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百度人生大观园(66-100集 池横)人学(上)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08-28 16:20:29 / 个人分类:长篇小说

   《中国地摊文学作品》
  
  那天我脚步刚跨到秦淮河台坡上,一个不相识的胖女人就张嘴对我叫嚷:
  
  “前面那个溜狗的女人你不要搭她,她专门搭男人骗钱。还有我们小区又回来了几个在国外卖淫的女人,混了好多钱呀,数都数不清,每个人都在国外买了七八套房子,香港,德囯,美国,法国,这些女人在外混了二三十年了,现在又杀回马枪了。小心呀!”
  
  “胖女人的唠叨,算份好心,警告贪色男人不要步入雷池,洁身自好。她还真有股大无畏的精神。”
  
  早几十年,街面上也见这种婆娘,手臂上套个红袖章,一本正经的站在街头上巡逻放哨,看见不顺眼的人,几个人歪歪嘴,打打手势就把人家弄到派出所里去了,经常弄乌笼。这胖女人会乌笼吗?
  
  胖女人又贴我身说:“那溜狗的女人有好好的丈夫,非要去闹离婚,离了婚,先养条狗出来,再搭男人。还有回国来的那些妓女,在国外搞惯了外国人,身上都生了老茧,回来再搞老公,老公本事再大,也赶不上老外呀?不是拿零件当鸡毛,一枪一个死!”
  
  夏天,气温都超过了四十度,几十天来也不见风,更不见雨,土地开了尺口,青草变稻草,黄灿灿的。像就这种高温天,不说单身人难过,夫妻事早免了,一提起来就烦。胖女人还在津津有味的大声说。我没有理睬她,停了会脚步又迈前了。
  
  我一抬头,见树林下坐了一群女人,叽叽呱呱,颇有热情。我喜欢她们的语言,喜欢听她们逗趣的事,我离她们不远处,找个忽隐忽现的空场坐下,听见她们的对白,记在脑子里留存待用,保养头脑。
  
  李嫂:长得粗糙,心很细腻,看的东西很认真,分析问题深入。
  
  王嫂:说话细腻,但总是把故事情节说的乱七八糟,漏洞百出,不符合逻辑。她每次说话总是漏嘴,让李嫂常抓把柄,搞得她很尴尬。
  
  续嫂:是个理智性较强的女人,白天在外潇洒,晚上喜欢行乐。下午穿着睡衣,脸上涂着鲜艳油彩,身上泼了香水,袒露肉体像饮足了酒似的无精打采,来到秦淮河,在阳光下,等待暴晒。
  
  她们都懒洋洋地坐在石板凳上。拨弄着家常。
  
  你只要踏在秦淮河的地盘,看见这么仨嫂子,你呀,就有笑不完的笑。
  
  李嫂直性子,动作还很多,一双手不停的打扰身体上的肉,坐一会摸索个不停。
  
  “你几天没洗澡啦?这样不停的弄,像男人的咸猪手四处游离,没个停的时候。”王嫂说。
  
  “是呀!我已经单身了啦,没男人,只能靠自己五个小兄弟怀旧呀!。”李嫂说。
  
  “你在嫖我?我单身了又怎么呢?当心你男人掉进我的粪坑里,不能自拨。”王嫂说。
  
  李嫂说完伸手在续嫂屁股上摸了一把:
  
  “哎哟……这是什么人呀?摸老娘屁股,就不嫌我的饼臭?”续嫂说。
  
  呵呵……呵呵………大家哄堂大笑。
  
  王嫂心里骂着,嘴上还再继续说。“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呀。”
  
  夏天日子真不太好过,秦淮河土地上,被太阳晒的嘣干,连青草都没法生存,很多青青的小草变成稻草了,风一来,黄灿烂的树叶随风而落,与地面稻草遥相呼应,一片秋收的景象。来秦淮河玩的人,大汗淋淋,一件衣服从里到外湿透了,潮潮的汗渍,前胸一块,后背一块。男人无所谓,女人前胸一潮,偷光的眼睛就扫来了。夏天太热的时候,靓女来秦淮河玩的就少。
  
  李嫂说:“有对夫妻,孩子六岁了,一天儿子病了,需要输血,他父亲就捋着膀子去输血,医生检查了血型告诉他,这小孩跟你没有任何血源关系。”
  
  男人说:“怎么可能呢?我老婆根本就不是哪种人。”
  
  医生说:“我们只认结果!”
  
  王嫂问:“他老婆干什么工作?”
  
  “文人!学问很高!”
  
  “这种颠进颠出的游戏,现在有文化的人,也学会和草民一样了,会享受人生啦。她们也会找别的男人劈腿,只不过隐蔽的好点。内心世界丰富,性是人灵魂中的灵魂,难道有点文化就去会掉灵魂?”续嫂说。
  
  李嫂说:“他又去问他老婆,他老婆说,我的人格你还不清楚?我们天天在一起呀!怎么会出这种事?医生是否搞错了血样?再抽一次血验证一下。”
  
  “验证结果呢?”王嫂问?
  
  “依然如旧。”续嫂抢先插入。
  
  “我说嘛,这种颠进颠出,带刺激性强的游戏快乐生辉,连呆子都要。要不,这种子哪来的呢?观音送子?感孕?天鹅下蛋?传染?飞来的?我们可都是女人呀,这种事大家都懂。女人不劈腿,种子是飞不进去的,她不承认,另有隐情。”王嫂很快收集到了结果。
  
  “女人说:“用我人格担保,绝无二人上过我身。”
  
  男人说:“我们结婚十年,前四年,你肚子冰砖一块,没有胎气,后来突然有了。你再看看儿子的脸,怎么看怎么不像我呀?”老婆一脸芒然,但又坚决否认有人偷过狗食,一点虚伪没有。
  
  老婆说:“你报警吧?叫警察来破案?”
  
  “这么丢人的事,还要报警?我老婆在外偷人,生的种还不承认!岂有此理。”
  
  “哪到底是谁的种趁机撒进去的?。”王嫂问。
  
  老婆坚定的说:“我没做丢人的事,怕丢什么人呢?我不怕丢人,如果我做了,不说,我离婚。现在原因是没有这回事!”
  
  “你再看看孩子像谁,反正不像我!”男人说。
  
  老婆说:“我所有的朋友你都认识,你碍家碍户去问,找到了,我死都愿意!”
  
  不过男人也确实相信女人人格。
  
  “那我们静静的想想原因吧?”
  
  李嫂嘴里弹着吐沫,说着荒唐的故事,嘴巴里那个舌头,在嘴窝里跳来跳去,像个裸体的姑娘在跳绳,又像粉红色的灵魂,在嘴巴里寻找伏体。
  
  “这点连呆子都知道,俗话说:“母鸡不点头,公鸡不敢上。女人不劈腿,男人休想玩,更不谈快活了。”续嫂又说。
  
  “风播的种?雷劈的腿?无论怎么说,总有个过程,她怎么会不知道呢?”
  
  三个女人在大树下三角形坐着,从河面送上来一阵风,凉丝丝的,穿过女人宽敞的胸怀,又串门去了大腿和裙衩,穿擦的风像快速反恐部队,一下子就消灭了她们身上的热气。
  
  李嫂嘴一甭,眼睛冲着正前方说:“三八来了。”
  
  一个一米八的高个,剃了平顶头,两边膑角,全部捣光。赤个大膊,肩头上披了个毛巾,一条短裤,一双拖鞋,哒哒哒轻轻松松,踩着酷热走来。
  
  “你怎么叫他三八?”续嫂问李嫂。
  
  “他有一撮八字胡,年轻时练过胸,胸肌很大,人老了,胸肌也不练了,就慢慢的拖下来,挂在两边,变成八字形,叫八字胸。他走路两条腿也不走直线,总是朝两边张呀张的,迈着八字步,加八字胡,加八字胸,打麻将的人,就给他起绰号,叫三八。”
  
  三八脚踩着地面黑白交差,排成人字形的鹅卵石上,很有美感,他专心意致的走着,头脑里满是女人下半身的事情。三八的到来,给这般娘们增加了火候,热闹的气氛顿时高涨。三八找了个制高点坐下,两条长腿朝两边一倒,形成歪倒的八字。他屁股还没落稳。
  
  快嘴王嫂抬头一看,三八裤门厰开着说:
  
  “三八,你看看,你看看,裤子前襟上的钮扣也不扣扣紧,里面的东西还上着劲。万一客人冲出来,不把我们这些纯姑娘们吓傻了呀?像这种蠢事,现在的警察也看不懂了,更谈不上管了!”
  
  王嫂慢吞吞的说,脸上也不代表情,冷冷的。
  
  李嫂一听,王嫂说话很到位,一句话卡往三八死死的,三八想喷,给噎住,想说,又说不上来,想吞,又吞不进去,只有甘心受气。
  
  “是呀!小鸟总是喜欢这边停停,那边飞飞,想啄食就落到地面上,东瞧瞧西看看,啄完食就飞了。”续嫂说。
  
  三八头一低,看见自己裤门大厰着,想起刚才睡午觉时梦游过,脸上顿时红透了,两只手,十个指头赶紧交替上阵来锁门。
  
  李嫂喜欢高大凶猛的男人,看到眼里很舒服。因为高大凶猛的男人适用,做点体力活,像模像样的,所以她见三八心里喜欢,眼睛就四处转,转到三八两只手十个手指上,她明白了什么。说:
  
  “三八,这两天你老婆不在家是吗?你也没有备胎?”
  
  “续嫂笑着伸出手,把脸一捂着,转过脸去,呵呵……笑,五个手指中间,偷偷缝留了一道缝,探出一双漂亮的眼睛给三八。
  
  三八说:“我家老婆不在家,我也不会在外面混。前天晚上,我坐在四方亭里,不一会,走来一个女人。那女人轻悄悄地走到我身边,嘴一厥,舌头一伸,低声说出三个字:
  
  “还玩呀?”
  
  我笑笑回答:“想玩没钱。”
  
  她一听,调头就跑,心想:“没钱那个愿意白给你玩?”
  
  “我要不这样回答,要说,玩一次要多少钱?她马上就会吸到你身上来了。你一动手,她就开始慢慢地,慢慢地把你身上的钱全部洗干净了,连皮夹子都带你一起摸了。”
  
  “有这么恐怖?”王嫂说。
  
  “上回一个八十几岁老头,身子也不管事了,就摸了她一下胸,感动了一下手指。那女人就硬是把老头身上的皮夹子,全摸了去,硬抢,而且还大声叫救命。老头吓得不敢说话,只好手一丢,放她走人。”
  
  三八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一包香烟,轮流打梭子。李嫂接过香烟,用中指和食指夹着烟,叫三八点着火,往嘴里一塞,嘴巴一吸气,烟头红火星一闪,接着她嘴巴一张,舌头一舔,烟雾像被驯化过一样,一个圈又一个圈,朝天上飞,直到天空跑散消失。
  
  王嫂把腿放在长板凳上,腿一曲,两手一搭,抱着膝盖,眯着眼,厰开嘴笑。
  
  这时天空铺满了晚霞。河面上风渐渐起来了,给秦淮河带来一点凉爽。地面上枯叶翻滚四处乱跑。
  
  我看她们表演个个都很精彩,个个都该打满分,女人的世界真是五花八门,说话带刺,挖你的心,掏你的肺,但没一个翻脸的,全是猪尿泡砸人不痛脏呀!
  
  续嫂笑着说:
  
  “三八,你老婆不在家,你为什么不到外面混,去尝尝鲜呢?”
  
  三八说:“我老婆说过,女人长的都一样的,你家里的女人身上也没少长一件东西,让你受委屈了,非要去外面找,去外面摸别的女人去?整天像荡千秋一样,魂给外面女人刁走啦?”
  
  三八又说:“老婆不要拒绝男人爱的请求,拒绝多了,男人的爱就会跑到别的女人身上去了,一旦等你反醒过来时,你那份爱情已经不属于你名下的专利了。你再如何如何的去努力追讨,爱已经变了味。已经变成扭曲变形的钢筋。所以已婚的女人,不要拒绝丈夫对你爱的请求。太拿架子是对你自己的一种隐形的伤害。”
  
  续嫂说:“你们这些男人满头脑都装着女人,整天把女人挂在嘴上谈。”
  
  王嫂说:“你们不要一坐下来就谈女人。”
  
  王嫂又摇摇头说:“不能谈谈别的事?多无聊呀?”
  
  三八说:“我们是普通老百姓,坐下来不谈女人男人,谈什么呢?谈政治,我们不懂。谈艺术,我们没有,谈股票,我们找死!我们老百姓,只能谈谈粗旷的生活,实实在在。上至黄帝,下至平民百姓都是谈男人女人,不过有文化的谈说文雅点。没文化的大老粗,说的粗点,但主题还是男人女人,这就是生活,几千年前如此,几千年后还将如此,这个世界就是男人女人组成的社会,不说这些说什么呢?”续嫂问李嫂:“刚才你讲的故事说了一半,继续呀?”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2-07-07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16364
  • 日志数: 1496
  • 建立时间: 2013-02-19
  • 更新时间: 2017-10-12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