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档案:李九莲案及女囚活体取肾】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3-30 03:11:23 / 个人分类:【讀者文帖】

查看( 1492 ) / 评论( 5 )
【李九莲】
jN p.z5Evg0      
{ G5f(Z%sS0       
$kK1\S5b^@g6J0 李九莲(1946年—1977年12月1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江西省赣州市人。 1976年被判处死刑,1980年获得平反。   今天)Tx9exPH
     今天d-B7a!gc\
     今天7y8n tO6Bl+O [+C
1966年5月,文化大革命爆发时,李九莲是赣州第三中学学生、学生会学生部长、校团委宣传股长。文革中任第三中学卫东彪造反兵团负责人。1967年6月29日—7月4日,江西赣州发生大规模武斗,造成168人死亡。李九莲在收尸时受到刺激,开始对“文革”提出疑问。
]!m#p v o bYqK$g4T0     今天&w#oG#\:F7}7scrv
    1969年2月,李九莲被分配到赣州冶金机械厂当学徒,这时她将并把自己 对“文革”的思考写入日记。同年5月1日,李九莲被部队的男友告发而被捕,以“现行反革命罪”被拘留审查。直到1972年7月20日,林彪失势以后,中共赣州地委对李九莲作出“政治结论”,以“敌我矛盾按人民内部矛盾处理”获释。今天AIZ~#k3WV'?:A&E;c
      
+l2x-XF.UP^)X0       李九莲获释后,曾多方进行申诉,1974年3月19日在赣州公园张贴大字报《反林彪无罪》,要求平反。4月,赣州地区有3万人组织“李九莲问题调查研究会”,并走上街头,给予声援。1974年4月24日,赣州地区公安局以“现行反革命翻案”等新罪名秘密拘捕李九莲。主持江西省委工作的江西省军区司令员陈昌奉,向赣州地委发出“五点指示”,认为“李九莲是地地道道的现行反革命跳出来翻案”。1975年5月,兴国县人民法院判处其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从1975年5月20日到8月1日,李九莲进行了长达74天的绝食,不过由于被强制注射葡萄糖液,她并未死亡。
I+].hCQ2f0    
7T/D2?-KKuT&n0         1976年,文革结束后,李九莲因当局拒绝为其平反而继续表示抗议,12月,写了《我的政治态度》。1977年12月14日,江西省省委认定李九莲在服刑期间重新犯有反革命罪,同意波阳县人民法院判处李九莲死刑,并放在其家乡赣州执行。当天,在赣州体育场召开了公判大会,李九莲被五花大绑,押至公判大会现场。为避免她在公众场合呼喊口号,她的下颚、舌头被一根竹签刺穿成一体。上午10时,李九莲被押往西郊通天岩下受刑。
9U3U0h\v`R0    
UIg2l1@Fu5Q0         1980年1月,胡耀邦作出批示,此案得以重新审查,李九莲获得平反。今天 i?QiTO
1989年,作家胡平将李九莲冤案写成长篇报告文学作品《中国的眸子》。
l-a!@l1x aa0    
U-|0fq&{~ a0      【网文摘录】
| uD U;EOSh q BD0        今天o }S `G;A
     这是我作为《法制日报》的编辑去江西南昌约稿时,一位武警干部给我讲的真实故事。当初他曾经是执行死刑的人员之一。两位女犯平反后,他追悔莫及。我到赣州后,又有人为这椿案子找我……
Z7ue4D/qLC0    
[gMm~/` sly%o0 1986年不同寻常
k1Z a7N |d'?.l Yj0     今天"kRy+oB@d{2ux
      当时我住在赣州地委招待所,不知怎么回事,一天来了三个人向我告状。在他们眼里,《法制日报》记者代表着中央政法机关,能镇住当地的土皇帝。其中有个人引起了我的注意。他找我时,鬼鬼祟祟,生怕让人看见。他给我讲了一个悲痛欲绝的案子,与我在南昌听说的不谋而合,可见这个案子的影响之大。他希望我为因这桩案子而受迫害株连的人做一点点努力。他们还活得灰灰溜溜,潦倒困苦。
e U&?&ovZ0       临走时,他一再要我替他保密,并请我先出去看看,确定无人后,他才匆匆离去,消失在黑夜中。
Pc4~Vyd1f2z9|9? w0 时值1986年春,江西赣州怎么还像毛泽东时代那么恐怖?
4W8eX2A'_p0      
LR6Wj9`i0
e.j"TTm9nel0 一封私信 两年牢灾
6^p W%eyO0    今天5x%I[ E&L;N/e
     他讲的李九莲、钟海源案子早已有所耳闻,实在是触目惊心。
H GV,W#d9War0 李九莲,女,1946年生,工人出身,原赣州市第三中学团委宣传部长,学生会学习部长。文革后成为三中“卫东彪战斗兵团”副团长,1969年2月,被分配到赣州冶金机械厂当工人。1969年2月27日,她给当兵的男友曾昭银信中讲了她对当时政治形势的一些很越轨的看法:
s@"E5]N%A0 “我不明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到底是什么性质的斗争,是宗派斗争还是阶级斗争?我感到中央的斗争是宗派分裂,因此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产生反感,我认为刘少奇好像有很多观点是符合客观实际,符合马列主义的……感到对刘少奇的批判是牵强附会……因此对今后……林彪到底会不会像赫秃一样,现时的中国到底属于哪个主义等项问题发生怀疑。”
@v,m!O2W#YF gm0     今天5D)l0W;y'p,U6J
     这位男友也曾当过赣州三中“卫东彪战斗兵团”的副团长。李九莲万万没有料到当年的战友把她的信交给了部队领导,认为李九莲恶毒攻击林副主席。
_'CV"`!D@#j+r0      部队领导马上把信转到了赣州地区革委会保卫部处理。而这位出卖了同学的积极分子也没受到重用,很快就给复员了。今天"RW jH Hq6hZ z5ww
     今天q0hxH%\v5Pe
      1969年5月15日,李九莲以现行反革命罪被捕。日记被抄走,发现有不少批判林彪的内容。分管政法工作的军代表带着李九莲的日记,专程向江西省革委会主任程世清做了汇报。程世清听完汇报后说:“像李九莲这样全面系统反林副主席的,在全国也不多见,属敌我矛盾,要从严处理。”
Y^-x {o){wYy0 下面的同志考虑到姑娘年轻,出身又好,没别的问题,只判刑5年。
6R%uNY9Ek;h0     今天Y NA;?1Q2JGT
      到1972年7月,程世清成了林彪死党,倒台了,李九莲才获得释放。结论是:现行反革命性质,按人民内部矛盾处理,分配到江西兴国县钨矿厂当徒工,每天挑矿砂。今天"l/WRW lj
今天9x;G5u+o5E3x2c
      原地区公安处办过她案子的人对她说:“你在林彪没暴露前,就反林彪是唯心论的先验论,是错误的,反动的。”今天.Y;L;MD} upC
   
e;B ?C4V C0      三年多的拘禁、虐待,使她的身体虚弱,实在胜任不了繁重的体力劳动。附近一所中学正缺少英文老师,她请求去教英文,得到的回答是:宁可让孩子们不上外文课,也不能让这个反革命分子利用课堂毒害我们的学生!今天 rq)e_([ s!M
    今天nCj z\
     她被开除团籍,禁止加入工会。有历史问题的人可以参加工会,可她却没有资格。有病还必须经过矿长批准才能去看。周围人仍把她当成危险人物,见面躲着走。今天[Wrup
       今天IO2bN,V.x.E6i'JC
       此时,李九莲已经26岁了。经别人介绍,她认识了一个因出身地主还没找到对象的技术员。李九莲同意了,这个技术员却不同意。还在公开场合嘲笑道:李九莲想找我,也不看看她自己的样子,和她这个“敌我矛盾,内部处理”的人沾上边,运动来了,还活不活?今天7h]J7H?`JS.F
      
p/|,c7U@$h0       出卖过她的男友一口咬定:“你就是个现行反革命分子!” ……今天 @C)uVz#?
     今天{:B+c5nF-`Q
     冷酷的现实使她失望了,逼得她不得不四处申诉,一次又一次地去南昌、北京上访,要求解决自己的问题。今天$QXG E r4X:uX
只因一封信,就坐牢三年,变成了五类分子,人人见了躲着走!
N7C,Tj"Fm0     今天5N4Q.Ev&cf(b

8H|*x@5O$g~-Z0    
~XK&q#of7e0 赣州父老 伸张正义
5{4AX:P+Lg"e5t m0      
qmF ?_ O0      
%v?3Q7hH0 1974年3月,批林批孔期间,李九莲在遭到地委、地区法院、公安处、妇联等单位对她来访一一训斥之后,忍无可忍,在赣州公园贴出了《反林彪无罪!》、《驳“反林彪是唯心论的先验论”》、《驳“反林彪是逆潮流而动”》等六份大字报。今天(^B$B SZ#i9c-b
   今天ey+p.k6w
      她把1969年自己写给男友的那封信贴在大字报的最前面。这批大字报贴出后,立刻轰动全赣州市,并获得了当地老百姓的广泛支持。人们纷纷写大字报,表示尊敬和同情这位受到不公对待的女青年。在她的大字报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批语:今天w)gH-f+F S
“向反林彪的女英雄学习!”
5W!hFykH-uE'T.p0 “反林彪无罪!”
}A4F*e(]-P V0 “中国少的是李九莲,多的是奴才!”今天K4x(t;h y(M
“人民支持你,李九莲!”
C.y hpmX'H#WzH0 “强烈要求为李九莲平反!”
a7` ^"YkA r;Oj1j5uT5h0 “我们同情你,我们支持你,李九莲!”今天_0g.e5]G$z*k/eg1j
“放心吧,呼啸的浪花,人民的大海永远与你同在!”……今天{N9u5I5Bb0tQ
     今天z.q \b)@9Jh'MEz
     在林副主席位高权盛,不可一世之际,这个弱小女子敢对林彪说个不字,其勇气,其胆识,一百万人里也不见得有一个。所以全赣州老百姓都对这个李九莲钦佩之至。今天l&U'fR)T Dh3daZ3I
   今天 g f^.{3g7?'r&`
     1974年春的批林批孔运动来势凶猛,令地方当局困惑不解,不敢贸然镇压。老百姓得以钻了一个空子,张贴了大量支持李九莲,批评赣州地区领导的大字报。今天xr:h2?rI
      今天&?&U;m1CU0\ L
       赣州地委对此极为恐慌,认为李九莲的行动是反革命翻案,经请示省委批准,于1974年4月19日深夜,又秘密将李九莲逮捕,押往兴国县看守所。今天%X5o_ G2k7N^1c
       今天4E-x5u)DM6}@
      赣州二十万父老兄弟姐妹再也忍不住了。4月24日夜,当地259个单位,两千多人举行集会,并发表声明:“李九莲以对林彪的及时洞察表明她是酷爱真理,关心祖国前途,无私无畏的好青年!”
C&[`'CDI;~J0 “立即释放李九莲!”的大标语贴满了赣州市街头。
5W/\LR&W5L'R9g lb`0 会后,数千名群众自发涌向地委办公楼,要求释放李九莲,交涉了一夜,毫无结果。凌晨,几百名群众分乘四十多卡车,奔赴兴国县,请求县委和公安局释放李九莲。这就是所谓的4.25冲击监狱事件。今天b J un1h W,KYG
一时间,连许多当地党政领导,如地委常委陈万兆、兴国县公安局长等都表示同情群众的要求,希望上面妥善处理此案。
y/ScI+Z3@H0 李九莲贴在赣州公园的大字报前,更是人山人海,围得水泄不通。夜深了,还有人前来打着手电观看……今天:I*F,zhgJ&~ V
人民群众如此大规模替一个现行反革命分子说话,在中国实属罕见,马上惊动了中共江西省委。继程世清之后,陈昌奉在江西主政,这个人当过毛泽东的警卫员,当时是江西省军区司令,跟程世清差不多,思想极左。他立即向赣州地委发出五点指示:
T;e9SD!l_0 今天n)wl"jX&OuF
今天Wn"UTG"U9ZG
一、李九莲是地地道道的现行反革命分子;
0MR"C$a-yo1^0 二、赣州某些人争论此案,实际上是为现行反革命翻案;今天\4\5AX@-k
三、冲击兴国县监狱是严重政治事件,必须立即制止;今天| k3q"Z$[$L0U*Qp
四、某些干部、公安干警在李九莲问题上严重丧失立场,实际上是向反革命投降;
^u[:?6F~.s1E0 五、对在李九莲问题上立场坚定,坚持原则的同志,应予表彰。
0["v7pYM b0      今天,` t i6J%E\
       这五点指示马上连夜在赣州地、市几十万干部群众中传达,广播、报纸、街头大喇叭反复传达宣传,形成了一股可怕的压力。
{.?M3aBes0 形势虽严峻,但赣州人民并没有都被吓慌了神。当晚,一些热心人士自发地聚在赣州公园,不顾危险,自发地组成了一个“李九莲问题调查委员会”,继续为反林彪的姑娘伸张正义。他们知道,事到如此,已无退路,只能利用批林批孔造成的地方权力上的某种程度的无政府状态,坚持斗争下去。
5\v$B ET0 素不相识的人们给调委会送来了一块钱、二块钱、三块钱……有人给调委会送来了自己做的一锅肉炒米粉;有人给调委会送来了茶水;还有人捐来墨汁、浆糊、纸。
0t({5Jbi(X6d;@`0 不少中学生义务帮助贴大字报、散发传单,连很少出门的老太太也颤巍巍地柱着拐杖走来捐送邮票和信封,让调委会用来寄材料……赣州市纺织厂一位女干部,找到调委会的负责人说:“听说你们上访正缺钱,我现在还没解放,只发生活费,这五十元,你们就收下吧,够买张火车票的……。”
,y%pF-D%Agj0 赣南是个穷地方,一些工人家里连个收音机都没有,赣州人此刻却为调委会捐出大批钱物,使这个没有一分钱经费的民办组织生存了七个月之久!
Vc)_.[ m~s0 赣州公园设立了广播站,日夜广播,公园的阅览室被用来写材料,抄大字报,印传单……
7W8fcI/`o CB0 以调委会为代表的赣州老百姓没有在公安部的批示面前动摇;没有被省委四次五点指示吓倒……李九莲反林彪的大无畏勇气,激励了赣州人民决心不顾一切地拯救自己的女儿。
;G)Y*J)k]#b0     今天-I+?Z:_nA)e)hN
      谁说中国人骨头软?江西赣州人民在李九莲问题上所表现出的勇敢、仗义、坚强足令中国人堪以自豪!他们六次上访北京,在长安街、前门等处张贴大字报,请求中央出面,解决李九莲问题;他们在省会南昌的八一大道上贴出了数以万计的大字报,要求立即释放李九莲……在他们中间,甚至还出现了为此献出生命的另一悲壮女子钟海源。今天:O{d.`a'b6X?%YD
    今天lv.~%xw1F-A
   
9mO)NgF}hn*^0        当时的江西省委主要领导人自然又怕又恨,忙向中央汇报,求赐上方宝剑。当中共中央副主席王洪文及张春桥就此案发了指示后,江西省立即开始镇压。调委会被宣布为非法,予以取缔。今天}O!`G?a:K
   
M vM5G.`/Q0 再次入狱 株连六百
"v+_*Eh8Vot @:lg#F0       今天,I:B'K+b{Pow'](H(`F/Z
     1975年5月,李九莲以“现行反革命罪”被判刑十五年;另有四十多人因替李九莲辩护而被判刑,此外还有六百多人受刑事、行政、党纪处分。全市九个中学,就有两个中学的副校长被开除公职;三个中学的团委书记被撤职;两个中学的工宣队长被退回原单位……
6UT8wKS \0        绕有意味的是原在赣州市公安局工作,当年第一个审讯李九莲的梁某,九年后也因支持李九莲翻案而被开除党籍。今天7XoS'Y_+oc5I M6tI o6s
     今天jbybt$f4q }9JjH
    调委会主要负责人朱毅被判刑二十年。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子,赣州人民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有的自杀,有的入狱,有的流落街头,有的离婚,有的精神失常,有的被打致残,有的几年不给工作,负债累累……
:C~+S rAW7]0        今天H*Ey y2j2zv
强大的无产阶级专政又一次表现出它空前的威力,空前的无情。今天$r6nz&h.sI
        
6xDl$H]@@lp$\0      李九莲再次入狱后,宁死不屈,受尽折磨。其间,她曾绝食七十二天,以示抗议。监狱强行给她注射葡萄糖,李九莲稍有知觉,就将针头拔下,以至于不得不捆住她的双手……
y&LnnS5LM0      今天:cR\'D)n)v
       森严的监狱并没有折弯了李九莲的硬骨,她在一篇交代材料中说:“我不理解毛主席为什么能够抵制‘红海洋’,而不能抵制林彪的‘三忠于’……赫鲁晓夫在斯大林生前死后的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血淋淋的教训摆在毛主席面前。我痛惜毛主席或者视而不见,或者昏昏然陶醉。”今天P!A'D.z,L
        今天Je[J+D,I'r*|
31岁 暴尸荒野
6b1Iv'c7s~0      今天y]vSEZ;oR:C.~
       1976年10月四人帮下台。同年12月,李九莲在狱中写下了《我的政治态度》一文,认为“华国锋把党政军大权独揽于一身”,是“资产阶级野心家”,“寄希望于江青”……这篇文章,她并没给任何看。今天 sy^j(Sr9K%cJ.h
     
;SA[*g%F*h6a0      但在1977年1月31日晚上,监狱管教干部指名要她谈谈这一年的思想改造情况,李九莲不谈。狱吏喝道:“你这个反革命,有胆量反动,就要有胆量说,明明是一条毒蛇,就不要装成个美女!”
.O9O1k5C^S3E*V0       今天j"Hxkq7\a
     李九莲气得全身颤抖,她马上找出这篇稿子,当众就念,于是犯下了“恶毒攻击英明领袖华主席”的杀头之罪。
0b,uy o#u$G0        今天Q$bO8P(os|!GU o at
       她又一次以无以伦比的勇气,把矛头指向中共中央主席。自己虽身在监狱却替已被捕入狱的江青鸣不平……抛开她的政治观点不说,但就她不惜只身与新的党中央相对,在举国欢庆打倒四人帮时,替江青说话的政治勇气,这位女子的英名就应载入中国的当代史。那些当初跟着江青跑,享尽富贵荣华的人,有哪个在江青倒台之后,还敢替她说话?别说判十五年刑的重犯,就是在外面享受自由的人,谁敢在1977年的中国公开骂中共中央主席华国锋是“野心家”呢?
Mo,o7II'O:i| X9X!@0       今天2i"w)^1?oN5QgTrD^
      中国是个风派、媚权派、拍马屁派比比皆是的国度。太监的奴性浸入了民族的血液,有错误的李九莲比那些会变色,会见风使舵,会朝三暮四的家伙伟大的多!
?,qVR3hR0     于是劳改农场说她“恶毒攻击华主席”,“丧心病狂进行反革命活动”,“公然为四人帮鸣冤叫屈”,报请上级改判死刑。今天#v9W-k\C
     省高院的死刑报告经中共江西省委讨论集体通过(据说有两名常委投反对票)。
4J7o\1uW0      监狱的干部骗李九莲说:“你不是一直在申诉吗?明天就带你去赣州解决你的问题。”今天p l4g|P2^!A D6GT
     这是1977年12月,粉碎四人帮后一年多,中国的政治形势在一点一点解冻,李九莲信以为真,高高兴兴与狱友告别。到赣南后,直到执行前一天,在赣县看守所,才对李九莲宣读了死刑判决书。
g:^4@ZF)bu#H0      
@9]h0d(~\0       李九莲愤怒地喊道:“就是我有错误,也是认识上的错误,你们为什么要杀我?”今天+D8Av*L4VV
     她拒绝在死刑判决书上签字,也表示不上诉。她哪知道把她从波阳县珠湖劳改农场押回赣州只是千里迢迢借用她的脑袋来教育一下赣州那些“国民党的残渣余孽”、“帮派爪牙”、“对社会不满分子”……
| u8f6JE0QUX\8s8?0       今天 k_MrQ
       1977年12月14日上午,在赣州市体育场召开三万人的公判大会。李九莲脚戴镣铐,五花大绑,后背插着长牌“现行反革命分子李九莲”,站在主席台前,她的下巴钉着一根竹签,直穿上腭,以防她喊反动口号。
X TM'E?!U]0    
C)U.ghj0      游街后,李九莲被押到西郊通天岩刑场。让她跪下,她死活不跪,刽子手懒得动手,一枪击中其腿,把她打成跪下姿势,枪杀于两棵小松树之间,享年31岁。死状惨不忍睹,鼻孔流血,半张开的嘴巴也淌着血,双眼微睁,眉头紧皱……
ik4| LcG;}Mc0       今天+U2qVqH;spG s7i
      李九莲的父亲已去世,她的母亲,兄弟姐妹在她入狱后三年,没敢看望过她一次,没敢给她写过一封信。在她死后,任尸体在荒野暴弃数日,也不敢来收尸。
`(F}c9d;U'S(r0        当地革委会更是不管,好像埋了这具尸体,有损革命委员会的威严。除了一群蚁蝼在这具尸体乱爬乱钻外,没有人理会这具血肉模糊的残骸。几天后一个男人对这具开始发臭的尸体产生兴趣,他是赣南机械厂的退休老工人何康贤。这家伙有恋尸癖,把李九莲的乳房和阴部割了下来,带回家享受(后被判刑七年)。
$m a7S(Rr m^ q4k0    今天W$huw'A N_0D0l R
反革命就是这个下场。
"c Ww5b!Cve-W C0 即使李九莲的观点有错误,也不失为是个英雄。她有信仰,肯为信仰受苦受难,直至献身。她不怕死,这最令当局恐慌。国民党大官不杀,日本战犯不杀,大特务头子不杀,满州国皇帝不杀,却一定要杀掉她!
'a{)]~+LZ0    
(KK0Di`0     今天+[H$` b9k'nXu
    又一女子两肋插刀今天8HyKg5KO2a.?"I9d
     
f9bv9_"rioM0       今天*e)u:XD~fk
     在赣州市为李九莲鸣不平的无数人中,有一个小学教师,叫钟海源。她真正做到了为李九莲两肋插刀。
(x.L@d2Z3w a&Q E0      今天$Q H Ss1^3a%d2Y'b-Q
     事实上,她并不认识李九莲。今天F5y|*o9U@A |
她在李九莲的大字报上写道:“李九莲,您是我们女性的骄傲。”今天$L,lD;Q0~J[
她自动找到调委会,请求为李九莲的平反干点事。
c*InaI0 调委会的人问她:“你知道不,陈司令员下了五点指示,来这里工作,后果你不害怕吗?”
!j~%M:xHY4fH.r0 “赣州市那么多人为李九莲讲话,别人不怕,我为什么要怕?”今天4Hm9u-['l9Q
钟海源原是地区广播站的播音员,批林批孔后不要她干了,才调到景凤山小学当老师。今天W [%d1io\-?
在钟海源的坚决要求下,调委会同意她来做广播员。每天从早上一直干到晚上十点半。除了播音,一有余暇,她还帮着刻钢板,抄大字报。今天jX3L#`2f4i
   
8j9Ei,oC&?pC0      当地委指示:“凡在调委会工作的人本单位一律停发工资”,很多人被迫离开了调委会。可钟海源却依旧天天来,带着自己的两岁女儿。
2Z rC"A w0       
hO @b.c|0      1975年5月,公安部批复:“赣州地区李九莲问题调查委员会”是反革命性质组织。调委会主要成员一一被捕。 全赣州市笼罩着一片恐怖气氛。调委会消失了,所有老百姓被迫保持了沉默。今天$l8_ AI*Y^S*kW
      唯有钟海源在自己家里起草了《最最紧急呼吁》、《强烈抗议》、《紧急告全市人民书》等传单,自己刻,自己印,自己到赣南剧院散发。当局念她是个女人,又带着个两岁小孩,没抓她,只把她收进了学习班,检查交代。不料,钟海源态度死硬,坚持认为李九莲无罪,拒绝检查,还口出狂言,恶毒攻击领导。于是被捕。今天l OycO@6R)C
     1976年四.五事件后,她在监狱里公开说:“华国锋不如邓小平。”结果,她被判处十二年有期徒刑。今天7^Es+O@ ^*sk;l
    今天"C1P{-Hm&p
    为了替李九莲说话,她坐了牢,让自己的独生女儿失去了自己的母亲。
I'b/D&AF0       这还不算,在监狱里,她仍然继续宣传李九莲无罪,调委会无罪! 不只一次二次,而是数十次地与审问的公安干警辩论。每次都遭受严刑拷打,但即使嘴巴被打出血,头发被揪掉一大把,还是不改口。
!I"G*x M"RS+X"HDGe0      负责她的案子的公安不得不对其他人表示:“这个女人厉害! 赣州女犯里,没见过这样的。”
+ISBd)p?9i0    今天$k e*S!v;ii
最后,她在被打断小腿骨的情况下,居然站了起来,拖着沉重的镣铐,在监狱的墙上写下了“打倒华国锋!”的反动口号。今天bHVw s gn
     
-P&xS0r ubs0      公安部曾帮着江西省委镇压了为李九莲奔走呼号的赣州人民,钟海源本能地对当过公安部长华国锋嗤之以鼻,即使后者当了中共中央主席,国务院总理也不改变。于是在李九莲被杀四个月后,1978年4月30日,钟海源也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罪名是“恶毒攻击华主席”。今天7V/C^K;Z5^ ?2[
     
x)t A@ F6n\/^o0      与李九莲不同,钟海源听完死刑判决后,毫不犹豫地签了名,然后把笔一甩,扭头就走。法院的人喝住她问:有什么后事要交代?今天V1x M7`z,~v#B
她平静地说:“跟你们讲话白费劲,我们信仰不同。”昂首离去。今天z%vH1e4V
     
(v$eW-^"D9|#w U}0    
!r U7A7i2X0 平反今天,Z['lR@

}S)M#Uwf0     今天5o"] gK1B9~I F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赣洲地区中级法院几经复查,仍认为此案是“轻罪重判,错杀,但李九莲确已构成反革命罪,改判有期徒刑五年。”他们抓住李九莲为江青说话这条,坚持不给平反。今天6H)zZ8WZ!En
   
8CA*EG-u*J4?-V \&E0      赣洲人民不服气,继续偷偷给上面写信申诉。终于传到了新华社老记者戴煌的耳中。他专程来赣州调查,翻阅了大量资料,噙泪写了一篇内参,指出:“李九莲由于两次被无辜囚禁,判刑申诉无效,自然对整她的前公安部长产生强烈反感,加之前后与世隔绝了七年之久,对社会上很多真实情况不了解,有一些错误观点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何况对华国锋的批评也并非一无是处。”
-r;] G9ul7u,B4V0      
,u.]'riIn5Q0      但阻力强大。当初整过李九莲的人都还在,他们岂肯承认自己错了?
7S'J c+vg7A}/[~0       
8p2bwd+I"G0       最后,又是经过胡耀邦的亲自批示,冲破了江西省大大小小官吏的重重阻挠,终于在1981年4月正式为李九莲和钟海源平反昭雪,但“犯有严重政治错误”。调委会其他人也以“干扰党、政、公安、司法机关的正常工作,扰乱社会秩序,错误极其严重”,但“未构成反革命罪”,陆续释放。
(D1l Do9Q:O O0    
K.P7rq)?V%uo*l?0      所以时值1986年春,二位英烈已经平反五年后,受株连的人仍抬不起头来。向我告状的年轻人仍要冒着风险,偷偷摸摸来找。“你一定要把这个案子写写,全江西省差不多都知道李九莲。”来访者恳切地说。今天b+@nWt
      今天9G5{/y6SrbB
      谢谢这位小青年给我讲了李九莲、钟海源的感人事迹。他因为参与了调委会的工作,调级,评职称,总受刁难。今天1Y4_&HIYZU
     今天M g$M3W9KM
     李九莲当过红卫兵头头,造过反,说过错话,但她是战士。有错误的战士胜过完美的苍蝇。苦难出英雄,大苦难出大英雄。相信李九莲、钟海源的故事必将万古流芳。让我用李九莲在兴国县看守所绝食前写在手纸上的一段话作为本章的结束。今天u)QE.t'r6nq
    今天G$K1C2A5apE Xf1PG
投降书
Lo+i4y`N:SB0     今天 X4YB8K S!B
     不知何人,劝我投降,似真似假,为此写投降书。今天 N}O r#YD~C1u
是的,我有“罪”。我的“罪”就是为党出过力,效过劳,动过太多的脑筋……反潮流是马列主义的原则,我做到了不怕开除厂籍,不怕解除婚约,不怕坐牢,不怕杀头……
3C9i2`QA,Z0cj*g0 真理,都有三种遭遇:第一,用得着时,便奉为至宝;用不着时,便贬为粪土;非但用不着而且有害时,就像狗一样关进笼子里。这就是现实,这就是真理的遭遇。今天vw)dE9U5lM
谁准备用真理的花环装饰自己,谁就得同时准备用粪土包裹自己纯洁的灵魂。
J%|s7xDnpTD0
v&s7b'rMw*@$e0李九莲.jpg

rA,\/v6n3jpIm8DO0
3E5|yzjW;v0钟海源.jpg

TAG:

漢水之南〖阿雪〗 漢水之南 发布于2016-03-30 02:57:18
【钟海源案】
钟海源(?~1978.4.30)出生年月日不详。原是地区广播站的播音员,江西赣州市景凤山小学教师,李九莲问题调查研究会的志愿者,做声援李九莲的宣传广播。从早上一直响到晚上十点半,她帮响应李九莲的群众刻钢板,抄大字报。即使组织停发她的工资,依然带着自己两岁的女儿,坚持与李九莲站在一起。
wB4^%c2\b    www.jintian.net8z(~_&H9U5j
@%i:{#q6G\

     Rt)O `/?'QFc"U
【网文摘录】今天o
qm*Ck+D4jg

   
1r(e-@/z%D      
|^A?;WW钟海源剖肾受难日纪实:一个“刽子手”的自白(三)6EXH&o3Dk._%Ov
   
}F&x3Ek6a+g6[    3BS-eFU\
    我们去了关押钟海莲的死囚小号。没有窗,全封闭,又狭又矮,颇似一个小闷罐。地下是—床草席,一卷被子。钟海源穿—件上面印有“劳改”两字的黑囚衣,坐在草席上,正吃她最后的早餐:四个小馒头,—碗粥,一碟小菜。象是在剔净鱼骨上的肉,她吃得很有耐心。喝口粥,掰片馒头,再咬一小口咸菜。也没有谁催她。她有着一副鹅蛋型的脸,皮肤白皙,如画的柳叶眉下,一双大眼睛水灵灵的,象是两颗马奶子葡萄,即使在这生与死得临界处,也看不出里面有几丝阴翳……
        K|6aTvwww.jintian.net     她全部吃完了,便站起来,穿上一件约有八成新的花格呢短大衣,抻了抻两袖和后襟,又拿出一把梳子,对着嵌在墙壁凹陷处的一块镜子残片,慢慢梳理几乎齐腰的长辨,然后将它们在脑后盘成两圈发簪。那安详的神情,颇象一位居家的少妇,在一整清晨的慵倦之后.将要提篮上街采买……www.jintian.net4g;jU*?9v5CZW
      0h8wi1Ne S,p"H;`Q.Y,`
       我突然想起了江姐。在电影里,歌剧里,她临刑前不也是这样从从容容,干干净净吗?如果说刚才那位管教干部的话,已经使我的心里有点乱,那么现在更象是扔进去一堆毛,心里堵得厉害。目睹并参予对美的毁灭,总是残酷的,何况它又让我联想到一位著名的共产党人。我只有拼命调动起“无产阶级义愤”来,我这样分析她,她肯定是在做戏,抑或她根本是在表示无声的不服。而我是绝对得相信无产阶级专政的,世上人海茫茫 不抓别人,就逮你进这死囚号子,会凭白无故吗?!www.jintian.net9L8PN0DPy
     又象是我在做戏,突然,一股热力窜上来,我牙齿咬得“咯噔”一声,五指也攥得紧紧的,我在心里喊道: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是军人,面对丑陋的精生白骨要打,面对化妆成美女的毒蛇更要打!
cOMN.P!_2J+N     今天h{K2Pm(z'i
      几个公安押钟海源去监狱礼堂开公判大会。我和小游赶紧出来,去监狱门口看囚车的位置。一看,囚车上站了一个穿白大褂,戴副大口罩的军人,脸上几乎只露出了一对眼睛。
-o S^#LU^T     +~+^9r:p e5c:iq4Y
      军医自我介绍道:“我是来给死囚打针的。这针,是进口的,昨晚从上海空运来。为了保肾,必须在死囚行刑前注射三针,可这种针剂特别痛,等下你们得特别小心,不能让她乱喊,更不能让她挣扎.”
'G,aj _9\N o'TBk   
(HZ(g,lxFb'w今天      我跳下车厢,黄副营长也刚巧从前面驾驶室里出来,他半卷双袖,右手拎着一支半自动步枪。我不禁问道:“副营长,上了刑场到底谁开枪?”“我!”I)_)\\IN#S
    他这干脆利落一声,将我的心敲得挺复杂的。既象是卸下了什么重负,又象是压上了什么遗撼, 既松松的,又痒庠的……
c%n0m H"jt!f&Rwww.jintian.net     www.jintian.net:Ny        IK_zV
     不一会,两名公安将钟海源从监狱门口押了过来,她五花大绑,双手反剪,胸前吊着一块勾有大红叉的“现行反革命钟海源”的大牌子。我们的任务正是由囚犯上车开始,我拉小游赶紧上了车,待钟海源押到车边。我们弯下腰,一人抓住她的一个肩膀,提了上来。这一提,心都提虚了,原以为得用大力气,可提在手里,几乎象提一个空荡荡的纸箱……M7VY f
\{%j;oc

     
B,f'r&R9op4W3{     我们将她顶在车厢前板处,一般的死囚这时总表现出狂乱状态,双手绑住了,可头乱撞,脚乱踢,纷飞的唾沫也成了武器。Cxk/]P
     
#|7L U"N)n|      为了制服狂乱,我们早学过押解程式,我与小游,—人一只脚板踩死了她的脚面,并以膝盖顶住她的腿部,然后各人的两手,一手抓肩,一手攥住她被反剪的那只手,她却纹丝不动。因为距离太近了,这时,我才发现她的肌肤不仅是白皙而且是白得有点怪诞,有些透明,颧骨下的一丝丝毛细血管,都能看见……
H/M"e-]6ti      
e [4u-i5o_Y
iJrwww.jintian.net
       两名穿警服的公安也上了囚车,其中一个挤在我与小游的中间,揪住了钟海源的头发。囚车开动了,前面是一辆北京吉普,坐着法院方面的人员,后面也是一辆卡车。车上是担任刑场警戒的五班战士。车队向左拐,开进了附近的南昌化纤厂,这是座女犯监狱,几百名刚上班的女犯,全从车间里赶了出来,站在厂中心大道两侧,以极为复杂的神态,目睹着一条生命的离去,同时也领受这流动的、形象的无产阶级专政的震慑.EH6B        er%D[$EZ
    !A[U,Oqwi
      在厂区缓缓转了一圈后,出厂门,又向新建县城驶去。起初,仍象是为了某种宣传效果,车子开得很慢,两边的路人越围越多,我不断听到有人感喟:’这个女的真年轻,究竟犯了什么罪呀?要枪毙她……”还有不少人紧追不舍,脸上红光扑扑,眼里抑制不住的兴奋,似乎这囚车正演一台文武全行的大戏。
/K)Pg5QrX-v#Pr今天     
PG$Y1\){M"_5cwww.jintian.net     到了县城电影院对面的分岔路口,车队的速度加快了,而且随领头的吉普七拐八弯,连我也给转得有点晕乎。再出县城,尾随的群众都绐甩了,两名公安似乎角色的意识相当强,—旦失去了观众,揪头发的也不揪了,一起去了车厢后面抽烟、聊天......这时,穿白大褂的军人拍了一下我的肩,我明白了,他是要我作好打针的准备。我碰了碰小游,要他靠边点,然后我用前胸靠紧钟海源的后背,拼死老命地将她顶死在车厢前板上.
nc S%t+A3Q6A     
;\!w5^*Dt/m    我回过头来,大吃了一惊!那军人正用针头吸针剂,可那针管不是玻璃的,而是金属的,又长又粗,象是兽医给体硕皮厚的牛马使的,甭说真打,就是看上一眼,我也猛一冷颤……www.jintian.net-j g2Vw
Sl

   
$z7GemOj     那军人过来了,揪起钟海源的衣襟,在她腰部两侧各打了一针。又要我让了让,在她的臀部上打了一针,这一针就是隔着几层裤子这么戳进去的,他的动作异常利落,利落得让人感到这不是在给一个血肉之躯打针,而是在刀劈一棵干燥得松柴......虽然我穿的是一件棉衣,可还是明显感到她因为全身揪痛而发出的剧烈颤抖,当最后一针戳进去时,猝然之中,我甚至听见了她体内的某种异响,既象是什么在撕扯,又象是什么在挤裂。可她嘴里,三针下来,没有一针吱声……
Q2u~HEt h      ]9T{4P%S'C b
      车队开进了一条土路边的山凹。三面环山,中间是块篮球场般大的平地,山上是些半大不小的松树,临路口处,有一口池塘.一辆白色的救护车停在了路口上。另一辆带蓬的绿色军车停靠在山脚边,汽车牌号被报纸糊住了,后面的蓬帘也打下了。旁边,零零散散站了几个穿白大褂的人,可里面均未着军装。-wP)B/Lp"R&bJP9L
      t0qt
BR        I*y~

      囚车停住了,我和小游先跳下车,又从两名公安手里接钟海源下车。按原定计划,我们得押她去执行位置,可后面那辆车也许是抛锚了,没有刑场警戒不能执行,这一拖延,土路上又冒出了一批围观的人。公安们当即拔枪上前拦住,许是刑场的气氛在起作用,没有谁敢喧哗。他们望着这个五花大绑的女人,她望了一会这些多是农民的人们。他们衣着破旧,颜色沉闷。而后,视线又越过他们,投向远处碧芮芮秧苗的无际平畴。眼睛越来越明亮.眼神也愈加空灵,仿佛看到了绿野之上,细风之中,有—片春之精灵在自由地翔舞,仿佛她的灵魂已经悠然化进了那片春之精灵……

q;z*sD_){i8?/@
   
'u;x~ _\EZ)V今天     
u4}
NCb \
{J
最终,红唇皓齿,在她的脸上挑起子一个意味复杂的微笑。如同见到刺刀挑起丁—只还在扑棱棱踢腾的白鸽,围观的人中有年纪大些的男女,—下就红了眼圈,转身踽踽地走开……Er(xh5U#stV
突然,钟海源的身子簌簌地抖动,肤色一下转成蜡黄,额头和鼻尖上沁出了一点点的汗珠。她这样的人不会是害怕,这又是那针剂的强烈反应。
&lI*w;u(Eg'q:{后面的车终于来了,下车后,由副指导员带队,五班战士沿平地周围跑了一圈,跑几步,停一个兵。副指导员向黄副营长报告:2{D7T@@+^
“刑场警戒完毕,请指示。”wq$w&FDRu,T_
黄副营长对身边的王科长说:“我们警戒完了,下面是……”www.jintian.netz7]5|
Ws

王科长大手一挥,声若撞锣:
Z;kM,~6D5}G“把犯人押过去!”

peK iEnO
我和小游,推着钟海源就走,未走两步,她的身子便往下坠,两腿仿佛再也不能支持,结果是我们将她架去了执行位置,离那辆带篷军车约三米远。按动作要领,朝她的膝盖,我们得一人踢上一脚,考虑到她双腿已经瘫软,我们没有踢,想将她放下去,看她自己是否能够跪住。结果放了三四下,每放一下,她都是朝前趴着。我急了,抬头看了看小游,他脸上铁青,豆瓣大的汗珠吧哒、吧哒地往下滚,那手也哆嗦得厉害,显然是吓坏了。我真想骂他一句,没个屌用。—到关踺时刻就不行了!可刑场上有纪律,行刑人员不能说话,要表达什么,只能靠眼神、手势,我空出一只手来,用力向小游一推。他往后退了几步,我一个人移到钟海源的后背,琢磨了一下,先跨一步左腿,让她的臀部在我两腿之间。又俯下身,用右手从她的腋下插进去,以手掌抬起她的胸,我左手压住她的后脑勺,慢慢地放下去,这样她的上身终于呈现出一个小小的坡度……
)n%M EFVx0G
N1mPf#K0C1{    我回头向黄副营长使了眼色,他满脸焦灼的神情,洽似除夕之夜的娃娃们手里拿一根点着的捻子,等着去放院子里的焰火。我一松手,刚抽身,一阵风掣,他就窜了上来,枪口一下抵住钟诲源的右背处。“砰”的一响,我看到她恍如被电击中跳弹了—下,可末等尘埃落定,她的身子就被—片白大褂淹没了,那份好似虎口夺子的急切,惊得黄副营长赶紧将抢口提得高高的。他—边嘴里骂道:“操你娘的×”,一边拉开枪机,黄锃锃的子弹一发、一发地跳了出来……
CCV1q|;D4[9Ce%f0]Pwww.jintian.net   
+l8qRxxP    扑上来的是三、四个军医.他们解下钟海源胸前的大牌子,就往车蓬里送。此时,蓬帘开了,我一眼看去,里面有一盏亮似白昼的灯,车蓬架子上吊着一个简易手术台,边上已经有医生,护士了。虽人影幢幢,却紊而不乱,动作迅捷,配合默契,并不亚于手术室里无影灯下。乍看上去,本应让人感到有救死扶伤的美好,可那床充当简易手术台的担架,破坏了这份美好,它是U形的,血水顺着两头泻成了鲜亮的雨幕,刑场上弥漫开一股浓浓的血腥气。我,小游和黄副营长,就站在车厢后,黄副营长几乎眉毛不眨一下地看着,仿佛在审视一幅百分之一的军事地图,小游则战战兢兢,惊恐与迷茫。恍如两根交叉的绳子在他脸上不断搓绞,那五官都几乎挪位了……i2l0h&S8U
     
/K2Af4q|DcS      黄副营长发现了,对小游喝道:“你还有脸穿军装?你给我滚,滚到那边上去!”血水愈加密集了,不但溢满了车底板,还滴滴嗒嗒地溅落在地上。我听见一位主刀的军医,透过口罩,含含混混地讲了一句:“快点,快点,人死了……”www.jintian.net:I"hbU8w5l.XS e
      
z,Y1~T6Z|
I4q~&Jwww.jintian.net
     也许是车厢里滑得实在难以移步,一位五、六十岁的老军医,拿起一个拖把去揩底板上的血水,揩几下,又哗哗地挤进一个红色的塑料棉里。约盛了半桶,他跳下车,拎起它走到池塘边,将血水倒进了塘里,不一会儿,整口塘全染红了,也许血腥味让鱼也觉得了窒息,一条条的鱼儿扑楞楞地跳出水面,从远处看去仿佛是谁使了什么魔法,让一片光闪闪的银币在猩红色的绒毯上跳起了芭蕾……’
O0ny:C,U$j    }N:W svB*y;U
     站在土路上正与人聊着什么的王科长,不知是开始没有注意,还是注意了却未曾料到会出现此等景观,此刻,他几个箭步冲过来,手指几乎戳在老军医的脸上,“你们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也不瞧噍这是什么地方,池塘里也能随随便便倒血?” 老军医侧脸看了一眼围观的人群,这才象明白了过来,脸上的愤懑稍纵即逝,代之而起的是诚惶诚恐,唯唯诺诺……
3o,R3E%z:P6uR:d   
8?9P$^,k?S5f4JF      车蓬里的“手术”终于完了。我看见他们在给尸体穿衣服。说实话,在这之前,虽有时心里犯嘀咕,或是一阵紧张,但还未感到害怕。当尸体从车上似草袋般丢了下来,我害怕了,而且这一生还从未这样魂飞魄散过!
P;^ WUa o&U}今天   
kn%L F
C%Os
     尸体丢在地上,刚好是脸朝天,我的胃里当即惊挛不止,一股热辣辣的苦汁直往喉咙里冲。我极力抑制自己不要呕吐,转过了头,看见了黄副营长那张神情大大咧咧的烟灰色脸,也许他早巳习惯了这样的场面,犹如他习惯了从没有架子,隔三岔五,总到战士中走走.不是捶捶谁的肩膀,抱抱谁的腰,就是开上几个过火的玩笑,让当事人哭不是,笑不得,而周围则一片哄堂喝彩……j s7qoC1K"|
   
.ynM)\z!~    我明白这又是他的一个“过火玩笑”.我们部队发的半自动步枪子弹,拿弹头在地下磨几下,打出来便是开花弹。可执行枪决任务时,从没有谁要求过使用开花弹。也许,他有打开花弹的瘾,平常捞不着机会,而眼前有这样的机会,但如果犯人家属会来收尸怎办呢?
l@c2?9t     4uK-\(g'T
     公安,法院方面的人过来了,有人手里拿着照相机。黄副营长命令我给尸体再挂上牌子。小游的魂,顿时附到我的身上,腿哆嗦得厉害,不是在走步,而是在拖步,好不容易拣起了牌子,又蹭去尸体边,我不敢看,更不敢搬弄那脑袋,便闭上眼,象孩子们玩套环游戏一样,将牌子上的铁线,对着那后脑勺的方向套去,抖抖地套了几次,终于套上了,又往自己这边一拉,牌子一放,便算是完成了任务.镁光灯噼里啪拉地闪了一通,正面,侧面,全景,特写……为的是要确凿证实不会有一天,钟海源又突然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C        R#J7m*yEf1u4E      
J+wd
e        ktD5G.rD0T Mwww.jintian.net
     她的肾取走了,她的身子也被装进了那辆白色的救护车,她被利用得很彻底,很干净,既用于移植肾手术,又给了副营长以打开花弹的乐趣,而且日后将天长地久地浸泡在福尔马林水里,供大夫,学员们作解剖标本。        i[_,W$l P8WNSfx
     C@{S{B|
     我和小游都真受惊了,我们却没有按老规矩去吃压惊酒。回连队途中,我又碰上了第一监狱里一位熟悉的老管教干部,这是个五十几岁的女同志,她关切地问起行刑情况。我告诉她,并问起钟海源家里为什么没有人来收尸。她片刻无语,我又问了她一遍,她才似乎从恍惚里明白过来,一声长叹:“父母死了,丈夫离婚了,家里没有人了……”
[_        BZ;M2K今天gx'| }
BZ ~
E
d

[ 本帖最后由 漢水之南 于 2016-3-30 22:28 编辑 ]
漢水之南〖阿雪〗 漢水之南 发布于2016-03-30 07:58:24
李九莲的尸骸遭人剜割后,被公安找民工掩埋,不知下落。这工作证就是华夏大地曾经有过她的唯一痕迹
李九莲遗物.jpg

李九莲遗物.jpg

漢水之南〖阿雪〗 漢水之南 发布于2016-03-30 07:59:08
戴 晴、杜光、蒋彦勇、钱理群、朱毅、胡佳、王荔红、严正学等各界人士冒着严寒相聚,为李九莲手捧白花
4837592etd0c66f7c1ebf&690.jpg

4837592etd0c66f7c1ebf&690.jpg

漢水之南〖阿雪〗 漢水之南 发布于2016-03-30 09:57:20
前赣州“李九莲问题调查委员会”主任朱毅讲话
朱毅.jpg

朱毅.jpg

漢水之南〖阿雪〗 漢水之南 发布于2016-03-30 10:31:32
【李九莲钟海源的历史地位】
对比其它女政治犯,李九莲钟海源的思想更自由,对时事认识更前卫更全面具体。
[*QA&{7k Q LV`   i.S2s6S3aBC
b

不论网文描述的是否真实,但不可否认的是她们在留存于世的笔记和文章中,公然指名道姓地“攻击领袖权威”的勇气确实是无人可及的。
O(M E}\Cq         这些攻击性极具杀伤力____对自己,对统治者。oUV7~Q0o
           她们公开指名道姓地挑战权威的勇气和骨气哪怕是林昭张志新在世也会折服。cZ,W$i0n5J#A(O
e

}ERCk(GR
/\I@s?        Vi!N
      “我不明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到底是什么性质的斗争,是宗派斗争还是阶级斗争?我感到中央的斗争是宗派分裂,因此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产生反感,我认为刘少奇好像有很多观点是符合客观实际,符合马列主义的……感到对刘少奇的批判是牵强附会……因此对今后……林彪到底会不会像赫秃一样,现时的中国到底属于哪个主义等项问题发生怀疑。”____李九莲www.jintian.netKJ!}5P?
   
Y~5vel+eB;b     
#{l+o-M+Q“我不理解毛主席为什么能够抵制‘红海洋’,而不能抵制林彪的‘三忠于’……赫鲁晓夫在斯大林生前死后的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血淋淋的教训摆在毛主席面前。我痛惜毛主席或者视而不见,或者昏昏然陶醉。”___李九莲+bk7E-V`/Mb
    +N]SCw~:DlR`
       xf*s0Opyi7q&w
李九莲在狱中写下了《我的政治态度》一文,认为“华国锋把党政军大权独揽于一身”,是“资产阶级野心家”,“寄希望于江青”……
.x`:s pO(lF??vx&p   *pv$O m Qp6^T
      
+Min+]$o!cV7u0j-J[w她又一次以无以伦比的勇气,把矛头指向中共中央主席。自己虽身在监狱却替已被捕入狱的江青鸣不平……抛开她的政治观点不说,但就她不惜只身与新的党中央相对,在举国欢庆打倒四人帮时,替江青说话的政治勇气,这位女子的英名就应载入中国的当代史。那些当初跟着江青跑,享尽富贵荣华的人,有哪个在江青倒台之后,还敢替她说话?别说判十五年刑的重犯,就是在外面享受自由的人,谁敢在1977年的中国公开骂中共中央主席华国锋是“野心家”呢?今天LK$dZ8R2v0^R&w
           ]#u&r\3J,K9b
     
-a {0^I.T:yv P+s2b【钟海源】:……1976年四.五事件后,她在监狱里公开说:“华国锋不如邓小平。”结果,她被判处十二年有期徒刑。……
1v }yJ,Z^"M
["M ?2P

[/te7Ez g?3]9i4Uk9|!}xD
       ……她在被打断小腿骨的情况下,居然站了起来,拖着沉重的镣铐,在监狱的墙上写下了“打倒华国锋!”。……
S_FEsb5a$I
xN,E

      
xu6Np3J9u/K今天      ?*gY        ]        s)H
……“跟你们讲话白费劲,我们信仰不同。”昂首离去。……!c'i$?a.RFsN ^
   w
ej:EH
_ Zcu

    a&f"G4|.A6smO
〖正是因为李九莲钟海源公然批评毛林华等当时的绝对领袖,所以,在现在的宣传中,当局有意回避了这两位最为激进的女政治犯,而着重挑选了观点比较温和的林昭张志新。〗\l#F6hN

2d%P,T6l/RO"}今天[ 本帖最后由 漢水之南 于 2016-3-31 13:01 编辑 ]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