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百度人生大观园(61-100集 池横)秦淮景色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06-12 15:43:30 / 个人分类:长篇小说

《中国地摊文学作品》
 南京秦淮河是南京城市里的一条白龙。龙头在几千前已游过了南京城市,龙尾还不知在哪里。南京秦淮河畔美丽的景色,吸引了世界无数的游客,每天游客的人流量都排在全国旅行业游人数的前几位。我们住在美丽的淮河畔,对这里的一切景色和人文化我们都倍加的喜欢。

我的周围常来秦淮河岸上望呆的人不少,他们除了陪人笑,聊天斗嘴外,还喜欢谈古论今。我喜欢走进她们中间,听他们聊的话题,我也会迎着他们的话题朝下追述,让她们延续我的话题不断发展向下,引出很多新鲜的东西来。话越说越多,有趣味的事也跟着故事情节展开,给听众一个满意的结尾。
  
  喜爱吹牛的妙烟他穿了一件红豆沙色提袖衫,嘴里叼着一根着火的香烟,一边冒着烟气,一边歪着嘴与女人们斗嘴。他近来输了不钱,他站在女人窝子的中间,活像一只展开翅膀的老公鸡,用嘴斗斗这个女人,用手摸摸那个女人,小动作一套又一套。
  这时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带着一个女人,从妙烟身边过去,与妙烟笑了笑,算送给妙烟一个脸面。
  
  女人窝子里的女人迎荷嫂问妙烟:“
  
  “那个男人我好像认识。傍边那个女人是他老婆?”
  
  妙烟一笑胡扯起来:“不是,在外瞎搞的。”
  
  迎荷嫂马上咂嘴、摇头、冷笶、吐出一句难听得话:“哎哟…脏死了,这些男人真是的,自己没老婆呀?在外面整天搞别人家的老婆。”
  
  妙烟一听迎荷嫂的话起鲜,就着她的话,朝下一挖说:“那个男人说自己老婆漂亮过?老婆娶来家后,天天看也看厌了,总是喜欢偷外面的零食吃得香。”
  
  幼菱嫂摔碎了老花眼说:“哟!我想起来了,那男人好像是菜场卖鱼的!”幼菱嫂像捕捉到秦淮河里的鱼一样,抓到一条有价值的线索,喜气洋洋来了一句。
  
  迎荷嫂一听是菜市场卖鱼的鱼老板,似乎也想起来了说:“卖鱼的人手多脏呀?整天泡在血水里弄来弄去的,等他卖完鱼就弄床上的女人。啧…啧…啧……那女人就让他在屁股上摸来摸去的瞎摸?啧…啧…啧……脏死了!真的脏死了!我说,世上男人女人不都是一样的呀!干嘛要到外面去乱搞呢?”
  
  妙烟听迎荷嫂说话,说的很丰满,又充满了乐趣,就又把话题朝上一挑开,很有深度的一掘进说:“男人女人怎么可能一样的呢?男人有大有小,女人有深有浅,你这就是没有享受过爱情的人罢了。”
  
  少许年轻一点,懂得害羞的女人,赶紧把脸调转过去,傻笑着去逗着自己抱的小狗来打岔。
  
  妙烟旁边站着一个嘴快的女人,接着妙烟落话声就骂妙烟:“你真他妈的是个地道的甩货,整天在女人窝里胡说八道。你娘死的早,就没代你付教育费?”今天-ffY9S7gd voP9`
 
  妙烟一听快嘴女人话刺耳,想张嘴来骂快嘴女人。幼菱嫂抢先说话了:“有什么好享受的?自己家也不是没有男人,男人女人不就那么一回事吗?”
  
  迎荷嫂说:“是的!这些男人钱多,烧的。那些女人家里可能很穷,想找点钱花花,才跟在他后面颠b颠b的。”
  
  夏天来秦淮河边玩的人,什么样子的都有,有懂爱情的,有懂人情的,有懂世道的,也有懂天文地理的,还有懂魔术的。反世好人比坏人多,世界才会和谐起来。
  
  天一热,秦淮河畔来一口风,人们都感觉舒服的要命,张开大嘴先吐出一口气,再吸进一口气,等价交换。
[email protected]a \9r6l4k0今天?,r*hi$M a.C
 夏天的秦淮河畔是秦淮河岸上人极快活的日子,把秦淮河岸上的人,从沉重的衣着中解放了出来;给秦淮河岸上的人松了绑;给秦淮河岸上人自由了;给秦淮河岸上人心情舒畅了,在自然界里放飞了快乐的心情。淮河岸上每块士地都冒生命,每个生命都属于大自然的,来自大自然的淮河岸上人,生活一段时间后,又会回到大自然中去,永远告别美丽的大自然,这是自然生长的规律。每个规律都有它自己的约定。人的约定就是百年,人活到百年后就得入土,变成人脚下的泥土,顺服大自然,顺服活着的人,变成无用的垃圾,扔进野山沟里去。无论你活着时多么的伟大和神灵,死了了都一样下葬,一样入土为安。这种规律自古到今也没有变过。
  
 
  那天傍晚,天下了一阵小雨之后又不下了,过一会又飘了一阵小雨之后又不下了。河边上的木长櫈子上坐了位干瘦老头叫包怜南,包怜南七十开外,脸皮用黑色的腼粉打了底,又抺了一层老脸油,油头滑脑。他长形的脸架没有经过雕琢,油滑的眼睛见人就转上转下,一张老嘴闭合两便。远远的看他鼻子和嘴在一条线上很平衡,他说话南京方言很重。他身上穿了件长袖衬衫,卷着两个袖口,露出手臂上的黑色长毛,手腕和脖子上,叮叮当当挂了不少的玉器。
  
  我看见他孤独的坐在长木橙子上,双眼望着天上的风,有时也扫一扫秦淮河里水和鱼。
  
  我走到他身边,把我手伸出去给他看,我手腕上带的一把玉锁。
  
  ”你看我这块玉是和田玉吗?”
  
  包怜南抓住我的手腕,仔细看了又看,然后摇摇头说:”不是!和田玉外面油光发亮,像是从里朝外冒油。你看我手上带的这两个小白兔,就是和田玉制作的。”
  
  我看了看,的确是油冒冒的发油光亮。
  
  ”说实话,玩这些东西也没什么意思,只是骗骗自己,抬高了点身价,没什么意义。”我说。
  
  ”玩呗!中国几千年来,人不都是这样玩吗?世界上什么不都是空无?来也空空,去也空空,活着就是玩。”
  
  包怜南说的很开心,话题就多了起来。
  
  秦淮河岸草坪上,有个女人在抖空竹,翁嗡……嗡嗡地作响。女人身边招来许多眼睛,伴随的赞叹声和送出来的一阵阵掌声,拌和在一起欢乐,女人的呼叫声最很抓耳,笑声呵呵。
  
  包怜南说:“我大约在七几年前,就做生意了。当时我们到浙江义乌去进货,每个老板身上都带着万把块钱,那时算大老板了。晚上九点后,我们到夫子庙上车,坐私人的长途客车,人货混装,上了车就睡觉,到第二天早晨醒来购货。很辛苦,但又很乐趣。”
  
  包怜南借着秦淮河鼓起来的凉风打开了记忆,记忆一打开,精彩的故事就流出来了。
  
  “我们路上遇到的事情太多,有抢劫的,有骗人的,还有打架闹事的。
  
  有一次,车开到深更半夜,到了浙江省的地旁,几辆摩托车突然横开过来,拦住我们的车头,逼停了下来。叫司机把车头调过来,到他们的饭店去吃饭。我们睡得迷迷糊糊被那伙人赶下了车,进了黑饭店。那黑饭店里的菜真贵呀,不像样的蔬菜就五六块钱一碟,那个年头,五六块钱一碟菜不把人吓死了。我们一进饭店,就叫你买单,不吃一点东西还不行,买了单,吃了才让你出饭店。其实就是变相抢钱。等我们吃完饭出来找驾驶员出车,枪都打不到一个鬼影子,更本就不知道驾驶员上哪里去鬼混去了。后来有人发现那两个驾驶员,躲在包间里吃免费的餐。吃完之后,又楼上去玩小姐。小姐住在楼上,楼上有几个间房是小姐们的卧室,司机们来了之后,一人领一二个小姐,就滚到隔壁一个间房大床上,去玩双飞。功夫深的司机,一个人能玩一两个小时才出来,人像喝醉了酒精一样,无精打采。司机上了车之后,闭着眼睛开车,我们坐他们的车,真是提心吊胆的。
  
  包怜南越说越来劲,长胡子上没沾一滴口水。
  
  “我坐卧铺车,喜欢睡上铺,床铺的下铺一般都躺着女人或是小姑娘。有一次我的下铺躺着两个小姑娘,她们也是学着我们做生意,到浙江进货,她俩睡在一起说了一夜的悄悄话。
  
  a说:“我眼睛比你大点,睷毛也长。”
  
  g说:“但你脸形不好,宽了,男人不喜欢宽脸女孩。”
  
  a说:“我的睫毛腱相当细,也长,皮肤还白细滑溜,我自已摸摸都感觉快活。”她们笑了。
  
  g说:“我的胸比你大点,像梨子,你有点扁了,上面也不尖,胸罩戴起来不饱满不好看。”
  
  a说:“呵呵!我让你乱说我坏话,你怎么知道的?再乱说……”两人打了一团。
  
  一会两人相互嘻闹,你摸我一下胸,我摸你一下屁股,她们在床上翻来翻去,打的可热闹了。整个人都浸泡在甜水里,她们那阵子上来什么都甜蜜。
  
  天下一会儿又飘下小毛毛雨,风刮得风不是风是雨。秦淮河岸草坪上还是有人玩耍。包怜南回忆的兴头还在继续。
  
  有一次我又去义乌进货,又碰上那两个司机,他们竟然带个“妓婆”上了车。司机把最后一排客人赶出来,让“妓婆”他们俩人睡进去,另一个司机先着开车。车上的老板也不好意思回头看他们俩,一床毛毯裹着两个人的身体,车子一开起来,车里的灯一关,你就听见后排床上叽叽喳喳的乱叫,小妓婆睡快活了,烦不了,故意大声叫床,忽高忽低的,逗得老板们个个都竖起旗杆,那床板上的音乐声,真叫绝对的惊涛核浪。”
  
  “上半夜司机忙完了,又换上一个司机,那司机年轻,力气不得了,把那床铺都要柔散了架,小妓婆叫床是门艺术,真是带艺木的,那声音绝顶了,音乐感真是微妙微嚣。我们上了点岁数听得受不了,恨不得也爬上去弄弄,就是没这个胆量。这一夜,汽车开着就没停过,天快亮的时候,才让我们下车上了一次厕所,一直开到地头。”
  
  那一次给我的印象最深,就是那一次,我觉得人生过的真精彩,人生真的好精彩呀!人活着要常在外面世界上走走,走走看看,什么都能看得到,很好玩,好玩得很了。”
  
  “现在你生意还做不做了?”
  
  “早就不做了。自己留点时间玩玩了,搞那么多钱干什么呢?累的荒!没多大意思。人要想开点。活的不要太累了,不要太辛苦了!”
  
  包怜南忽然站起身,拍拍屁股上的灰尘说:“走!我走了,明天是端午节,早点回去,再见!”
  
  再见!我目送包怜南他走远了。
  
  2013,6,12,
  
今天"~&viF)G^C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2-07-07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16364
  • 日志数: 1496
  • 建立时间: 2013-02-19
  • 更新时间: 2017-10-12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