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羊人》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11-15 22:46:26

查看( 160 ) / 评论( 4 )

  多年之后,我在旷野里一人,看着那些猎物在空地与林中出没。几乎它们已失去了对我的警觉,甚至它们或许已把我当作一只温顺的动物,不会对它们构成任何威胁。它们现在已习惯了我,允许我在它们中自由地往来,甚至触摸它们。有时它们甚至假装惊恐也似乎是在提醒它们的后代可以以那样的方式逃避人类。
       人类?那些曾经和我一起进入林子的人已全散到各地上去,我快忘掉人的形象了,白昼时采摘一些野果,夜里和动物们回到林中栖息,随季节变化而与它们一起迁徙。甚至我现在已习会了吃草,也四足朝地,刚开始有些难度,嫩草倒有些甜味也还可口,秋冬的枯草却难以咽下,有时几天都不消化。麻烦的是我四足奔跑的速度无法赶上它们的步伐,总是落在后面却没有任何一只羊会等待我。那些刚出生的羊羔都比我蹦得快,随着时间推移,它们彻底习惯了我作为它们的无能的一员,忍受着我的一切还滞留在身上的人的怪癖,就像忍受我作为一只有着人模样的羊。当然这种习惯不是一两天的功夫,而是长时,因为它们寿命短的缘故,所以随着当初那些接纳我进入羊群的老羊们死去,我就不再是一个外来者而是一个长寿的核心成员。加上人的智慧,我熟悉那些它们经常走的小路,何时那一片草场正鲜嫩,那里可以饮水,我成了羊群的向导。
  我恨不得彻底变成一只羊,我的努力并不怎么凑效,有些人类的本能难以改变,有时躺在夜空下想到我在人群中的妻子,孩子。我也常想当初那么野蛮地屠杀羊群,若从猎人的角度来看,我才算得上真正的猎人,我取得了数千只羊的信任,而且由于我的出色引导,羊群的数量还在急剧增加,别的物种却在减少,我们吞占了它们的生存空间。甚至狼,狮这些凶猛的野兽对我们也胆怯,在它们发动攻击时羊群不再像过去一样四散奔逃丢弃弱小者,而是将弱小者围在内部组成羊墙与野兽搏斗到底,最终野兽自动离开去寻别的物种为食。
  它们有时似乎察觉我的孤独当我人性发作时,它们会静静离我远些,但不会很远,此时它们已无法舍弃我,我的存在关系到整个羊群的命运。我会从地上站起恢复人的直立行走,此时它们也不惧怕我,但我却会反感它们,因为它们身上散发着一种让我难以忍受的惺臭味。它们却看着我光着身子站在它们中间,它们奇怪为什么我不像它们一样遍身长满羊毛。是否它们会把我当作羊神来对待我就不得而知了,羊群里彼此沟通的词汇没有人类丰富,只是一些简单的警示、喜悦之类。寒冷冬季到来的时候,它们会将我围在它们中间,用它们暖绒绒的毛给我保暖。在羊群交配的时节,我也会发观许多只健壮的母羊会在我身边转,发出它们的性信息,它们奇怪为何我不像别的公羊一样爬到它们背上。之后它们会走开不像人类会一直卖弄风情直到达到目的为止。有时我想:
  我真的是一头羊?
  原本我是一个猎人,只是为了追随野羊群,那时它们也才几十只,摸清它们的习性。怎么也不相信我却变成半人半羊。若是我怀着杀灭它们的心,那它们就全都交在我手里了。此刻我却在忧虑中,对人类来说,它们生活的这几片林子可不算太大,迟早会被发现。那才是真正的天敌,我却无法帮助它们,当初那些和我一起走散的猎人们会聚积到一起,他们会从四面将我们包围将我们逼进峡谷,然后另一群猎人等候在那里伏击我们,直到将我们尽都杀尽。这些肉将够它们享用很久。
  这样的情况是迟早会到来的,我的智慧如何才能使羊群得以保存,对此我没有多大信心。也许我可以在遭遇人群时挺身而出,他们发现我是过去的伙伴而放过我们。如果那一刻到来的话也只得如此了。
  深秋寒意已逼近肌肤,羊群都等待着我带它们跨过峡谷到野草丰茂的草地去。刚走出林子,人类便出现了,其实他们早就埋伏在那里,枪管对准我们,我看到了,羊群们却没有察觉到,人类太善于躲藏,他们隐身在草丛,那种伪装是我曾教给他们的。于是我命令羊群往后退,确保我们尚未进入他们的射程。这样我们往高山上退,因为我担心一部分猎人可能已经将我们来时的路阻断。由于羊群太大,我们还是被包围在山顶,猎人从山脚向上围过来。我们没有惊慌,安静下来。我挺身而出去面对人类,我直立身子站在羊群正前方。
  "听着,我也是一个猎人。"我喊"这是我的羊群,你们谁也无权射杀。"
  "啊,你们听!伙伴们,稀奇啊!一只会讲人话的羊,而且除了肮脏之外还有人形。"一个头领说。
  "是的,我是一个人,拉尼卡!"我认出那头顶。
  "谁也不准开枪,你们!"那头领说"那羊居然认识我,这可是一只罕见的羊,我们一定要活捉它。"如此,人们疯狂地向我扑过来,于是我向着林子里跑,羊群对他们已经失去意义或者那将是我之后的事情。天空中传来清朗的枪声,他们试图使我惊恐躲藏在灌木丛中。我是被一卧地粗壮的树根绊倒在地上的,之后脚受伤了,那曾经网过野羊的网撒在我身上,他们将我囚在装羊的笼子里。几个还在喘气的人盯视着我。
  "这是羊还是人?"他们说。我被带到人群中,那里我看到我的妻子和孩子,她挺着一个大肚子站在一个矮胖的毛脸男人身旁。小镇为捕获我这只猎物而狂欢,他们精心地照料着我给我青草甚至只有人能吃的各类蔬果。但我都拒绝了,在我附近好些笼子里空着,有些里面有羊群但我认得出它们不是我的伙伴。夜晚人们狂欢的篝火照亮夜空。之后的几天,我滴食未进,那个我熟悉的兽医终于来到我身旁,他企图强制给我注射营养液,但我尖叫,我不明白,为何此时我说不出人话。终于,我第一次发出羊叫的声音,那么尖地刺向夜空,却在这个时刻。几分钟后我听到森林中发出一阵阵羊的叫声,那是我的族群,它们在呼唤我,响应我。而我不能再叫,我担心它们被我唤到此地落入猎人的陷阱。但那呼唤声不断,人们狂喜起来,男人们推开怀中的女人和孩子紧握猎枪,他们向着森林里去,随后是枪声不绝于耳。
  深夜一些羊的尸体堆放在我的面前,一些活的羊被关在那些空笼子里。它们是我的族群,见到我,它们都呼唤,可它们怎么知道这是它们的死期。小镇突然陷入慌乱中,因为猎人们手忙脚乱冲回来,他们发现数以万只野羊不要命地向小镇包围过来。羊群世界里的自杀性袭击。我却悲痛,它们的确是羊,太羊了,怎么知道人!猎人们运来了机枪,整夜扫射,他们疯狂地叫喊,狂笑就像他们一次次达到高潮,一种极乐的幸福冲上额头。
  那里将会发出腐臭,这么多羊,人们根本吃不了。我后来被运到离小镇更远的城里,兽医是我的旅伴,他总是找几个人将我按倒给我注射防止我绝食而死。
"你说话呀,我们正期待呢,这样你就会免除许多苦。"
  深夜我袭击囚禁我的笼子,直到我头破血流,没有人给我止血,我拒绝人给我提供的一切。我瘫软地躺在笼子里几天几夜,兽医也不再挽救我,他预测到了结果。在我昏昏沉沉的时候,有人打开了笼子,几个人将我抬出去放在地上,似乎在研究我。我的脑袋里闪过一些念头:
  他们是人类学家?
  他们是羊类学家?

TAG:

尘凡无忧的个人空间 尘凡无忧 发布于2016-11-16 11:04:20
很有意味的一篇小说。好像前半部分和后半部分在时间衔接上有点“断”的感觉,稍微理顺一下能更好。当然这并不影响这篇小说的深刻的思想性。学习了。~
朱如为的个人空间 朱如为 发布于2016-11-16 13:19:05
回尘凡无忧,谢来读。
我又重看了下,这结构从我这里来看还是顺的。
毕竟我是作者本人。别人看起来可能有些跳跃,和吃力。
下面我给一个线索:
一个猎人因去追踪一群野羊而变成了一个既不是人又不是羊的东西。
他逐渐羊化了,带领羊群,并使羊群增添许多。
以前和他一起的猎人们已经认不出他,并且在羊群中将他捕获。
人们要将他送去展览或研究,但关在笼中时他的尖叫无意中将野羊群引向猎人们。
野羊群被猎人们屠杀。
他则被兽医带走,最后撞铁笼而亡,因他对人类绝望。
尘凡无忧的个人空间 尘凡无忧 发布于2016-11-16 21:31:48
回复 3# 的帖子
我没有说清楚。结构是顺的,线索也没有问题,你想表达的也很清楚。我只是在阅读到"深秋寒意逼近肌肤"那里, 突然感觉有点衔不上。。。也许在这句之前加一句承上启下的句子,比如"如此在忐忑中很多年平安无事过去,直到这年深秋。。。"读上去就顺了。
不过,这只是我个人在阅读上的感觉。我挑剔了。
朱如为的个人空间 朱如为 发布于2016-11-16 22:39:33
回4#帖子
不挑剔。如果是挑剔,也欢迎这样的挑剔。
一个短篇点击量成千上万,但真正来阅读并从中找问题的又有几个?能有一个?
大多不过是点一下,走马观花一下或是只看下有多长而矣,有几个人会认真?
网络文学嘛,在这里面的人又有几个不孤独,不浮躁?
再次感谢来读。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