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今天 » 冰 夕 » 日志
所有符號不過我們敘事輕如鴻毛的詠歎調 --by 冰夕 blog:閱夜.冰小夕 http://blog.sina.com.tw/faninsa223/                                        【 冰夕.詩集 《 謬愛 》2015年12月 出版 】                       【 冰夕.詩集 《 抖音石 》2010年7月 出版 】

 冰夕作品五首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05-05 14:42:49 / 个人分类:冰夕的核桃木抽屉

查看( 575 ) / 评论( 22 )

 

夜访拉撒若夫人、遇见广场前16:9 的夏日投影... (冰夕作品五首)


 五 首 作 品


※ 遗忘


 不肯承认的。丧礼
 随影子在寂静中茁壮
 并埋下后院
 每株焦虑的雏菊
 和着腐叶;往往稍一起风
 就活生呕出
 无人认领的鬼日子

 可是你真的分不清那颗
 落单的头颅
 该套在几岁的身体上 
                    
f.t Dec18`2006



 ※ 如风起时


  想从你竖心旁部首带走积雪 
  然而初春的字根太浅 
  却要我输入过客 
  唱名如吉普赛族谱 

  浪流于沿街鹅黄色灯火的窗外 
  不时惦及远方:天堂,就在你心里 
  连左胸的怀表
  都听见心事的齿轮擦撞寂静

  逃离,像索求灰指甲的键盘上 
  挨着雨季往回走 
  偷偷种下三两株长长背影 
  默片似的黑眸 
  不知会走出哪节车厢 

  然而晨起的窗框早不耐盐分侵蚀
  刺探檐下
  过站日照的廊回收录轮廓底

  那等待风起 
  围串成 
  响彻山谷的两只银铃
                    
f.t Dec11`2004

         
※ 身怀美丽迷宫的少女


 有多少奇迹孕育自荒地 
 摇篮的稻禾从中央山脉 
 绿成米勒笔下 
 摇曳金黄的麦穗 
 压根没想过风雨是个什么味儿的年代 

 白云骑在牛背上 
 追逐课后 
 奔跑田埂的笑声咯咯 

 纵是斜落 
 夕暮,炊烟的草浪 
 那时的泥土好香 
 天空好软 
 都尽收青山眼底

 而老外,总化验不出她 
 流窜血液里的负伤记录 
 仍是糊上了一股异常黏稠的标签 
 ‘你是中国来的吗?’ 
 呵,我只能苦笑点点头
 ‘是呀~ 我母亲, 
 曾是那样美丽的中国。’

                         f.t Aug2`2003


 ※ 夜访,拉撒若夫人


  只偶尔祂错开一扇
  走马灯的幻觉溜出暗房
  黑咖啡的蒸气炉上

  台词颤抖。走位青烟
  发声的每一步都滴漏如水龙头
  溢出硫黄味的子夜
  既陌生又熟悉长长兔耳
  反锁壁炉上啪嗤生柴
  呵欠,失态地张口剧情
  昏睡成一窗
  暮年的中英对照

  与断尾壁虎
  同样悬浮半空中看自己
  是花豹的同科?
  或壁花?谁也无法制止猫爪
  纵身火球篮框
  晃两圈,掉下月台

  一半是出土的你的遗物
  一半是孤魂的我的故事
  背景所有

  全被一阵长风,给吹散了彼此
  手持小碎花伞前进的蒲公英 
                         f.t Nov5`2005


※ 遇见广场前16:9 的夏日投影 


 蚂蚁跌倒了,还是要爱      
 忠心的牧羊犬被后街老鼠药毒死了,还是要爱
 跌落井底的蛙,还是要爱
 活在偏远山区的野孩子,还是要爱
 资优神童的双硕士,还是要爱
 学生时代缝进左手腕的蜈蚣,还是要爱
 异国来的修女,还是要爱
 整整听了半年巴哈不说ㄧ句话的灯下,还是要爱
 每星期写一封遗书,还是要爱
 挤不出半句话的餐桌上,还是要爱
 吵了三十年的冤家,还是要爱
 病床上癌症末期的妇人,还是要爱
 校园的凤凰花开了,还是要爱
 相恋十年的恋人离去了,还是要爱
 一出生就背债的婴孩,还是要爱
 口袋只剩下几块钱铜板,还是要爱
 被追杀的黑道角头,还是要爱
 开宾士的少年企业家,还是要爱
 天生哑巴的阿土,还是要爱
 靠轮椅卖奖券养活一家子的老伯,还是要爱
 没有尊严的公娼,还是要爱
 每天记恨负心人的人,还是要爱
 被泼硫酸的阿桃,还是要爱
 读完了历史哭红了半壁江山,还是要爱
 苦水成河的岛屿,还是要爱
 整整五年不敢翻开新婚相簿,还是要爱
 蹲了三十年狗笼的思想犯,还是要爱
 上吊十八次都失败的寡妇,还是要爱
 流亡了四十年的作家,还是要爱
 寄出100封没有回信的情书,还是要爱
 核弹轰炸果园,还是要爱
 手握权仗的伟人,还是要爱
 举债度日的中年失业人,还是要爱
 失去亲人的孤儿,还是要爱
 真理变成笑柄,还是要爱
 有人举牌世界末日,还是要爱


               faninsa.t Aug25`2006

注:拉撒若夫人(Lady Lazarus)是 Sylvia Plath 诗作
  此图照亦为 Sylvia Plath 素描作品。                                  Picture:Sylvia Plath 
 

  如上五首作品收录于 国际艺术界

   
〈如风起时〉刊载喜菡《诗瘾》诗选集


 ******* 附 短评 两则 *******


 短评一则 ── by
左岸 2006/12/20

 遗忘

 不肯承认的。丧礼
 随影子在寂静中茁壮
 并埋下后院
 每株焦虑的雏菊
 和着腐叶;往往稍一起风
 就活生呕出
 无人认领的鬼日子

 可是你真的分不清那颗
 落单的头颅
 该套在几岁的身体上


一首佳作。首先必需具备语言能力,没有语言能力,就无法完成一首
好诗的创作。语言能力的获得需要多种条件,比如天赋、刻苦训练、
经验、创造性(往往是独创的)等等,在人类的发展中,诗之所以保
持了它的魅力,正是因为不断地被创新与提升。第二,对客观事物的
认知深度以及对诗的认知深度,这种认知同样由诸多因素构成。诗人
去看大海不是看海水。每一次看到的大海不一样。他可以在海边看,
可以在高山上看,在天空甚至潜入深海去看。诗人需要不停地消解自
己,他必须丧失或交出,直到完全消失,而留下诗。第三,丰富的想
像力,联想能力以及对"生命"与"生存"的最基本的关怀精神。还有一
些其他的本领。奇特的想像力,通感的成功运用,收到意象不到的艺
术效果。




   短评一则 ── by 雪砚 2006/12/18


读冰夕的诗,感觉像一丛针叶刺着苍白的虚空。或者,讲得生活一
点,如果日子是你知道的那盒蛋糕,那么,冰夕的诗,可能就是你
手上的那支刀子,毫不考虑地,她就把那蛋糕分切了。
....

好,我们来读“遗忘”这首十行诗。


起风的日子,因为后院凋谢的雏菊,而让诗人逐物兴叹,感怀起于
天末,
.... 


‘ 往往稍一起风

  就活生呕出

  无人认领的鬼日子 ’
 


音节上,“活生呕出”与“无人认领”相互对仗,强调“鬼日子”
的存在。一种被某种虚无霸占胸口的晦涩,因为“鬼日子”三个子
,而起了新意,这诗因此就活了起来。


冰夕制造了多层的喻意,层层递转,‘丧礼’每日都如影随形的进
行,可是呢?‘不肯承认的’,诗的一开始就这么讲的;时间逝如
飘风,老了,失去了,诗的末尾,诗人感叹‘落单的头颅\该套在
几岁的身体上’。你可以这么说,每一颗头颅都是活生呕出的鬼,
这正好点出了本诗的题旨:“遗忘”,因为,鬼是擅于遗忘的。

冰夕具有一个好的诗人特有的细腻与敏锐,这表现在她的诗作中的
深沉的内在力量,始终是缆绳般纽紧在她的语言尖部,刺探生活也
刺叹心情,更多的是消逝中的“曾经”与“拥有”。从冰夕发表过
的许多作品中,我们看到了这些




========================

 


TAG: 冰夕

黑天的个人空间 黑天 发布于2008-05-05 15:25:36
可是你真的分不清那颗
 落单的头颅
 该套在几岁的身体上

问好冰夕!我也写了一首“地球——头颅”的诗。
冰 夕 冰夕 发布于2008-05-05 15:38:57

QUOTE:

原帖由 黑天 于 2008-5-5 15:25 发表
可是你真的分不清那颗
 落单的头颅
 该套在几岁的身体上

问好冰夕!我也写了一首“地球--头颅”的诗。
问好,黑天。可否把“地球--头颅”拿上来喂鱼?
或留个网址连结
愚ㄦ冰游过去欣赏
                
  ***  ***  ***

呵,我看见了。 写于深夜 <= 这首对吧!?
http://www.jintian.net/bb/viewthread.php?tid=3845&extra=page%3D1

愚ㄦ冰这会找到喽))
          
木芙蓉花下的个人空间 木芙蓉花下 发布于2008-05-05 16:12:13
先占位子,再读冰冰好诗!
千山雪 千山雪 发布于2008-05-05 16:41:29
纵是斜落  
 夕暮,炊烟的草浪  
 那时的泥土好香  
 天空好软  
 都尽收青山眼底

喜欢!
冰 夕 冰夕 发布于2008-05-05 17:34:06

QUOTE:

原帖由 木芙蓉花下 于 2008-5-5 16:12 发表
先占位子,再读冰冰好诗!
嗯,3Q芙蓉花予我勉励

慢慢来
咱们共勉涂鸦诗的马拉松呦
            
      
木芙蓉花下的个人空间 木芙蓉花下 发布于2008-05-05 17:38:20

QUOTE:

原帖由 冰夕 于 2008-5-5 17:34 发表


嗯,3Q芙蓉花予我勉励

慢慢来
咱们共勉涂鸦诗的马拉松呦
            
      
呵呵,我的是涂鸦,你的是作品.你跟我马拉松很吃亏的哦.
冰 夕 冰夕 发布于2008-05-05 18:27:06

QUOTE:

原帖由 木芙蓉花下 于 2008-5-5 17:38 发表

呵呵,我的是涂鸦,你的是作品.你跟我马拉松很吃亏的哦.
刚才读罢你新写的[香忆],看来这场马拉松赛若再比长久些
我准吃亏被你后浪覆盖沙滩上呵

         ...
木芙蓉花下的个人空间 木芙蓉花下 发布于2008-05-05 18:30:22

QUOTE:

原帖由 冰夕 于 2008-5-5 18:27 发表


刚才读罢你新写的[香忆],看来这场马拉松赛若再比长久些
我准吃亏被你后浪覆盖沙滩上呵

         ...
谦虚啥哦!不笑话俺就谢啦!呵呵,
冰 夕 冰夕 发布于2008-05-05 22:40:09

QUOTE:

原帖由 千山雪 于 2008-5-5 16:41 发表
纵是斜落  
 夕暮,炊烟的草浪  
 那时的泥土好香  
 天空好软  
 都尽收青山眼底

喜欢!
3Q)) 勉励。握好 千山雪
晴山 晴山 发布于2008-05-06 08:00:55
这几首诗大好,是你诗中极品。奇怪你这几首诗,那种语境我还是挺熟悉的,反而,你最近几首的遣词用句颠倒错位,新鲜则新鲜矣,但还不能一下全然适应,看来这也不是你向来的诗风习惯,是一种实验吗?我特别喜欢“如风起时”和“遇见广场前16:9 的夏日投影”,前者精工却不显刻意,后者看似信手拈来却显匠心和执着。
冰 夕 冰夕 发布于2008-05-06 10:18:55

QUOTE:

原帖由 海客 于 2008-5-5 23:26 发表
冰小夕好!

如果在1949年以前认识你 可能感觉不会象现在这样不同

我这代人深刻接受毛语体的洗脑 ,即便读了点四书五经  也不可能回到素衣飘飘的年代  所以看你的文字叙述方式总是觉得怪怪的

不是见你的怪  是我自 ...
海客好!

我前两天才把那本《午夜歌手》北岛选诗1972~1994的诗集,
出来看。一看才知,好惨,整本书都被我折角了十分之九。
在目录上,我更用铅笔眉批涂上许多记号、随笔。

后来看书后面,我所购买的日期竟是2002年。恰好那时候是我组成五十多人的诗创作团,是友人一位1974年出生的友人,大力推荐我阅读北岛的诗集。从此我对北岛的作品就感受镂刻如聂鲁达、帕斯、洛夫诗人...等,那般目,并到书局寻找、搜买其诗人的诗集。


而在相对于我追寻的朵思女诗人是1939年出生。从我2001年开始
接触诗的学习开始,直到现在2008年,我仍非常喜爱朵思女诗人的作
品。 她从没间断过对诗,关于跨越近半世纪的追求,崭新笔下承旧继新的新诗出口。所以在宝岛新新世代眼中的新写手里仍有其相当的内心份量


当然屹立如北岛、顾城、洛夫、哑弦、卞之琳、郑愁予、杨牧、李魁贤
、向明、萧萧、张默...等等,两岸重量级前辈的作品在我眼里
与林泠、舒婷,夏宇1956年生、翟永明1955年生,
与西方女诗人安娜.阿赫玛托娃1889年生、辛波丝卡1923年生
...同等重视及追寻诗的创作指标


可以说我是个杂食的人,我偏爱也关注,远溯至、李白、杜甫、白居易、
李商隐、李清照,近至如宝岛诗人的林燿德、杨唤、李进文、严忠政、陈
黎、苏绍连、丁威仁...诗人,等等。诗的多元化发展而关注优良的学习搜
集并消化。


当然,像我这样一个杂食诗的人,对海客来说,就像外星人般令您费解。
可是我想说明,我是幸运出生在宝岛的安居时代而得以学习到,论语、
唐、宋诗词、郑愁予的诗...在我十三、十四岁时所养分的根基,直到现
还在迟缓的吸收着来自世界各国的优良的诗文化。

我非常时刻担忧自己在宝岛只看本地作品成为井底蛙,而忘记邻国,日、
韩、印、美、英、德、俄、西欧等蓬勃诗的发展、进化的眼界、视角。

可记得,清朝时代的君王如何闭门造车而令秋海棠的梦土重伤

所以这也是我来今天诗论坛此学习、观摩、交流多元化发展的两岸三地

的创作。一些历史的借镜,我想或可也能视为个人的借镜


__如上,是杂食外星怪冰小夕。相较我拙作能否得您眼缘如同
诗缘的,对一幅画的直观感受;对香水嗅觉的直观喜爱与否
视为缘分,随缘随喜。


海客的诚善良言,我会紧握着!!



[ 本帖最后由 冰夕 于 2008-5-6 10:21 编辑 ]
木芙蓉花下的个人空间 木芙蓉花下 发布于2008-05-06 11:38:54
杂食外星怪
真专业哦!
左岸发布于2008-05-06 15:15:57
遗忘


 不肯承认的。丧礼
 随影子在寂静中茁壮
 并埋下后院
 每株焦虑的雏菊
 和着腐叶;往往稍一起风
 就活生呕出
 无人认领的鬼日子

 可是你真的分不清那颗
 落单的头颅
 该套在几岁的身体上

在读,记忆犹新,问好
熊国太的个人空间 熊国太 发布于2008-05-06 15:26:05
非常喜欢1、2、5三首。
你的诗中,词与词的搭配总是与众不同,看来你所受的教育与我们不一样。
晨曦 晨曦 发布于2008-05-06 15:45:35
无语……
这几首堪称镇箱之宝啊。
窃去细赏。

问好冰姐!
冰 夕 冰夕 发布于2008-05-06 21:11:19
感动
[quote]原帖由 晴山 于 2008-5-6 08:00 发表
这几首诗大好,是你诗中极品。奇怪你这几首诗,那种语境我还是挺熟悉的,反而,你最近几首的遣词用句颠倒错位,新鲜则新鲜矣,但还不能一下全然适应,看来这也不是你向来的诗风习惯,是一种实验吗?我特别喜欢“如风起时”和“遇见广场前16:9 的夏日投影”,前者精工却不显刻意,后者看似信手拈来却显匠心和执着。[/quote]

晴山,我想告诉你,当我阅毕你留言之后,感受非常窝心欲泪
你是阅读我拙作很用心的人。 我才来一个月多,你竟能观察
出我作品历程,煎熬内心的细微变化。

“如风起时”为我2004年12月创作
“遇见广场前16:9 的夏日投影”为我2006年8月创作

是的,我老实回答晴山,过去我创作怀有非常重的汉语成份;也即
我目前所视为古典的包袱;以宝岛现今蓬勃多元化的创作环境来说

其实我的语境在2007年尾就试图力求改变,直到在这遇上欧阳
江河诗人,分析给我听,中文与汉语的不同处之后。我更力求自己
放弃过去的古典情结,走向现代诗。

我不知这样抉择的我,往后会如何,但我会持续往前走不畏摔伤的
况且还有知音如你解我诗的芳踪,我怎能不更加倍努力呢!?

重握晴山。冰夕
冰 夕 冰夕 发布于2008-05-07 12:13:35

QUOTE:

原帖由 熊国太 于 2008-5-6 15:26 发表
你的诗中,词与词的搭配总是与众不同,看来你所受的教育与我们不一样。
谢谢国太勉励。外星冰小怪 呵

              
晴山 晴山 发布于2008-05-07 19:35:59
冰夕,你对诗歌的用心让我汗颜。与你比我只是坐井观天,守着一点自己熟悉的风格。不过自我解脱一下,我的时间也有限啊,有空写几句已是造化。恕我无知,请教“中文与汉语的不同处”到底是什么,中文不就是汉语吗?莫非前者指现代语后者指古典语?
冰 夕 冰夕 发布于2008-05-08 08:30:22

QUOTE:

原帖由 晴山 于 2008-5-7 19:35 发表
冰夕,你对诗歌的用心让我汗颜。与你比我只是坐井观天,守着一点自己熟悉的风格。不过自我解脱一下,我的时间也有限啊,有空写几句已是造化。恕我无知,请教“中文与汉语的不同处”到底是什么,中文不就是汉语吗?莫非前者指现代语 ...
晴山好

我想这问题较庞杂而难细究的回答您。

只是某天我请教欧阳诗人的作品
很受诗内文的感召。忽然想到翻译之事。
如何将中文
或甚是唐诗,有效益的翻译给西方人阅读入心呢

如同把北岛、欧阳江河与唐诗,翻译成外文。
试问,在西方人不了解汉学的悠久历史的承袭之际
会对哪一种 中文、汉语 而体受呢


这也是我懊恼之处,眼见许多好诗,如果用典过深、汉语情结的深义较浓时
如何为西方人能够非常耐心的去搜寻歷史资料来研究的捧读呢


所以我会力求自己写出中文诗
并非舍弃汉学,而是将汉学的内容物化为现代语法,来表述。

当然,这仅我自己的想法
但常常一握笔灵感时
很容易又走回古典情结的方向,总之我努力的朝现代诗发展。

又,若我拙作某天,有幸被翻译成外文时
我想那应会较容易被普遍喜爱诗的西方人能读懂了解其主旨大意吧


如同我看西方人,在翻译北岛、洛夫、杨牧、郑愁予的诗时
而为我所倾慕的郑愁予诗人的作品
事实上我也发觉了诗人近年来的诗风格方向也趋于中文方式来体现。

如上所述
仅我一人观想,与晴山分享之。 ^_^

[ 本帖最后由 冰夕 于 2008-5-8 08:37 编辑 ]
冰 夕 冰夕 发布于2008-05-08 20:53:48
回复 14# 的帖子
谢握勉励
问安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