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洞》----献给无人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10-06 21:23:32 / 个人分类:小说

查看( 95 ) / 评论( 1 )

  静坐在这个煤洞口,你们往那洞里望。你们也互望,在温暖的阳光下,这里荒芜人烟。
  "我们怎么到这里来的?"另一个问你。你们俩大笑起来,并戏打起来围绕着这个煤洞。累了之后,你们开始变得严肃,你们又往煤洞里望,那洞有一段水平,那拱顶用砖砌成,之后便向下倾斜,一直伸入土地内部。
  "受骗了!我们。"于是你们俩又笑起来,连风中的草似乎也在笑。
  傍晚来袭,这里还是寂静一片,你们无处可去。爬在地上,你们觉得这里多荒凉且多么平静呀!
  "走!"你们决定离开这个煤洞。
  像是穿越荒漠一般,足足耗了近一天,你们没有找到任何人,只找到一个奇怪的黑点,它在你们眼前闪动。像是希望,你们开始小跑,靠近它,原来它也是一个煤洞。
  "是同一个?"你们疑惑了,围着煤洞转了几圈,洞里有砖砌的拱顶。你们一个躺在地上笑,一个爬着像狗一样笑。你们望着对方笑像是彼此嘲笑,又像在嘲笑自己。懒了心,你们决定坐在这里回想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我们走的是直路。"
  "是直路,一点弯也没有。"
  "是的,一点也没有。"
  "这不是同一个洞?"
  "不!这是同一个洞。"
  "对,是同一个洞,很小时,它就一直跟着我们。"
  "我也想起来了,那时是我们挖的一个坑,现在它长大了变成一个煤洞。"
  "不对,我们没有挖过坑,是坑自己形成的,我们只是往坑里扔过石头。"
  围绕着这个煤洞,你们又转了几天。你们集中全部精力一定要搞清楚它的一切特征。最终你们又面对面坐下来,妥协了,这个煤洞会变化,心中总觉得这是同一个煤洞。
  "那么有无穷多个煤洞。"
  "不对,只有一个煤洞。"
  你们像贼一样,轻手轻脚朝前走,且不时回头望,仿佛怕惊醒了这个煤洞。在快要看不到它时,你们小跑起来,准备彻底摆脱它。
  "是一只眼睛。"
  "我也看出来了,它一直监视着我们呢,很多年了。"
  "我们一直围着它望,它就一直监视我们。可恶,该死这片臭土地。我觉得它有时会闭上眼睛,然后睡眠,再然后它一睁开眼睛,我们又到了它跟前。"
  "去大海怎么样?"
  "大海在哪里?"
  "我曾听过。"
  "谁说过?不会是你从煤洞那里听过吧!不,我突然觉得我想回去,我们已经和它相处了那么久。它有某种力量,我有些不安,我需要每天围着它转,我要望着它。你想过吗,那深洞里一定有某物,它一直望着我们,它没有说话。"
  如此,你们又回到那地,在那些枯草旁静静坐下,但煤洞却不见了。
  "它在和我们捉迷藏,它还没有睁开眼。"
  如是,你们又一圈一圈转起来,并且大笑,边追逐边笑,趴下望着那煤洞笑,有时也放声大哭,煤洞也传出了你们的回声。最后什么声音也没有,你们互望,仿佛有某物在临近,之后还是只剩下你们俩和那煤洞,这里温暖。

TAG:

尘凡无忧的个人空间 尘凡无忧 发布于2016-10-20 11:55:05
回复 1# 的帖子
看到最后四个字,整篇忽然就亮了。
来学习。问好。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