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土工》 献给无人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9-11 21:55:51 / 个人分类:小说

查看( 93 ) / 评论( 0 )

   需要做一些说明,至少是对我们职业繁多的世界的一个补充。我是一个潜土工,不要奇怪,许多人都没听过这个职业。但我是,以前人们听过潜水,或者潜别的什么,比如潜如敌人内部,没有说能潜入泥土的,能潜入泥土的都是些死人。不错,死人是的确能潜入泥土,但他们一旦潜入就不再返回地面,而我们不同,我们既能潜入地下,又能返回地面。
   我为什么要潜入?有人可能会对此感兴趣,但我自己也找了很长时间的答案,我最后想我潜入的理由可能与潜水的人差不多,但我不太了解潜水,所以也不一定说得准。再说,潜水是几乎每个人都可以做的大众式的游戏,潜水可穿潜水服,也可不穿,潜水的难度不大。在水里人们的视野是透明的,而潜土就不一样了,什么也看不见,而且也不能睁开眼,泥沙会轻而易举钻入眼中,当然也不能呼吸,粉尘会吸入肺部,发生这些都是可怕的。每次潜土前,我必须深呼吸,然后发挥想像力,把地假设为水一样的东西,这样我一跃便进入其中,当我潜回来的时候甚至不敢相信自己已经成功。但有时也会失败,比如前一段时间没休息好,大脑不好使,注意力难集中,就会一头撞在泥土上,所以并非每一次都会成功。即使像我这种训练有素的专业人员,在充分进行准备后仍然会失败,尤其是在潜入时,如果身旁有太多的人是绝对不行的,那从根本上分散注意力,这只会导致头破血流。甚至有些人会说我们在耍小把戏。也有一些人潜入之后就一直没有回来,他们就永久地沉在泥土中的某个地方,没有会去挖开泥土把他们救回来,一那样较耗工程,二潜土工也愿那样结束他们的生命。那里也就成了他们的坟墓。
   但不要误解认为所有人皆有能力通过训练而成为潜土专家,按理说不会那样。现代医学证明了潜土是一种遗传现象,在我们社会能潜土的人不是很多,虽然大家彼此分散开,但我们相信,大家一定是有一个共同的祖先,其实这不重要,这并不会使我们更信任别的潜土工,就好像两兄弟也有是敌人的。我们甚至和别的潜土工之间有矛盾,因为为了生存的需要,我们必须放弃相同的家族背景而相互竞争。这样的事在很久以前是不存在的,在祖先们的年代,那时他们潜土只是一种兴趣爱好,在一天的日常工作后,在自己家封密的院子里潜入泥土中,然后从后院钻出来,大家像捉迷藏一样潜来潜去,有时还会从土壤中带回一些埋藏很久的物品,或一些丢失的物品。然后,大家将这些物品当作自己的娱乐奖励放在自己的屋子里,有时晚上天气热,睡不着觉,大家也会来到院子里潜土,潜土在那时是一项家庭艺术。当然也只有家庭成员内部才知道,这里是有明确的家法的,就是不能向外人炫耀,而且潜土娱乐也只限于自己家的院内,再远也只能是院外不远处,但千万不能潜到别人的院子里。大家也就严格地遵守这条规则,即使潜到路上也是少有的事。但不知是什么时候,这个规则破了,可能是这个家族繁衍过大,我听祖辈和父辈们都这样抱怨说这是家族的耻辱,但在年轻时,他们也把潜土当作一项职业。老了以后,老潜土工们甚至拒绝向外人承认自己是潜土工,他们整天将自己关在屋子里冥想,什么也不做,人们几乎看不见他们潜土,只有自己家人在有时深更半夜能看到这些老人家战战兢兢来到院子里躲着子女潜那么一两回。每到家庭聚会,老人们都会十分感慨,劝后辈放弃这项家族特技,改学别的谋生,但事情的结果他们也知道,这是不太可能的,只有极少数一两个真的改行,且在别的行业中干得突出。绝大多数都只是有改行的良好愿望,但这种技艺几乎是本能,总有那么一种强烈的冲动将人拉到土里,更何况这项技艺还可以赢得金钱,荣誉甚至女人,虽然这种情况对大多数人不会发生。
   这样随着家族的扩大,分散,大型的家族会议几乎不再有后。家族成员们甚至不认识对方,自己在各自生活的领域中开办潜土公司,潜土表演俱乐部……凡是想得到的,大家都去做了。而且一般在当地都小有名气,赢得一大群追随者,公司则越开越大,越开越多。有时,在一个小城里,就可能有这样的公司好几个,由于空间容量趋于饱和,而后继潜土工在不断出生,更多的潜土工要生存,从而大量投入市场,其实有很多根本就没经过训练,那些潜土工培训机构也只是随便将学徒召进来,有些甚至是不具备潜资质的人,然后随便介绍一下这门技艺的发展就将这些学生一包装,再发个毕业证。这样甚至可以说是一大堆假冒伪劣产品就投放市场,虽然他们有些有那样的天资。用人的单位也开始指责,但他们又能怎样,不求助于这个培训机构,就求助于别的培训机构,而且很多高层潜土工也明白,他们当初也是这个鬼样子。于是更多的不满来自普通民众,但民众又能做什么?什么也不能,这种培训机制的存在由不得他们。我有几次为一些老太太潜土寻找她们院里可能有的物品时就碰到这些情况。她们说以前的潜工总是半天无法潜入,潜入后又几乎什么也找不到,还有可能弄得院里的瓷砖破碎,且满院子尘土。但话虽这样说,潜土公司还是每年在增加人员,在增大规模,新的公司也在产生,有的公司纯粹就是娱乐性的。上级领导也很看好这一产业的发展,投入了不少资金。各个公司也渐渐发展出自己的特色,它们经过现代化的包装,广告,使自己总是以一个好的面目走向市场,有时它们也会公开指责别的公司不正宗,只是在欺骗民众,有的公司指出要大家遵守这一行的职业道德,并加快一些协商会议的举行,从而建立一个比较完善的体制,但说归说,事情还是悬搁着。职业道德和经济利益相比总是处于下位,因为许多大公司也看到这种悬搁对他们有利,尤其是那些起决定作用的大公司。只要民众没有太过激的行为也就无限制地往后拖延。他们也明白市场是不需要道德的,它需要的是欲望。
   需要认真谈一谈,潜土工的个人健康间题了,在很久前,潜土这门工作是必须得闭口,闭眼的,屏住呼吸,这是老式的潜土方法,像我这种个体职业也就还是这种状况。我也见到别的公司里的潜土工,他们潜土的条件有了相应的改善,比如配了潜土眼镜,可以更方便看东西,而不仅仅是凭个人经验瞎摸。但健康问题还是存存,老祖辈们可能只是为了娱乐才潜土,他们做这工作的时间总量少,因为他们可以有所节制,而现在的潜土工全不这样,一天可能要潜几十回,有时在一户人家就得潜十几回,物品不是那么好找的。公司的领导层是说尽量满足员工们对于自身职业安全的要求,每次全体职工大会上,领导们都很重视这个问题,而且他们也给予了许诺:潜土前线工人是我们的生命线,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们公司的今天。但每年因吸入性粉尘而造成的大批患者还是前线工人,尘肺,肺癌的患病率还是在上升。同时还出现一些莫名其妙的怪病,有时连我们自己都不信,那些病听都没听过。比如我患的病,我三天前到医院去做检查,医生一见我的模样便对我说:"脱掉衣服"于是他用手在我胸部一摸又说"心位不正"
   "心位不正?那我的心在哪里才正?医生!"
   "通常一个人的心位要正的话,必须是偏心的,它应该在左胸搏动,而你的心很明显在身体的正中央搏动,这就叫心位不正,这是跟你长期不合理的生活习惯或者工作方式造成,尤其是你们前线的潜土工,最容易得心位不正。"
   "哦,那么有治吗?"
   "五万块,你先去交费,然后来找我,否则你将在五年内死去。"
   "五万块!医生,你知道,我不过是个潜土工,而且是私人潜土工,我没那么多钱。"
   "这我不管!"
   于是我只好来到屋子里躺着,又不敢告诉妻子,我担心她会无法承受这个事件。但我说这几天需要躺在家中,没时间去潜土,说真的,我简直厌恶潜土,厌恶这个职业,厌恶我自己。妻子每次到房间里来看我,她都什么也没说,我想她可能猜到了事情的八九成,但是她也明白这个家庭的开销全靠我这个潜土职业。几天后,她开始在院里练习潜土,我明白原来妻子也是和我一个大家族的,只是那么多年来她一直隐瞒她的这个身份。是的,如果她不去潜土就只有让我们十三岁的儿子去潜土了。有一天,我的病突然加重,连床都起不了,全身软,没有力气。妻子已出去工作,儿子在院子里。我没有支声,我心位不正,这病似乎挺吓人,我真的会很快死去吗?我不知道,我软在床上想。

TAG: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