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索婚(茅棚出发--22)作者:池横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04-06 06:57:20 / 个人分类:长篇小说

苛施打车来到足疗店,茅棚在门口迎宾似的迎接苛施。
  
  茅棚说:”今天来让你装扮一下医生,唱个双簧。屋里那个客人,上次来玩没给钱就走人了,二娇气的放了他风筝,还没有收线,叫你来收个线,做个媒人。”
  
  苛施经茅棚几年调教后,人变得聪明起来,许多事情能见事生勤,随机应变。他听完茅棚的话后,心里就想:”茅棚一定遇上难题了,要他出马就是解难。”
  
  茅棚找了件白大卦套在苛施身上,人模狗样的出场了,苛施走进黑屋,走到油光脸面前一看:那人命根子十分粗大,简直是稀世罕见有三个手指一样的粗,乌紫发亮,乌头上还扣了一根长绳子,结结实实。苛施吓得惊慌失色。他再看那人:脸色发白,舌头直吐,眼神发呆,精神恍忽。
  
  油光脸立即坐起来,心里一阵狂喜,这下有救了。
  
  苛施从来也没有见过这种事情发生过,心里也没有个底就逃了出来。心想:“坏事!这样下去要死人的,我那会代人家看这种病呀?我一不是人医,二不是马医,二医都不是,哪能治病呀,赶快跑吧!”
  
  他一转身跑出来,就被茅棚一把抓住,在他耳朵里叨咕了几句。
  
  苛施只好重新走进去,屋里四处摸黑,苛施稍闭了一会眼睛,才摸到摇床前,看见摇床前坐着的男人,八字腿开着,中央耸了一根比正常人扩大五倍以上,暴涨的乌紫发黑的大烟囱,他一吐舌头,吓了不轻。忽然大叫一声:”这下完了,死的多活得少,这个东西肯定没用了。”
  
  油光脸一听,也吓了半死,再看看自己的小东西,那有往日的朝气?这定下来要断根绝代。正如人家说,人要做好事,坏事做不得,做多了就要绝八代。我这个小东西万一给他们玩死了,我也活不成了,这个事要让新闻媒体人知道,丢尽人了。”
  
  油光脸一急,救苛施无论如何都要帮忙治好,要多少钱都行。
  
  茅棚自己就走到厨房冰箱里,捞出了几把冰霜,用白毛巾一裹,拿着裹着冰霜的毛巾,用手使劲一抻,冰箱里的冰霜凉气就从毛巾里面,朝外面钻了出来。
  
  茅棚弄好的凉毛巾拎着交给苛施,苛施拎着冰凉的白毛巾,大模大样走进里屋,看看那人低头思过,捧着自己变龙,眼睛里扑哧扑哧掉着眼泪,心疼的心在悲伤,自己在咒骂自己好色:“这是报应!报应!”
  
  苛施看见,心里放出一丝怜悯,快走两步,蹲在他两胯跟前,用手展开冰冷的毛巾,朝那根火龙头上一裹,滚烫乌紫的火龙头,一见到冰霜的凉气,咝咝的冒着白烟,瞬间一阵烟雾后,火龙头歪倒了头,一下子瘦下去了一大半。
  
  油光脸见命根子收回紫血,麻木的又笑了起来。“妙哉,妙哉!上帝饶我一命不歼。”
  
  一会马奋人五人六的钻了进来,他看看这,又看看这那,再看着苛施,用毛巾包裏那人的命根子,知道他们又闯什么祸了,他看看转了一圈,好像自己也无能插上手,就学着茅棚,从冰箱里抓来一大把冰霜来,递给苛施。苛施又重新展开毛巾,让马奋抓来一大把冰霜放进去,又看看小东西缩回去多少了,苛施看看确实缩回去了不少,又把毛巾包裏起来。心想:“这个茅棚从那学来的医,挺灵的,看上去是有了点人样了。”苛施用手又捏捏包裏好了的毛巾,心里在等待那一刻奇迹的发生。
  
  茅棚心里是有数,玩放风筝游戏,不能超过半小时,过了半小时就要死人的。何况人家认了错,又付了钱,就没有必要再为难人家了,赶紧把人家病治好放人回去。他又叫来二娇帮忙,因为茅棚知道,二娇手脚重,弄得绳扣,扣的太深,全是死扣,还是在小东西没有充血时,扣上去的,更得劲。小东西又经过瞎折腾后,又吃深了不少。虽然苛施已经努力解扣了,还是无法将它给松开,茅棚只好叫二娇来帮忙。
  
  二娇也是聪明人,她进了黑屋,也不找板凳坐下,先单腿落地,伸出手起来,让油光脸坐起来,张开弯弓腿,她两手一推开男人两腿,露出中间物,她心里就想到早晨吃汤包子的口绝:轻轻提,慢慢移,先开扣,再松口。”
  
  她一伸手,用两个棉球手指捏了捏乌头,弄了弄茎杆,先张开嘴笑了好一阵子,笑声的颤抖,带着身子和两手指头一起在发抖。
  
  苛施说:“灯光太差。”
  
  他就出门拿个充电的电筒来,一边用手用力充电,一边冲着油光脸两腿中央照着,照着照着看线扣,到底吃到肉里面去了多少?”
  
  女人的手柔软,比男人笨手笨脚要强。二娇来了之后,屋子里聚集的人多了,都成了医生,大家七嘴八舌,乱讲乱说,糊指挥。油光脸痛苦的笑不出来。站在一旁不痛苦的人,心里乐哈哈。还讲:“好玩,好玩。”
  
  时间像流水,嘀嗒嘀嗒就跑掉了,做事手脚麻利的人,还能抢点时间,做出点事情出来,没有性子,没有脾气的人,慢慢吞吞,做不出来事情,但像今天这种事,谁急都没有用,他们遇上的是罕见的大事情,这是命根子,一个充满精神的地方,谁能做好?只能慢慢,慢慢来,急也没有用。现在只有二娇一个人在做,大家都寻乐观看。这三四个大男大女的聚在一起,就像医生专家们在手术台上会诊一样,扬扬洒洒充满了诗情韵味。
  
  二娇娇低着头,看看自己套上去的线扣,实在是听话,扣下去就是一个死扣,别说别人无法打开。连她自己都无法弄。她笑着,笑着,用手指甲拔弄拔弄,不见动荡,挑也挑不出来,看看确实很牢,难于用手指甲挑出来,又不能用钢针挑。二娇干脆头一低,嘴一张,一口吞下乌头,用嘴里的软舌头上下一搓,来回一搅和,用舌头细心的拔弄线扣。软软小舌头给足了二娇娇的面子,线扣竟然自动松开了,抹掉的线扣,被舌头搅了,带了出来。
  
  二娇绷着脸又用手搓搓,摇摇,安慰安慰油光脸的命根子。那小乌头脱掉了绳扣,又重见了温暖的阳光,一下子又灿烂起来。不一会儿,立刻又充起血来,死灰复燃了。二娇一看小乌头又神起来了,伸出手一巴掌,拍在小光头上:”你真是能死能活的鸡,从来就不知道老实!”
  
  屋里哄轰然大笑起来。
  
  办完事,油光脸又掏出一千块钱出来感谢,谢完之后,人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这叫吃快餐。
  
  油光脸一走,茅棚就说:“像他这种人每天多来几个,我们就有饭吃了,因为他们喜欢犯错,而我们又喜欢纠错,无论他们犯得是大错,还是特错,我们都给他们舒舒服服纠错的机会。还有想放错的人,没有犯错的机会,像那种人,要让我们知道了,我们也可以提供机会让他们去犯错,只有等他们犯了错,我们才能纠正错误的时机。他们也有纠正错误的时机,他们的纠正错误的时机,就是我们的高收入的时候,这种高收入,就是我们自己制造出来的灰色产业链。他们的收入来自国家的国库,这些来自国库的金钱,有谁不喜欢的?我们这里对来自国库里的钱,一直是开闸放水的,一直像我们今天这样,保持全体员工都出来欢迎的特色,共同创造丰盛的收益。”
  
  苛施说:“刚才真把我吓死了,那玩意变的乌黑发紫,我怕时间长了。血死在里面不流动,这人真会死掉的。”
  
  马奋说:”我看二娇最后又给他打了几下飞机,一会儿小东西就硬起来了,我一看屌事没有,他又神起来了。早知道他那玩意这么健康,再磨蹭一会就好了,让那狗日的再受受罪。“
  
  垃圾说:”这种事下次还是少玩,万一真碰上事,就贪上大事了。“
  
  一场风流大事扬扬洒洒过去了,给屋子里的人带来了无穷的欢乐,又增添了屋子里热闹的气氛,让压抑死沉的空气活泼了起来,让事情中的人物变的成熟了起来,变成了他们口中传播的故事,故事中的核心人物,又留给他们很深刻的印象。
  
  油光脸故付完了感谢费走了之后,快临近傍晚时分,他们的生意一下火暴起来了,枸施忙忙碌碌来回接客送客,其他人在火车站外,为卖身女的身价讨价还价,无论怎么说,他们的生意笔笔成功。喜的这三个小子把钱包塞的满满地!见人就眉开眼笑。
  
  他们得到钱后,自然而然想起茅大老板对他们的专业培训,学到的知识利用起来了,他们虽然读的书少,但利用书上的知识多。茅大老板对他们的专业培训,让他们取得好的业绩,所以他们称茅棚大老板是绝顶的聪明人。
  
  白日的工作一忙完,茅棚又把垃圾他们召来培训,让他们塑造公安员的形象。枸施穿上了小白鸽买来的保安服,显得神采奕奕,人模狗样,再加上配备齐全,活生生的像站在路面上的保安。其他人套上公安服,个个像人,有知识有文化,高素质,高学历,高大威武形象。
  
  茅棚坐在吧台上。他两手放在吧台上,把吧台面当钢琴弹。十个指头一会儿一阵向左攻击;一会儿聚中;一会儿向右攻击:一会两手分开四处乱窜,显示出他弹琴中的生命曲是完美的,是疯狂的,有一定功力的。犹如他的人生道路走的轰轰烈烈,处处惊人。茅棚手指弹着台面,心里在想更远的赚钱计划。他心里在酝酿怎么才能放长线钓大鱼,还要让那些被钓上来的鱼,哑口无言快快付钱。新的生钱计划在茅棚心里产生。
  
  经过茅棚数小时的严格专业培训后,茅棚发出指令:“出发!”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2-07-07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16364
  • 日志数: 1496
  • 建立时间: 2013-02-19
  • 更新时间: 2017-10-12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