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瑟夫.K的传说》短篇小说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1-04 10:28:50 / 个人分类:小说

查看( 92 ) / 评论( 0 )

     关于约瑟夫.K的说法在人群中越传越广,都不知哪些是真实的,人们似乎把他当作一个神一般的人来对待。
     其实约瑟夫.K早期的社会生活在众人眼中不过是一个流氓地皮型的人。幼年约瑟夫的父母就死去,连约瑟夫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父母亲是谁,人们说他其实是妓女的儿子,这当然是有可能的,但这丝毫没有到影响约瑟夫,在人群中他依然扮演着精神贵族的身份。事实的确如此,在约瑟夫心中,人群中一无是处。
     "人类社会本就是拿来遭鄙视的。"约瑟夫.K就是以这种口吻对他的那群猪朋狗友说的。那些人并不生他的气,只是反讽地说:
     "你去教授,教授吧。"于是大家又沉浸入垃圾生活中去,该偷的偷,该抢的抢。
      可是一天清晨当人们从睡梦中苏醒时,约瑟夫.K不见了。莫名其妙地从那群人中蒸发了,仿佛从来不曾存在过一般,当然很快人们也就习惯约瑟夫.K不在的生活了。大家似乎都很清楚这世上没有啥东西留得住,该走的会走,该生的会生。
      而约瑟夫.K此刻到了外省的一所高等院校里去,他很早就听得人们说这学校了不起。当约瑟夫.K第一步跨进校门时,他是感到了一些威严,校门高高的像法院里的审判一般,这里仿佛也在进行某种见不得人的审判。约瑟夫.K以一个学校勤杂工的身份在这里潜伏下来,他开始了自己的学习计划。八年的时间里约瑟夫.K几乎听了所有一流教授的课,在他看来这些被社会推得很高的教授其实并没有什么突破,只是咀嚼别人嚼过的渣渣罢了。
      "他们跟我一样,只是比我更不要脸而矣。"后来约瑟夫.K回到他的那伙人群中时,他就是如此说的。
      "哦,哦哦……,噫,噫噫……"他的同伙开始嘲笑他。
      "他们为一群人干事,依赖某种暴力维持自己的地位,其实他们不配站在那里,他们应该像我们一样来当乞丐,满街流浪。"
       "那倒是,乞丐是一个不错的职业,最大的好处就是游手好闲。"于是大家又哈哈笑起来,约瑟夫.K的这几年潜伏在别人看来不但没有长劲,反而退化了。大家觉得他不如八年前那么有趣了。其实约瑟夫.K没有变,而是人群更饥渴了。
        "快跑,你们!傻B约瑟夫,快……"有人突然大声尖叫起来。"他妈的,那群狗来了。"所有人来不及思考就像一蜗蚂蚁四处散开去。天渐渐暗了下去,但警察的声音还在墙壁四处响起,而且还在逼近每一个人。约瑟夫.K爬到一道狭窄的墙上端,有五个持枪的警察在他身体的下方,他们没有仰头看约瑟夫,他们压根想不到谁有这本事能爬得上去。
     突然一声枪响,瘸子马尔.夫察尔斯倒在地上,死了像一只苍蝇。连约瑟夫也没发现他就藏在一堆垃圾坑中,其实如果他不动也许狗儿们不会发现他的,但可能是恐惧的原因,他跃身奔跑出来。有个警察踢了一脚那只苍蝇回头示意别的几个人:猪死了。但警察们一直没有抬头发现约瑟夫.K,而是转到另一个拐角去了。约瑟夫.K从相反的方向逃出去,他也许是唯一一个逃脱的。但在另一个隘口,约瑟夫.K仿佛看到了几个伙伴。哦,是有几个伙伴,他们正被一个警察看守着。约瑟夫.K冲上前去,那个警察还来不及反应,他就一把抓住他的头往地上撞,如此连续撞击了三次,最后墙都撞破了,那头还安然恙,这就是人群中一直流传的"铁头骷髅"。约瑟夫.K也在想,他的这几下奈何不了这头猛兽,反倒把自己搭上了。于是他松手准备逃亡,可是那头就扑倒在地上一动不动,死了。之后,约瑟夫.K和他的伙伴们分开走,散开去。警察又从外围将他们包了一圈又一圈,显然这一次,所有的人都无法逃了,警察下了狠心,一定要将他们全部杀灭。
     约瑟夫.K转到一间屋子里,那里光线暗淡,一个女人半裸着身体躺在那里。
     "是你吗?约瑟夫。"
     "哦,我要死了,亲爱的,让我最后日你一次。"其实约瑟夫并没有那样恐惧,只是他觉得以后不能日她是她的遗憾。女人并没有娇揉造做,而是做好姿势让约瑟夫.K日她。但她仅仅把约瑟夫.K的话当玩笑。
     "我要带你离开这个地方。"约瑟夫.K对女人说。
     "这不正是我一直期待的吗,这回我就只属于你一个人了。"
     连约瑟夫自己都没有想到,他带着这么一个女人还能突破警察设下的三重包围,杀死警察无数而从人群中逃脱出来,当他和女人站到城市的外围时,女人问:
     "约瑟夫,我们应该去哪里?"
     "西南。"女人没有任何意见,只是跟着约瑟夫往前走。约瑟夫.K也不再担心,不会有一个人认识他,所有认识他的人都做鬼去了,连那些见过他的草苞警察也被他杀死了。约瑟夫.K一直向着西南逃窜,他沿路经过的任何一个地方都在谈论他,警察设下重赏拘捕约瑟夫.K,但哪个警察都不敢去追捕。
      "这个约瑟夫.K可是杀死了"铁头骷髅"的约瑟夫啊!"
      "他不到一小时突破我们三重包围!"
      "不,是四重!共杀死一百零五个警察。"
      警察们都不敢去追捕,于是只得出钱找人群中的流氓去追。其实就算这群人贪钱,他们也是崇拜约瑟夫.K的。约瑟夫.K被人们说得越来越神。但谁见过这个约瑟夫.K呢?没有,档案里也查不出他的任何信息,这是一个从一生下来就没有任何个人信息的人,没有谁在乎他的存在,他虽然生活在这个国家,却像是一个完全的异乡人。但警察们还是在加大力度,无论怎样也得把这个约瑟夫.K杀死。
      一天,约瑟夫.K和他的女人来到一条河边,河上没有桥,他们脱去衣服跃入河中渡河。可河里有一个男人高声喊:
      "先生,你违规了,这河是我的,你无权横渡。"约瑟夫.K觉得奇怪,这个人怎么一下子从河中冒出来,于是他游到男人身边。
      "这是怎么回事?"约瑟夫.K问他。
      "我是约瑟夫.K,就这么回事!"男人回答。约瑟夫.K的女人笑了。
      "你会死的。"女人对这个冒充约瑟夫.K的人说"你怎么会是约瑟夫.K?"
       男人于是潜入水中,他故意潜在水底很久,然后浮出水面:
       "只要从这河经过的人都知道我是约瑟夫.K,约瑟夫.K有独特的潜水本领,当然我--约瑟夫.K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本领。"
       "哦,我们听说了,有些家的孩子一连几个月爬到树上不下来,他们也说自己是约瑟夫.K,因为约瑟夫.K有很强的攀爬本领,还有人说自己是"甩甩手"约瑟夫.K呢!"
       "我真是约瑟夫.K,否则,你们从我河里渡过你们就得交费。"但约瑟夫.K一分钱也没有。
        "那么你就是约瑟夫.K吧!"于是约瑟夫.K和他的女人上了岸,但男人似乎并不满意,他觉得自己作为约瑟夫.K的身份遭到了怀疑这是难以忍受的。
       渡过河,不多远,约瑟夫.K就和他的女人来到了女人的姐姐家,这是一个乡村农庄。女人的姐姐大老远就喊道:
       "约瑟夫,你娶不到她的,你瞧你这形貌,要不是我妹妹是妓女,她是不会嫁给你的,约瑟夫,你配不上她。"边说他们进了屋,但那女人还在重复那句话"你配不上她。"
      正在这时一个男人冲进屋,他跪在地上又爬到约瑟夫.K的脚前。原来这就是刚才水里的那个男人,他本是追赶约瑟夫.K以讨个公道,没想到遇到了真正的约瑟夫.K,男人感激得哭泣起来。他是约瑟夫.K的一个崇拜者,男人要求一直跟随约瑟夫.K。约瑟夫.K没有拒绝,他知道这是无法拒绝的。
       第二天清晨,约瑟夫.K的女人从尖叫声中醒来,因为他同一具无头尸体躺在一起。女人仔细辨认,发现这就是约瑟夫.K,他已经被杀死了。女人知道这一定是那个男人干的。
       "这个猪,就知道是一探子,他就为了贪那钱。"女人飞快地往河里赶,男人正跪在约瑟夫.K的人头前祭祀河然后男人将约瑟夫.K的头扔入河里,自己也纵身跃入河中,到对岸时,他对女人喊到:
       "如果他是神,我也要杀了他。我才是约瑟夫.K!名符其实的约瑟夫.K,唯一的约瑟夫.K。"
       "小人!"
       几天后关于约瑟夫.K的传说才冷淡下去,理由是那个河里的男人到警局自首,他说自己就是杀死"铁头骷髅"的约瑟夫.K,没过几天,这个约瑟夫.K就被枪决了。男人实现了自己的约瑟夫.K梦。孩子们也从树上下来,各种各样的约瑟夫.K变得少了,但人们还是不情愿。
      没多久,又有关于约瑟夫.K的传说了,人们说约瑟夫.K又杀了一百零五个警察,而且还穿上沉重的铠甲。

TAG: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