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百度人生大观园(67-100集 池横)学人(中)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10-16 15:09:55 / 个人分类:长篇小说

妇女教官斜身坐在长椅凳上,右手搭在椅背上,左手抓住从椅背上,拖下来的右手。一条腿曲着,一条腿挂着,两只色迷迷的眼睛正视“搭子”。
  
  “我当年当了十几年的妇科医生,这么说来也值了?”
  
  “搭子”眨巴眨巴眼,眼睛盯着这位男人,心想:“就你这头猪?也能看到花?”
  
  搭子抬起左手朝自己眼前一举,竖起大母指说:“说来睢瞧。”
  
  “三四十年前,女人打个胎是件不小的事情,一要找熟人,二要拉关系,三要必须单位开证明,领导审批才行。凡未婚的,还得要查原因,来打胎的都是偷偷摸摸找熟人。我每天上班都干这个活。看见那些十八九岁的大姑娘们,个个长的水灵灵的,那个男人不嘴馋?”
  
  “搭子”嘴上冒着烟,眼睛上下扫了扫“妇女教官”,没有吭声。
  
  “一堆柴”,“扒子”,“红脸关公”都很木然,睁着白眼,任其妇女教官张口说话,可能他们早就听熟了。其他人张开嘴,竖着两耳朵听。
  
  “当年我上班,看见漂亮女人来看病,急得蛙口直朝天,滑棍上下两边跑,心里实在忍不住呀。我又慎怕小弟弟空闲时去闯祸,每天腰上系根粗绳子,把龟头扳歪了绑起来,不让它动,再急,自己就躲到一边,用手拚命的搓,搓了半天也解决不了问题。心里就恨不得把龟头拿出来,塞进她们嘴巴里,让她们给我砸砸才过瘾,那个滋味真要比吃肉还要快活!”
  
  “搭子”嘴巴又吐出一圈又一圈烟环,朝四方亭外蓝天飞去。四方亭里外的秋风,顶着烟环,在四方亭里外自由活动。树上枯黄的叶片随风洒落。飞舞的红色叶枫像艺术家挥洒的笔墨,尽情创作新的艺术作品,天上只有南归的大雁,在四方亭上空哀鸣飞翔。
  
  “有的女人很傲气,进了医院来还鄙视你。见到男医生还不肯脱,拎着裤子四处找女医生,或者到别的医院去刮胎,结果是徒劳的,还得返回来把裤子脱掉。我心想:傲什么傲,女人只要腿一弓开,我宫钳朝里面一塞,再一打开,什么东西看不见?讲个不好听的话,我抽口烟,烟灰都可以弹进去!我是专门平刹女人的傲慢气的医生。”
  
  妇女教官对着搭子说:“我能帮你打胎已经算不错了,你还想挑三拣四的。隔会我叫你受棍子的罪,等一会你还得老老实实,乖乖的,脱光了让我看。”
  
  搭子听到这儿有点生气了,两手一个交叉,朝胸口一放心里骂道:“狗日的臭流氓!”
  
  搭子说:“你天天盘这玩意也不嫌脏?鼻子也闻不到臭?”
  
  “我们干习惯,也闻不到了。”
  
  “那好你继续!”搭子说。
  
  “女人一进来,去!到隔壁房间,把体下的黑草,给剃干净了。”
  
  女人自己端着盆,把门帘一放,慢慢解开裤子脱掉,分开腿,一边用水刷,沾着白盆子里的肥皂水,一边抬头环顾四周,看看有没有人窥视,一边用剃刀剃着黑草。”
  
  我们看习惯,她们总是一只手拎着稻田上肥肉,一只手沾着肥皂水,一边歪着头剃着,那种惨痛的形象很少见到。然后大腿一个弓字形,再来一个v字张开,我们什么东西看不清楚。
  
  我们手上一共有十二根长短不一,粗细不一的棍子,要不停的试着他们子宫大小,送进去把子宫里面的血块给捣碎了,再用刮刀伸进去刮。那些小娘们疼得直叫,叫死过去的都有。
  
  我要见到不顺眼的女人,就不按套路出牌,我先选挑粗棍子捣进去,让她先叫叫,再用更粗的捣,她的子宫不是小吗?慢慢来。看看她们傲还傲气了,有的实在疼女人,就把手脚绑上,任她手脚舞蹈。”
  
  “医生是有职业道德的,你干这种工作能瞎搞吗?”搭子说。
  
  “我没有呀?我只分享感观上的快活,从来没有瞎来呀!”妇女教官回答。
  
  他们俩完整的对口的,给周围制造出冷冷的,没有人插话,没有欣赏他们的环境。大家都扭过头去,放只耳朵听听,不看他丑恶的脸部表情。
  
  其实妇女教官这么胡扯乱说,心里完全是塞满了空虚。他就像匹野马四处奔蹄,总是在寻找心灵的寄托,他用丑陋的灵魂来弥补自己心里的坑洞。所以他很无聊,又很可怜,不会聊天,只能用盗听狐说来吸引听众。这种重可味的语言,又恰恰不讨女人喜欢,心里又臭骂他一顿,他又被现实抛弃,只能可怜巴巴的呆在旮旯任男人女人潜责他的。
  
  搭子眼睛像扫描器一样,东张张,西望望就是不看妇女教官丑恶的脸。她两手空空,左右摇摆,嘴与目平行,一边抽烟,一边大声说话,时间滴嗒嗒在她身边过去。
  
  搭子问:“你有爱好没有?”
  
  妇女教官说:“我一不好酒,二不好烟,只好个屁圌眼朝天!”
  
  搭子呵呵一笑,用手背捂住自己的嘴,腰一扭,。
  
  “好!高手!现在谁约我都去,只要不让我花钱,什么都可以干了。我活对了,赶紧抓住自己的青春尾巴,潇洒一下。做个精神,身体都快乐的老人!”
  
  妇女教官两手托着腮帮子,沉思了一会儿说:
  
  “那天来了一个“门子。”
  
  “门子是什么?”搭子问。
  
  “妓婆!”
  
  怎么叫“门子”呢?
  
  “阴圌门吗!老祖宗就这么叫的!”
  
  “你真好意思说。”
  
  “妓婆跑来问我,玩么?”
  
  我就装呆不说话。
  
  妓婆伸出一掌手,意思跟她走五十块钱就行了。
  
  我说:“身上只有五块钱,要玩就玩,不玩拉倒。”
  
  妓婆说:“只能到树林子里摸圌摸。”
  
  我说:“摸圌摸只能给二十元。你可愿意?”
  
  “妓婆苦笑笑走开了。”
  
  
今天:e(OVP+An/i,M\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2-07-07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16364
  • 日志数: 1496
  • 建立时间: 2013-02-19
  • 更新时间: 2017-10-12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