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倾斜之国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5-11-24 07:54:17 / 个人分类:小说

查看( 104 ) / 评论( 0 )
       "为什么这里的太阳总是倾斜的?"当我们到达此国时,我们问对方。其实我们这一伙到达的人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个答案。我们的发问仅仅是为了唤取大家的注意,以表示我们也注意到了这一现象。经过我们的思考这的确是一个古怪的现象,它与我们所掌握的地理知识完全不符,因为从它周边的国来考察的话,所有的国太阳都从头顶经过,无论它纬度上方的国还是纬度下方的国。而在我们到达此地之前,人们说(至少当时我们所处国的人如是说)这个国度是最适合人类居住的。现在他们的话要大打折扣,因为一个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国为什么太阳不在中心,而是在与地平面倾斜四十五度的天空上呢?而且这里的光线显得也不明亮,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灰暗。而当初我们还那么向往这个地方,仿佛它就是我们想像中的国。受骗了!也许我们被先前所属的国骗了,他们对我们说他们的国不是适合我们这样的流浪民族居住的。而更好的国是这个太阳倾斜之国。他们是不真诚的。当我们站在这片陌生的国土上时,我们告诉彼此,不要再想太多,回去的路已经堵塞,而且既然这个国的人在太阳的倾斜中能生存下来,我们也应能生存下来。
        这哪里是个国,这是流浪人的最终流放地。这是一片荒芜的国土,终年被灰暗所笼罩,这是一个被众人舍弃的国。但他所处的地带也甚尴尬,它在四个国的包围之中,而这四国从来不是有好的,他们总是互相挑衅,征战。而这太阳倾斜的国不过是一个中间的缓冲地带,也许也正因为此,它才获得存在,可是这种存在是微不足道的,周围的任何一国随时有能力将这太阳倾斜之国攻下。甚至它需要攻吗?这完全是一个毫无组织,没有部队,人们游散四境的国。当某个国要向别的国耀虎扬威时,他们便会以太阳倾斜之国为实验点,先将其拿下,从而威协别的国。所以这不过是一个众国一展身手的地方而矣。
        但是对我们这个流浪民族来说,这已经足够了。还有什么可求呢?别人能收容我们这已经足够感恩了。说别人其适并不妥当。因为这里就没有它的原住居民,所有的居民都是另一些流浪民族,这是一个由众多流浪民族组成的国。因此把它命名为太阳倾斜之国还不如叫流浪国更恰当。这些流浪民族并没有组成一个真正的国,大家只是在各自的地域居住着互不干涉,虽说大家都不互相侵犯,但同时大家也不怎么团结。严格意义上讲,这是一个无政府之国。之所以人们如此分裂,一可能是民族自身的原因,不愿与别的民族发生任何关系,这些流浪民族在长期的民族流浪过程中已经饱尝流浪之苦,在此地住下来他们已经倍感疲倦,变得保守;二则可能是这太阳倾斜之国的原因,可能这些民族压根就没打算要在此地长久定居下来,他们只是路过而矣,他们一直渴望到一片更肥沃,阳光更充足的国土去生存。或者哪一天,那些国的门向他们打开了,他们便一窝蜂涌进去。所以直到我们到达此地,这里还依旧是一个松散的多民族流浪地。它之所以能存在完全是它军事上的缓冲地带。因为没有哪两个强盗愿意与对方靠得太近,更不会同床共枕。
        虽说太阳倾斜之国没有什么成形的政府组织,但它毕竟还是对进入的人有一些要求。在进入这个国之前,必须得有一个小测试,其实是一个难度不大的测试。据说测试内容已经提前告知每一个要进入这个国的人,当然儿童除外,儿童可以随时进进出出。但我没有收到这样的测试内容,这是可怕的,因为我不愿意被从我的民族中被抛离。虽说这次测验不是针对民族的,而只是针对个人。测验的目的是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也许是为了我们更好地了解太阳倾斜之国,也许是对我们的具体情况进行了解,有很多可能。但测试的内容则让我瞠目结舌。只是一张表格,表格上有三十二张图片,每张图片有相应的编码,当然顺序是杂乱的,还有图片相对应的称呼。而且这些图片被放在表格中固定的位置,是不能随意颠倒的,被试者要求从第一张一直到最后一张说出这些图片的名称和编码,且不能乱序。我不明白这样的测试有什么意义,一张图片上画有一个比萨饼,旁边站着一个烟囱,另一张上一个男人将鱼竿扔向窗台上钓鱼,还有一张是一只小鼠在银河里游泳。但我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将其记下,我希望能与我的种族生活在一起。即使人们斥责它是一个落后的种族,甚至还有许多缺陷。同样我的恋人梅尔.李也在其中,我们希望一定居下来就结婚,长期的流浪对我们的损害同样巨大。
        当我们的族被接纳后,我们被放在太阳倾斜之国的西南角,出于对被接纳的感激,我们族的头领将各族的头顶聚集到中部圣城召开一个多种族会议。这次会议的主要目的是成立一个多种族的流浪民族国就叫太阳倾斜之国。而且就以中部城市为都城,选举一个民族头领担任太阳倾斜之国的总领。这第一任总领来自东北角的族长,是一个得高望重的老人,并且他身边有各个族的一个年轻谋士和将领。我们的国准备建立一个更强大的部队,以改变在这个地区上的命运。同时还有一个秘密的行动,这是一个宏伟的计划,那就是,围绕我们的边界挖一条深深的战壕,在战壕里埋伏起众多的士兵以便随时抵抗别国的入侵,同时深深的战壕也不利于敌方跨入我们的国土。
        于是这项工程便开始了,可以说这个计划是行之有效的,因为太阳倾斜之国的各族因此达到了一个空前的团结,大家也不再有迁徙之意。而别的国却似乎不在意我们的建国,在他们看来我们只不过是太阳倾斜之国而矣,是不会有什么大作为的。即使给我们一百年时间,我们也不会建出一个能与他们相抗衡的国来。所以这四国基本上对我们是不理不睬,我们还依然是一个缓冲地带。也许在此之前,他们的祖先也曾在这个地方准备建立基业,但可能都失败了,所以对于他们而言太阳倾斜之国的太阳永远是倾斜的,那里出产的粮食都是黑色的,人种也是脆弱的,更何况是一些弱小的流浪民族,这完全不足为惧。我们也清楚自己国的情况,可能在短时间内,我们依旧是不堪一击的。
        在建国后的第五年的一天,太阳不再倾斜,而是完全沉到大地的下方去了。整个国土在睡梦中,只有城市的高墙依稀露出一点点轮廓。在我们南方的帝国突然对我们的国境进行侵犯,他们的士兵一下子在我们的边境线上拉开,可是他们从未承认过那是国与国之间的分界,对他们而言,我们这群流浪人是不配建立一个国的,因为我们的国是建在自己流浪的脚下的,是永远的居无定所,是一个不可达到的目标。他们侵犯我们时全当是进入一片被他们抛弃的不毛之地。但是让他们吃惊的是在他们面前,大地裂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这个口子像是被撕裂的一般,突然横在他们的脚下。那片他们从不屑一顾的土地,似乎一夜之间变得不可进入,变得遥远。这可能是他们见过的历史上最宏伟的战壕。但是他们为此感到庆幸,因为虽然有这么一条险如深渊的战壕,我们的部队还不足够强大,否则他们就只能是无功而返了。或者再隔十年或十五年他们就会将我们当作一个真正的威胁,所有国都会把我们当作一个潜在的敌手,所以他们应该感谢这次入侵让他们更深入地了解了太阳倾斜之国的状况。得承认,我们目前的确不是他们的对手。敌方找来更大的梯子,他们将无穷的梯子竖立在边境线上,然后一齐放倒,梯子稳稳当当地横卧在我们花了五年修筑的战壕上。他们的士兵在梯子上奔跑起来。而我们事先就埋伏在战壕里的战士一举向上进攻,用弯刀向那些企图跨过战壕的入侵者进行还击。入侵者的尸体掉到战壕里,而我们的战士也同样死在那里,那里成了一个恶梦,成了一个坟墓。但在那里我们这些流浪民族第一次让对方把我们当一回事看,我们不再是这大地上飘泊不定的沉埃。但是我们失败了,对手终究有更强大的势力,有更多的作战经验。而我们的战壕同样在一夜之间变成一个没有意义的沟。仅仅是一个沟而矣吗?五年的辛劳!
        在都城里,各个部族的头领在总领的召集下商议对策,因为在一夜之间,我们就被攻下了。对方扬言,如果我们再进行抵抗就用我们的血洗尽我们的城。而现实的情况是,我们的确没有更优秀的士兵,没有强大的人力物力支持,反抗的确意味着死亡。但不拼命一战,那些死在战壕里的士兵难道不是白白送命了吗?最后总领出城向对手称臣。这是为了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所有流浪种族,没有谁会该受责备。耻辱归于活着的人。南方的国履行他们的诺言,并没有屠城。
        其实他们的目标根本不是我们,我们这些人啊,对他们而言,不过是像不存在的。他们只是路经我们然后攻击在北方的国。其实后来想也许我们根本不用建立什么太阳倾斜之国,也不用修战壕,那样也许就不会送上那些可爱的年轻生命。他们可以哪怕不安稳地渡过一生,在尘世走完自己的命。可是现在他们死在战壕里,他们的尸体正在太阳的偏见中腐烂,在这片不适合居住的地方。所有年轻的妇女都被纠集起来,尤其是那些抵抗者的妻子和恋人,都将作为战败的赔偿去当慰安妇。女人在某种意义就是战争的目的,但这种事却也偶然发生在我们这些流浪民族身上。对方的头领在众人中选择他最中意的女人,最终选择了我的恋人,他说这是他一生中见过的三个美人。但我们的头领再三肯求,更为重要的是北方之国已经睡醒,正极积备战。出于战略上的考虑,南方之国放弃征召慰安妇,而采用更好的政策安抚我们。
        而从战略上,我们的确是失败的,有的头领说当初就应该争取与北方之国结成联盟,也不至于有如此惨败,如此羞辱。另一些则说,不是我们不愿与北方之国联盟,而是压根别人就看不起我们这个流浪国。他们以及别的国以同样的眼光看我们:太阳倾斜之国是一个不存在之国,勿宁是一个流放地。
        而南方之国与北方之国之战,倒底谁胜对我们更有利了?也许都不利,但双方今后都会加强对我们的挟制,只要他们了解到我们也敢于反抗。

TAG: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