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头》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03-11 23:11:33 / 个人分类:现代诗歌

查看( 125 ) / 评论( 0 )
《无头》
文/廖又蓉


闯入厨房的孱弱麻雀
噼啪扑腾咚咚瞎撞
把那金色吊顶的
各个板块几乎
碰了个遍,也没找到它
来时的出口。
直到那扇窗户被我
不怀好意关了
开始做饭,
它才穿过客厅,从
走廊的窗户销声匿迹
  2017.3.11

TAG: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