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伊家》小说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2-22 06:44:19 / 个人分类:小说

查看( 110 ) / 评论( 0 )
   我们一家听到了嘈杂的声音,仿佛是从深夜里传来的,一种不祥似乎正在发生,然而瞬间村庄又回复到它的宁静之中。我们倾巢而出,警惕着在乡村中察看,不敢带任何光源,担心被所有眼睛所指向。
   村路的黑暗中有两个人影正向着远离我们而去。哦,这是我们熟识的人,我们轻声呼喊他们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快去吧!你们家,其他的人家都去了,再晚就不剩下任何东西了。"一个男人匆忙说,他们正扛着物品往自己家赶。顿时,我们明白了一切,哈伊家遭劫了,这是全村人一致商量同意,其实也许没有商量,因为我们根本不知此事,这只是那些人潜移默化中形成的观念,然后某个人的先行促发了事件的展开。但没有人知道为何要去抢劫哈伊家,更没有人考虑这是否合法,我们的村法早就被取消了,但只要大家一起干的,无论多么疯狂都是正当的。
   对于哈伊家说法是比较多的,光是存在上就有争议。有些村民坚持他家是存在的,而且位置就在两户人家中间,这些人还证实说某个夏天他们亲见有一个妇人和一个孩子进出哈伊家,而且后来那个妇人就没再出来过,孩子到外省去了也没再回来,哈伊家并非虚构。另一些人则认为相反,因为他们没有亲见,但这些人有时也相信哈伊家存在,他们总是摇摆不定。他们认为就算那是个谎言,大家都信,那它就是真的。也是基于这个信仰,他们也才参加这次抢劫行动。其实这样的抢劫行动过去也发生过,对象还是哈伊家,但却抢错了,全村人蜂拥而上把隔壁孙家给抢了,而且同样在黑暗和慌乱中,孙家虽不敢反抗却也被打死了。后来部分村民反省了此事,部分则始终认为他们抢的就是哈伊家。为了统一意见,村委会决定孙家也属于哈伊家。当这一决定一出,隔壁的另一家蒋家立即向外村搬迁,他们知道大难临头。于是村委会又得出决定,蒋家也是属哈伊家,并且村领导亲自与蒋家所到村交涉要求将蒋家交出。为表示两村的友好,也不互相干涉村内事务,蒋家被迫迁回。当夜同样是不安的,蒋家老爷子被挂在村头,名号是与哈伊家勾结,蒋家就此沦为废墟。
   事隔几十年的如今,人们对哈伊家依旧着迷,哈伊家成了一个发泄口,连孩子都担心自己被说成哈伊。可哈伊家在哪里?就这个问题,村委会召开了上百次全村人民代表大会,大家甚至坐在太阳底下也充满热情。坐前排与村民面对面的村长对其他几个干部低声细语。所有人一下子安静下来,但话已经讲完。根据干部们的表情,村民们得出的结论是:哈伊家存在,也可不存在;存在不存在皆可。
   "我们要坚定不移地坚持哈伊家存在。"村长最后说,因为他明白,哈伊家不存在,他们也就不存在了。
   对于村民们而言,哈伊家在是一种恐惧,孙家和蒋家的先例众人皆知;哈伊家不在也是一种恐惧,村的整个结构要陷入混乱,他们也会以别的形式被变成哈伊家。随着时间人们普遍接受哈伊家是一户不存在的人家;但是人们更接受哈伊家的在比真实的不存在更在。
   "你们家还在等什么呢!"在两个男人之后一个老翁从我们身旁经过,他哭泣着,手里拿着一只从哈伊家抢来的脸盆。
   "我们不愿去,老人。"我们对他说"我们知道这回是你大儿子家被哈伊了。"老人激动地跪下,但夜深他强抑住自己的噪门,他镇定住自己并乞求我们赶快去,至少可夺到一件东西,至少可以不被哈伊。
   "他们会挨家挨户查的,去吧!那里也还有像你们这样的人家,他们都不忍心。我还得去招呼那些不知道的人家。"老人勉强着离去。于是我们向着人群走去,为了下一家我们不被哈伊,我们拿了哈伊家的一个黑锅作为证据。但我们极为痛苦,这黑锅与我们拥有的一模一样,村干部们会认为那不是哈伊家的,我们和哈伊家是一伙的。在生气时,他们就会决定谁家才是真正的哈伊家,并暗示给全村。

TAG: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