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索婚(茅棚放风筝--21)作者:池横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04-05 09:30:02 / 个人分类:长篇小说

北京这个海洋一样宽扩的城市,来往人群数算全国排位老大。苛施,马奋,垃圾,被茅棚完全彻底洗脑后,个个嘴巴里了刁上钱,嘴唇上下蠕动眉飞色舞扬扬得意在火车站外来回穿梭!北京火车站里里外外密密麻麻的人头,这只独特的风景一下子拉动整个火车站外人流的目光,有人好奇,有人纳闷,有人骚动,俗话说:会看的看门道,不会看的看热闹。
  
  茅棚的威望是从萌芽开始做起,他的语言与行动都是很独特的,他教会他手下各兵种如何谋生,如何创造财富都是用他的智慧。他的眼光和思想都很超前,别人没有想到的事情他想到了,别人没有做到的他做到了。
  
  苛施,马奋,垃圾,他们嘴吧上刁着钱,站着各种姿势吸引嫖客就是一个佳作。他齐刷刷站在一排,嘴上刁着钱,路过的男人们远远望去,一道刺激心灵的风景线,打破了往日压抑的环境!
  
  “啊………啊……哈哟……北京也有红灯区了”。
  
  那些懂行的男人走到他们身边,递上一个眼色,传上一个信息,他们之间就勾通起来了。只要谈好价钱,他们就带嫖客到足疗店里来,进行皮肉交宜。
  
  有的男人总是要求看见女人后,才愿意跟着他们去,否则空谈空说没有用。
  
  茅棚手下这些干练的神兵,各个都是久经沙场的老游击队员,只要客人想看女人的,他们就地取才,见那个女人漂亮,站在他们身边,就指那个女人,让客人看完谈完价后,把嫖客送到足疗店。客人要追得紧,就胡言一通:“你先进去,我马上打电话叫她回来。”骗走了客人。等客人真正走进足疗店,也等不及那个对那个女人了,个个都是急喉喉的进去脱裤子了。
  
  有些喜欢看热闹的人,猫着腰低着头,也抽个数子,问嘴上刁钱的男人:“女人什么价格可以爽一爽。”
  
  苛施他们理所当然的对答如流,大家嘻嘻哈哈欢乐而去,有人小心谨慎怕熟人把他的相貌刁了去,给往日好作个证据,这类人问个价就急匆匆去找娇女们办事去了。
  
  大娇坐在门窗前,看见一个熟悉的男人,摇头晃脑进来。
  
  二娇也看见了说:“那人油光脸又来了,上个月来玩过,没有给钱就走人了!”
  
  茅棚问二娇说:“他有什么特点?”
  
  “干完事就想睡一觉,呼噜声打的像雷一样响。”
  
  茅棚一昂脖子,十个指头在吧台上弹跳起来,他一仰脖子,哈哈大笑:“这会等他做完事,我教你们放他风筝玩。”
  
  油光脸,笑眯眯的走了进来。柔情蜜意的说了几句哄骗二娇娇的话。二娇望望他,故意把旧事给忘了:“老板第一次来玩吧?听你的话,人很舒服。
  
  茅棚望着窗外的灯光打到屋里花瓣上,又反射到墙面上,印出花的形状,显得屋里特别的雅致而兴盛。
  
  二娇说完,带着油光脸的男人,进里屋去办事了。不一会儿,二娇与那男人办完事出来,回到茅棚身边。告诉茅棚,那人睡觉了。茅棚拿出一卷放风筝线,打好了活扣,递给二娇:
  
  “我把活结打好了,你把这个扣子,扣到他的根头处,另一头,系在床棍上。拉紧点就没你的事了。”
  
  二娇拿着茅棚给她放风筝的绳扣走进黑屋,伸出头,轻手轻脚走到那男人身边,看看那人还张着八字腿,露出中央的火炮,不过现在的火炮已经搭下了头,像个蚕蛹歪倒一边,没有刚才一阵子豪气,听见那人噜呀哈的睡的正香,油光脸男人他那知道有人会放他风筝?两条腿八字打开,男根冲天,伸的笔直。二娇走过去,用两个柔指拣起小火炮,轻轻一提,上下打几下,死去的鸡头慢慢耸立起来。看看小东西有点气力了,二娇又用手安慰安慰它几下,低下头,又用舌尖在它蛙口上舔舔,让蛙口湿润些,男根已经半站半躺倒了。二娇心想,让你快活,等会让你受罪,你现在是老爷,等会我就是你老娘。平时就见你跳的汹,等会就让你低下头。”二娇看看小东西有点气力了,然后把茅棚给的活扣朝乌头上一套,收了收劲,又用力气拉了拉,来回勒进马槽口里,拽了拽,又收了一把劲,心里感觉不错,看看也比较满意,然后放开绳线,一直拖到床腿下糸上。又把另一个床腿上,又收了收劲,让绳子绷的紧紧的,像杂技演员走的钢丝绳,带有点弹珠的力量。二娇做完事后,又看看那男人的脸,心里骂着:“整天想着吃女人肉,沾女人便宜,拿女人不当一会事。“嗯……嗯……”今天老娘学会放风筝了,让你死定了。”二娇心里骂后,慢慢踱步退出屋子,回到茅棚身边就捂住嘴笑个不停。
  
  茅棚一听二娇已经将绳扣套好,心里就笑的不停,今天又要进一笔大买卖了。
  
  里屋内鼾声如雷,不停的鼾声让茅棚感觉很烦。他一边吸着烟,一边看着电视,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他表现的十分安静。过了十几分钟,油光脸一觉醒来,一翻身,屁股朝上一坐,胯下小东西突然顿了一下,像被什么东西咬住了头,疼的像割肉一样生疼。他低头一看,一根细细的绳子捆住了他的乌头,他吓得赶紧一闭眼:”嗳哟…”我的小东西被谁咬住了。”
  
  那个醒过来的小东西,被主人屁股一拉一着力,开始充血,自动充血开关打开,呼呼的向里面充血,一会儿小东西生硬膨胀起来,像盖房用的钢筋,又粗又硬。
  
  突然屋子里,一声大叫:“嗳哟……我的娘呀,谁他妈这么缺徳,把老子的根给扣上了?痛死我了,快来人呀。”
  
  茅棚进听见当没听见,闭着嘴和二娇大娇们一起笑。笑着,揉着自己笑痛了的肚了,直摇头。
  
  “我的娘呀?谁把老子的根给扣上啦?”
  
  二娇大娇低声学着那人的叫法。“嗳哟……我的娘呀,谁他妈这么缺徳,把老子的根给扣上了?痛死我了,快来人呀。”
  
  二娇、大娇、茅棚他们听着,笑着,实在是笑够了,茅棚这才站起来。
  
  茅棚知道搞这东西,不能搞的时间太长,最多半个小时,太长时间,那个人的命根子会死掉的,容易闹出人命来。茅棚进了那男人的屋里:“兄弟怎么事?”
  
  “谁他妈的把我的根给扣上了!痛死我了!”
  
  茅棚忍着笑。细细的看那男人根处,原来睡着的男人根是软的,绳子扣上后系吃进了肉槽里,男人醒了,猛的一坐起来,绳子一下子咬住了劲,男根再朝上,一得劲,一下子刺激了根部快速充血的开关,开关一打开,血源立即一充血,男根一下子膨胀,把扣在槽牙里的风筝线全吃进去了,深度有半指,绳子再一绷紧,深到肉骨头里去了。深度的绳扣前端供血不足,乌头变的乌黑发紫,后端还再强壮有力的向里面供血。绳头中间,跑出一条血紫的印,把那男人疼得叫爹叫娘,不停的骂小姐:
  
  “你们这些臭女人,真她妈的不是人养的!狗日的东西。”
  
  茅棚说:“你肯定得罪了小姐,不然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呢?”
  
  “不就是我上次来玩,没给她们钱吗!她们也不至于干这种狗娘养的,缺德冒蓝烟的事情吧?”
  
  茅棚说:“你不要再骂人了,你要再骂人,我就走了。不然我帮你找个医生来?或者你就报警?”
  
  “大哥!你也真能想的出来,你想让我在全市人民面前丢丑不成?报什么警呀?快点把绳子扣给解了。”
  
  茅棚说:“上次你欠小姐的钱还给吗?”
  
  “给……我马上就给!”
  
  茅棚伸出手,把系在床脚头上的绳子解了,松了一条直拉的劲,但扣在槽牙里的绳子怎么挑也挑不出来,只要轻轻一碰男根,男人就痛的直跳:“我的妈妈呀!这病怎么治呀?还是请个医生来吧?”油光脸摇摇头,喊亲娘老子,他喊着叫着。
  
  “你别急,你也不要跳,慢慢来,好事多磨合。”茅棚说。
  
  “我是有身份的人,我不想混到现在,就下岗了,我下半辈子还要做人呀!”
  
  “那你玩小姐干嘛不给人家钱呢?”
  
  “大哥!我一时忘了。这算你们给我上了一堂课,我知道你们厉害,我经后做人也学规矩点,该给的钱我给,不做那小龟屌的事情了!”
  
  茅棚说:“你说个方案,我帮你解决!”
  
  油光脸痛的头上汗水直淋说:“大哥,我给你二千块钱,你想办法把绳子弄掉,只要不惊动太多的人就行!”
  
  “你带钱了吗?”
  
  “带了!”
  
  油光脸从口袋里掏出二千元钱,递给了茅棚。茅棚拿到钱后说:“你等一下,我帮你找个懂行的人来看看!”
  
  “大哥快点,慢了我的根就没用了,血死了我就完了,我到现在还没有生孩子呢!”
  
  茅棚说:“我知道,半小时以内弄出来就没有问题的。”茅棚走了。
  
  黑屋子里,空荡荡的,连落地的蚊虫声音都没有。油光脸躺在床上,八字腿朝天,中央耸立一根乌紫色的肉棒,一动不动,像死人一样。油光脸有时昂起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肉,变的乌黑发紫,心痛的直叫唤
  
  :“我的命根子呀!小命快送了一半了,今天还不知道是死是活。我小兄弟跟了我三十几年了,从来就没有吃过苦受过罪,平时总是让你吃荤的,没有亏待过你。今天你惨遭坏人毒手,我现在简直就不能碰,碰一碰,就疼死我了!”
  
  茅棚出去,电话叫来苛施,让他穿上一件白大卦,像模像样的,来到油光脸身边。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2-07-07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116364
  • 日志数: 1496
  • 建立时间: 2013-02-19
  • 更新时间: 2017-10-12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