱的门槛。
我说,祝贺你,诗人,你终于有了自己的王后。
突然,他扑在我的怀里,失声痛哭,而且我听到他说,我害怕,我害怕……
这个幼稚而单纯的小弟,虽然我只是比他大三个月,但我此时更象他的母亲。我刹那间明白了儿子的心思——因为我看到了他内心的恐惧,是的,一个心性孤高的诗歌君主,怎么能把自己的爱情交给一个残疾女子;他会在朋友面前无地自容,会在嘲笑与挖苦中意志颓废……啊,不,不,我突然发现了他的诗歌最美丽的脆弱,那也是他灵魂的最美丽的脆弱。
我此刻一下明白了他诗歌里绝望气息的来源,但我曾经认为那个美丽绝望气息还会生成气象万千的诗篇,而今天我发现我错了。我也发现了我对淮子的真正担忧了。
是的,没有勇气走出今天,而把希望寄托于明天的诗歌出现了。淮子最近的诗歌充满了对明天的向往,柔滑而美妙,仿佛是他与小雨第一次的幸福分享,清扬而迷离,直到春天乳房之上与直至大海神秘子宫之内。
突然,有人通知我,淮子死了。我没有惊异,似乎他的死,只是他诗歌的继续。他是在一个荒山的废弃房子里绝食而死的,也没有留下遗书;死时,手里拿着小雨的上半身照片;最后的一首诗歌已经完成一半:

完美/是造物主赋予了她一半生命/而另一半需要诗歌匹配/而我只有一个躯体 

完美/是爱情赋予了上半阒灵性的解读/下半阒需要大海与春天铺叙/可是我只有一个象肉体一样的尘世 

啊/空旷的诗歌帝国/与你匹配的王冠在哪里/诗歌的河流只是我王后的苦泪/我的归宿就是沉没的结局……

我把这首诗歌读给小雨。
她很快就明白了全部意义。她对我说,金阿姨,我不想做他的妻子,一个健全的人不能有我这样的残疾人妻子。我只是想让一个男人带我出门,只要带出去,扔在我没有人烟的地方也行。我告诉了他,是不是他没有听懂??
我觉得小雨的判断没有出错,是淮子没有听懂。
一年以后,小雨死了。她死的时候谁也不在场,只有那首诗。
对于淮子这样来去匆匆的生命来说,没有悲伤与幸福,因为他生命的存在已经接近超越悲伤与幸福的边缘了。这是他诗歌的论断。
但是,淮子死后,他死亡的信息为他的诗歌注入了一种神秘的力量,人们对他的诗歌产生了他在生前一直渴望的景象。许多评论家都对这个现象大惑不解,甚至认为这是一个奇迹,或者叫神话。
不,其实,还是他们非常不了解淮子与淮子的诗歌。
淮子的创作境界已经达到了他生命资源与艺术资源的颠峰,他已经失去了对自己生存与创作资源的整合能力,而这个能力其实就是一个放弃,他只要勇敢地放弃他的诗歌种弥散着的那种让他灵魂感觉到无所归依的诱惑,那么他的诗歌就会在他继续活着的时候、就能产生现在死后的辉煌,但是他失败了。
人,就是这样,得到一种东西非常不容易,但是真正需要放弃一种东西,比想得到这种东西更不容易,而当这种东西成为阻止他生命进程与艺术进程的时候,只有用最后的生命资源的一次赌博来完成——死,使生命彻底破碎。
用死亡解决活着解决不了的问题,彻底放弃,这种悲壮的彻底性与无所畏惧的魅力恰恰是他活着已经看到、也期望达到却无法达到的。现在使淮子的诗歌趋于完美了,就象讴冶子在铸造干将莫邪的模式一样,艺术的魂魄是用生命的魂魄打造的。而这种魂魄也是绝无仅有的。
小雨是在等待他带她出门的美好想象中死去的。
他的曾经到来,给小雨带来了他的诗歌无法带来的美丽。而作为自己诗歌的牺牲品,或者祭品,淮子将永远无法知道这些。而他致死都不会知道,这种美丽本来就是他的诗歌应该追求的真正的意义。
一个人纠正一个公认的错误,很容易;一个人纠正一个大家无法确定的错误,而这个错误又具有极大的误导性,却又具有公众价值的时候,这个首先达到错误的颠峰、而又无法成为第一个觉悟者的人,往往会成为第一个殉道者。
按照我们当地的风俗,淮子生前没有妻子,必须给他找一个尸亲,才算是他的一生完满。我说服了小雨的妈妈,为淮子与小雨举行了婚礼与葬礼。
也许,能在同一天举行婚礼与葬礼的,只有象淮子与小雨这样的情人了。
那天婚礼非常热闹,葬礼也非常平静。
我相信淮子与小雨现在肯定非常平静,因为他们终于走出了自己想要走出的模式了。安葬淮子与小雨之后,我重新开始诗歌写作了。

                          二○○四年十二月六日

金川短篇小说选.JPG

TAG: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