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索婚(茅棚执法--23)作者:池横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04-07 10:02:18 / 个人分类:长篇小说

 茅棚的赚钱计划,是从他超思维的方式仓库里找到了线索。他把他手下的女人,送到好色男人窝里面去撤网,然后他们穿上衣帽整齐的公安服装,大摇大摆的去抓卖淫嫖娼,用法律手段来惩罚卖淫嫖娼者,并从中取利。只有茅棚这种恶毒、丑陋、卑鄙的小人,才能干得出来,有知识文化的国家机关里的人,怎么也做不出来,怎么想也不想到,去做坑爹、坑娘、欺诈百姓、恶毒的事情,只有草冠们才所为。
  
  北京的夜晚象舞台上演员走进了舞场时关闭了白日的云彩射进流光溢彩灿烂的灯光。美丽的夜色与夜晚的照明遥相呼应把美丽的北京城推进了人间天堂。
  
  北京夜晚的灯光要比全国任何城市里的灯光还要明亮;北京夜晚的灯火要比全国任何城市景色还要多姿多彩;北京不是因为它采用高科技技术制造出来质量好的灯泡;也不是因为它持有特大瓦数的硼支灯;也不是因为它按装的精准密度高;也不是因为它装置的电灯杆架密集充盈占满利用的空间;而是因为它是正宗的皇家血统的所属地。
  
  在北京城市里现在还散散落落藏着皇家弟子们的血脉,帝皇的孙孙的孙孙,重重的重重们的影子还时隐时现,所以它处处都显示出霸气,自然而然形成的谋种霸权主义作风!
  
  就是一只小小的发光灯泡都显得与众不同,永远发光发亮,永恒不变!另外北京还是一座有着几千年文化底气,文学者们的聚集地。它占据天时地利人和大江南北之势,把整个北京城市提升到人类生活水准最高的境界。
  
  几百年前的皇宫里就有着成千上万个大小奴才,每日一到夜晚,奴才们人人手拎着灯笼四处照明,把整个皇宫里照的金碧辉煌。他们慎怕一个窃贼,一只老鼠,钻进皇宫里,窃走什么财物,啃坏什么东西,有损皇宫威严。
  
  窃贼们是走那,玩那,走过路过没有错过的。他们只要能窃走皇宫内,谋一个财物,他准能痛痛快快的活上一辈子。
  
  像故宫里存储着的成仟上万的文物,件件举世瞩目,无论那个窃贼偷走那一件宝贝,准保一生一世吃好、喝好、玩好,变成神仙。
  
  今晚北京夜晚的灯光如同往常一样灿烂,但对茅棚这群活闹鬼来说,已无任何能量来抵御他们的到来。
  
  他们为所欲为把这些灯光的照明己当成儿戏。他们身上已经装备了国家宪法认可的公安服装。他们有在这身虎皮的照耀,他们可以在中国国土上走南闯北,谁都不敢轻易动他们一根毫毛。
  
  就像故宫里的和绅老爹爹,喜欢玩古董一样,皇帝能玩的他就能玩,而且玩的件件都比皇帝玩的大,比皇帝玩的好,他那些古董那来的?没有人想过吗?皇帝拿他也是没有辙!
  
  你瞧瞧——人!只要能穿上合法的外衣,想干什么都那么便当。过去的最高统帅皇帝,见到和绅老爷,也干瞪眼。你说老百姓谁敢站出来在妖里妖气的?
  
  深夜二点,茅棚一群人,穿着警服,开着擦的亮晶晶的宝马车,来到北京西北角胡同口停下。茅棚像模像样的拿出黑色本子,站在街心问苛施:
  
  “大娇今晚钻进西北角胡同几号?”
  
  “80号。”
  
  “二娇呢?”
  
  “88号。”
  
  “三娇?”
  
  “118号!”
  
  茅棚合上本本说;“今晚我们的收入指标是五万元。大家,按我事先演练的方法,相互做好配合,给我好好刷一杆子肥鱼上来。今夜一定得凯旋而归。我们先查大娇娇那家去,现在开始进行实战演习。”
  
  西北角胡同,座落在北京三环西北角,它是全国各地来北京打工的农工暂住聚集地,人口重多,大量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农工,都汇聚在这胡同里。
  
  这胡同里的人,有如饥似渴的单身男人,有拖儿带女的寡妇,还有终身未娶老婆的老汉爷们。他一边寻求着生活温饱,一边饥肠辘辘的需要男女间的关怀。所以这条胡同就象久旱逢甘雨。
  
  无论什么样的娇女在这儿卖淫,个个都像是皇帝的老婆一样的漂亮。茅棚原来在这里居住过,对此地域情况了如指掌,他心里对每家每户人,都了解的清清楚楚。
  
  他知道这块地不大,确肥沃的很,金砖、银砖全都有,就看你惠眼识不识货!
  
  这里的治安虽然很差,但重大的凶杀案件,基本上没有。主要成熟的是全国著名的偷鸡摸狗,小打小闹的案件!
  
  这里的人一年下来,光偷国家的财产,金属,公共设施件,金属材料等等,也能搞几十万的净收人。
  
  茅棚说;''我们出发!''
  
  苛施马奋们就整整齐齐,把脚抬的高高的,又齐刷刷的,用力把脚跺下去,在地上发出唰……唰……唰……的脚步声,一会儿他们就走到了大娇娇卖淫的80号住所。
  
  茅棚没急着去敲门,而是在门口,又叫苛施马奋们,胡乱的来回跑上了几圈,让苛施他们发出气喘吁吁声音,制造出很大的声势,让屋内窃贼们,听听,今天晚上公安们的实力。屋子里的人,个个听的都胆战心惊。
  
  茅棚没急着去敲门,故意留下一点空余时间,让屋子里的人听听,他们今晚公安来势凶猛,有种排山倒海之势。
  
  苛施们震耳欲聋的脚步声响了一阵子之后,忽然立定在80号门口。马奋一声叫喊,就去“叭…叭…叭…”的敲门。苛施立即拉开嗓门喊:“我们是公安局的,起来!查户口的,起来!快起来!”
  
  大娇娇听苛施他们大呼小叫的声音习惯了,就当没听见,她继续闭着眼睛,躺在男人怀里心怀鬼胎听到外面茅棚他们的话,还故意扭着屁股,夹着腿,耍弄风骚,死死的搂着身上男人紧紧的不放手,嘴上长一段短一节,大一声小一声,高一声低一声的在叫床。把身上男人柔得魂不附体。
  
  那知道这个男人很恋战,是个擅长打持久战的老手,无论大娇娇怎么哼床,他那股劲就是不丢。他根本烦不了外面的事情,抱着女人上下一起动。他还左一口,右一口亲着大娇屁股上的花芯。大娇娇也是想献殷勤的女人,她听见门外面的声音,也只当没听见,任由男人翻过来覆过去的弄她。茅棚他们已经敲了他们家的门了。
  
  茅棚见屋里没应答,苛施一脚头跺开,闯了进去。手电筒齐扎扎的对着床上照:
  
  “干什么的,有结婚证吗?卖淫嫖娼?抓起来。”
  
  男人吓的像筛糠一样。
  
  几个强烈的手电光胡作非为,上下乱照。在手电筒强光追逐下,大娇娇一丝不挂躺在床上。光秃秃身子,一览无余暴露在众人眼光之中。
  
  那男人见冲进来一屋子公安,知道大祸降临了,他又遇上正宗土匪了。不是让他倾家荡场,就是连锅端。轻者沓层皮,重者死定了。
  
  “户口本?”
  
  男人抖晒一样回答:”没有?“
  
  ”身份证?“
  
  ”没有?“
  
  苛施说:“问你怎么二十四个没有?这女人哪来的?”
  
  “是我家褓母!”
  
  “你能把你家褓母搞到床上去?”
  
  垃圾走过去把大娇娇被子一掀说:”这女人像褓母吗?就凭你这个疭样,够请得起褓母?白天替你干活,晚上陪你睡觉?你他妈的还能过上中资产阶级生活,看来你家底十分实厚。嗯哼!今天算你钱多!“
  
  苛施上去踢了一脚男人,用电棍捣捣那人肩膀说:“给我站起来说话!这女人老底哪来的?“
  
  男人哆哆嗦嗦站起来,挂在身上的小东西已经变成蚕蛹了。:”是…是…我找来的小姐,包夜的。“
  
  ”一夜多少钱?”
  
  “六百!”
  
  茅棚说:“马警官,请你把他的口供记下来,等到所里备案,这些人滑头的很,过一阵就会毁灭了口供。”
  
  马奋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审讯录,走到男人跟前,敲了敲本子,抓起笔很严肃的说:”重新来,我们所长说了录口供。你给我慢慢地说,,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否则……哼哼……这女人是那来的?”
  
  “你找来包夜的小姐!“
  
  垃圾跑到马奋跟前,举着手电筒让马奋人五人六的做口录,做一线的配合。
  
  男人嗯了一声。马奋说:”大声点,我问你话对的说是,不对说没有,不准嗯一声,回答问题要准确,我们是人民警察,是专门为人民服务的,是为人民铲除毒害,像你这样,态度要好点,我们党的政策,历来是谈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是经常带来小姐回来包夜吗?还是第一次?“
  
  男人说:”第一次,第一次。“
  
  马奋把簿子一合,又敲敲本子说:”你拿我们警察不当一会事是吗?来玩避重就轻魔鬼把戏?看来你是想被抓进去坐几年大牢了?我再给你宣传宣传法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六十六条规定“卖淫、嫖娼的,可以并处三万至五万元以下罚款;情节较严重轻的,在公共场所拉客招嫖的,处十年以下三年以上徒刑。我现在再重复一遍,你一共招过多少次小姐来家包夜?“
  
  男人低下了头。苛施抓住电筒对着他脸刺了过去说:“老实点说,把头抬起来。”
  
  苛施电筒光束很亮,刺得他睁不开眼。
  
  苛施大叫一声:“说!”
  
  “我实在记不清了,反正有点钱就叫一个女人过来,一般两三天叫一次吧。”
  
  “你来北京多少年了?”
  
  “大约快十年了吧。”
  
  “十年里你都是两三天叫一次女人?”
  
  “早七八年没钱,也不敢。!”
  
  “算你一年,一百次总该有吧?你比皇帝厉害,日子也比皇帝过的好,你在北京一年能玩一百多个女人,厉害!你从来没有被抓过?“
  
  “我总是往家里带,公安也不到家里来抓。”
  
  “看来我们工作没有做到位,没有很好的为人民服务,今天我们来了,就要认真的为人民服务。”
  
  马奋又展开审讯录:“刚才我已经把《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六十六条规定读给你听了。今天看你的态度,我们按党的政策办事,你想罚款,还是想叛刑?我告诉你,像你这个户的人,已经够叛十年监狱了,要从宽处理,只少罚款五万!否则带人。”
  
  男人一听,吓的跪倒筛糠般地举起手求绕。
  
  “随着国家法制越来越健全,我们处罚率会越来越频繁。”
  
  大娇娇躺在床上敞开她胯下大黑门,不知羞耻的笑:
  
  “呵呵……呵呵……。”
  
  大娇的行态把女人自然景象,淋漓尽致的展现出,让茅棚他们大开眼见。茅棚他们看见女人己是世空见惯的了。对大娇娇的行为,视若无睹,不以理采。
  
  那大娇娇身边的男人,立即站起身来,浑身冒着汗水,上下湿淋淋的,屋子里现在乱七八糟人,茅棚身上挂着闪闪亮亮红色警示灯,苛施举着照相机闪光灯,噼里叭啦照相,配合茅棚运作起来,又加一咕脑的人,哄进哄出。那男人光看这一大堆人马,就吓得屁滚尿流,直哆嗦。他夸下的小和尚,见势不妙,再也不敢暴发古怪的脾气了。耐着性子像小鸡一样乖乖的,一声不响的,坐进人了6点30分位子上去了。
  
  那男人的小和尚一安静,给茅棚他们带来训话的机会:“我们是市公安局,扫黄打非办公室的,希望你们配合一下。”
  
  茅棚直接问大娇娇:“你是她老婆?”
  
  “不是!”
  
  “小姐?卖淫的对么?”
  
  “对!”
  
  “他给你多少钱包一夜?”
  
  大娇爽快的说:“六百!”
  
  茅棚对马奋说:“马警官,把她说的话,记录下来,好做证词。”
  
  茅棚又问赤身裸体站着的男人:“你就给她陆佰元?怎么没有多给点她吗?”
  
  男人吓的抖抖的说:“没有!没有多给她,她也没多要。”
  
  ''我们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六十六条规定:凡从事非法卖淫活动者,证据确凿,判有期徒刑十年以下三年以上,你人脏俱获,可以抓起来带走。但根据国家新治安规定,遵照公安部先实行人性化处理的方针,可以实行现场罚款处理。”
  
  男人说:“我愿意罚款,罚多少都行。”
  
  茅棚说:“罚款也不是我们随便说说的。''
  
  茅棚人模狗样又拿出一本黑色的本子,念叨:“凡例从事非法卖淫活动者,罚款五万以下三万以上。”
  
  茅棚合上黑色的本子说:“你看是现在交钱!还是马上带你到我们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去交钱。”
  
  男人一听傻b了:“这下放血放多了,我苦的一年钱,一下子就要全部上交税了。他说:“我那有这么多钱交呀,我下次不嫖女人还不行吗?你现在就是把我鸡巴给张了,我也交不出来钱呀!”
  
  茅棚脸一沉:“看来你是没吃过苦,想尝尝鲜是吗?”
  
  男人说:“求求你,能不能少交点,我现在只有二万元现金。”
  
  马奋他们一听,他愿意交钱,心里乐的马上补上一句:“你还敢讨价还价吗?想坐五年还是十年大牢。”
  
  男人颤巍巍说:“三万行吧?”
  
  他光着屁股,钻进床下,拖出一个破布袋,又从里面掏出整沓钞票,数数整三万元。男人伸出手交给了茅棚。茅棚又装模作样拿出事先打印好的收据。
  
  在上面歪歪倒倒写道:本人愿意按公安部现场处罚处理,放弃诉讼权力。
  
  茅棚写完又念了一遍给那男人听。
  
  ''签字''。茅棚说。
  
  茅棚一边叫那胆小怕事的男人签字画押,一边喜滋滋数着钞票。
  
  自己数完钱整了,整衣着说:“你看清楚了,收据上的条文了吗?你已放弃诉讼权,没有任何理由来找我们重新处理了,就是你找来,我们公事公办了,按刑法判你刑了。”
  
  “我不会去找,不会找!谢谢谢你们关照。”
  
  茅棚提着警棍,又在男人屋子里,东捣捣西触触,翻出不少国家电网上的,电线电缆。茅棚看看没有言语,带着他手下罗罗兵走了。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2-07-07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16364
  • 日志数: 1496
  • 建立时间: 2013-02-19
  • 更新时间: 2017-10-12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