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手阿Q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5-11-24 07:28:41 / 个人分类:小说

查看( 110 ) / 评论( 0 )
       "其实没有这个必要"当阿Q将字条贴在这栋大楼的拐角处时他想到"浪费了这么多的时间只为让别人知道自己的电话"。他转身离开时,又看了一眼那纸条,他相信会有许多人看见的,因为这是这栋大楼唯一的一个进出口。许多人不明白那张纸条,因为上面的内容太单调,可以说什么也没有,只有一个电话号码。这可是一个黑色的电话号码,在阿Q所生活的这个城市,这是他这个行业的潜规则。外行的人不太清楚,仅仅一个电话号码,上面再什么也不说明,别人怎么知道这到底是要干什么。以前阿Q就曾接到这样莫名的电话,问他是干嘛的,是提供什么样的服务,有时这电话还来自一些小学生,他们仅仅是因为好奇。但内行和有需求的人都知道,这个电话将会结束另一个人的生命。
        阿Q进入这个行业也已经八个年头,他是从部队退下来后进入的,当时其他的工作相当难以应付,而枪手这行对他是熟门熟路。干这一行是不怎么有人性,但阿Q有自己的辩解,每次他出去完成任务时,他总是把自己看作一个机器,他必须如此。因为他即将杀掉的人很多在他眼里是可怜的,曾有一次是一个已婚妇女,当阿Q从对面的一个暗窗伸出枪管准备将她射杀时,这个家庭妇女正在为自己的孩子准备食物,她在厨房里忙碌的样子使阿Q想到自己的母亲。但阿Q转念想他仅仅是一个机器,没有任何情感,更谈不上任何道德,他杀人,别人付钱。就跟买东西一样,更何况要杀掉她的人是她丈夫,那个才是真正的凶手,虽说这个女人是死在自己手上,但阿Q只是相当于枪而矣,是她丈夫的意念将她送走了。
        虽这样安慰自己,但阿Q还是痛苦,有时他不愿面对自己。可是在这个城市里随处可以找到他的同行,有许多改行的人,曾经在这一行上也是干得很出色的。只要人们留意那样的字条到处是,也没听到有什么抱怨,政府也管不了,因为人们几乎不同程度地参与过这一行。甚至有许多政府官员就曾以此为业,而且更多的需求也是来自他们,还有就是来自生意人。对此,人们也见怪不怪,有人给钱,有人出力,有人死去。但不管怎样多,这一行的竞争压力多么大,还是不能明目张胆。因此阿Q在贴上字条后便匆匆离开了。他转了一个大弯,在一个拐角抽了只烟,人群像蚂蚁一样在他面前穿梭,这是一个商业区,是这座城市最繁华忙碌的地段,也是需求相当高的地段,这也是阿Q选择在这里推销自己的原因。当然还有另一个原因是别的地方这样的字条太多,竞争压力太大。这一块不知什么原因,做这一行的人比较少,这的确是一个大的吸引。阿Q又转入到另一栋楼去贴了一张,此时只有一个老太太注意到他贴上去。老人家还特地跑过去看个究竟,但阿Q已经匆匆离开了。他又汇入人群中,再也分不清谁是谁。阿Q回到他的住处时,天都已经暗了下来,他住在一个更远的地方,在这座城市的郊区,他们这一行的几乎无一例外都住在他附近,这同样是潜规则。即使大家并不相互认识,但看到彼此,心里也要舒服些。
        阿Q躺在床上,等电话响起,夜深了,快入睡的时候,他想起自己的一个小学同学,他因为不满老师对他的教育。成年后在他原来的学校下方,花了五年时间打了一个洞,洞里全是炸药,整个教学楼和几百名学生,老师在一瞬间消失。阿Q不知为何想起他。第二天阿Q醒过来时,他快速地查看了一下手机,有一个陌生者的短信息,是昨晚发过来的,但那时阿Q由于太困,已经入睡了。信息是"你什么时候可以提供服务?"阿Q回了"任何时间",但一整天都没有回答,对方可能因阿Q没及时回而放弃了。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因为对方会怀疑阿Q的身份,有时会通过很多方式来验证,这终不是一件简单的交易。有时一个客户可能会谈上半年一年的时间都没有搞定,但这种事情,阿Q是不能主动找顾客谈的。就像刚才这个短信,阿Q只能等对方再与他商谈,否则宁可放弃也不能拔通对方的电话。如果拔了,对方通常不接,而且更怀疑阿Q,那么这笔生意就永远也谈不成了。对方要花很多时间来试探阿Q,对这一点,干这行的人都能容忍,而且这的确是必需的。
        中午的时候,打过来一个电话,对方是一个老太太。声音里要求阿Q跟她见个面,阿Q一听便知道这是一个对这行一窃不通的人。老太太约他在商业区XX商城门口见面,阿Q远远地看到了她,周围没有什么别的异样,虽说政府对这种事并不是管得很严,但该心细的还得心细。阿Q蹲到老太太身边,摸她的狗。老人转身向左一直走,阿Q跟在她身后进了一栋楼。老人几乎没有什么防备,这反倒使阿Q紧张,他担心是个陷阱,但长时间的没有客户使阿Q也不再考虑这些。就算被抓住,他也没有任何证据落在别人手中。而这时,阿Q又收到那个人的一条短信问是否可以找个时间谈一下。而阿Q觉得此时不适合回,就没有搭理。阿Q进入老太太屋里,她拉开窗帘让阿Q顺着她手指指的地方望过去,阿Q发现了一只与老太太狗相似的狗在商业大街上,在一家商店门口,被拴着。
       "杀掉它"老太太几乎是全身在打颤。然后跟阿Q谈价格,老太太出得起钱,杀一条狗的钱与杀一个人的一个价。但老人却没什么怨言。阿Q告诉老人将在三天内让这匹狗消失,而老人则渴望越早越好。对阿Q来说三天都太仓促,还好是杀狗而不是杀人,当然这样的事,阿Q以前也并非没有碰到过。他从老太太那里领取了一半的钱后,他穿过人群,走向那匹狗,店主人没有在乎他,阿Q摸了一下那匹狗很温和。第二天,老太太打电话催阿Q快些行动,因为她已经忍受不了拉开窗帘时再见到那匹狗,更何况那匹狗比老太太家的要神气得多。阿Q一向是不愿意揣测对方的杀人动机的,他觉得那违背职业道德,更为重要的是很多时候会使自己悲痛下不了手。
        第四天,老太太拉开窗帘再没见到那只狗,她约阿Q在她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把一个纸包给了阿Q。阿Q回去打开一看,钱比预期的还多,而阿Q几乎什么也没付出,仅从那些钱中抽出一小部分,买了一小块牛排加上一点必要的毒鼠强,再去抚摸一下那匹狗。有时候,人们是过于对自己反感的事物大惊小怪了。这笔钱将够阿Q消费一段时间,于是他利用空闲,又开始在大街小巷开始贴他的"广告"。
       六个月后的一天,阿Q收到那个人的短信,阿Q差点将它给忘了。对方问阿Q现在在哪里,是否可以一见。而此时阿Q正在商业街上闲逛。对方说自己也在商业街,这是阿Q能预知的,因为他只在这一带活动。天有些热,更麻烦的是有些吵闹,而近三个月来,阿Q一直在想改行干别的,他想到B城去和自己的一个老战友一起经营一家餐馆,这也是对方要求的,当年阿Q救过他一命,要不这个地球上就没有那家餐馆了。
        阿Q的电话又响起,是那个人打过来的。而此时阿Q正站在广场上,许多人在身后推挤他,无人知道他是个枪手,谁也不在乎谁。
        "我需要跟你见一面,你此刻在什么地方?"
        "ATA广场"阿Q的嗓门很高
        "不,你到C商业城的门口等我。"
        "可是那里有两个门,你指的是哪一个。"
        "肯定是大的那一个,那里有一个大型电子显示屏的那一个,你就站在那下边等我。"于是阿Q就穿过人群往回走,因为他已经超过电子显示屏。而此时,阿Q感到这将是一笔大生意,对方给的报酬应该很高。阿Q很快来到电子显示屏下方,而这个大屏幕上正在进行商业广告,声音太大,使听觉有些困难,有几个乡下人躺在屏幕下方像乞丐似的。这不知为何使阿Q又想到他的小学同学,他此刻正被关在精神病院,阿Q突然决定,这将是他最后一次。无论成败,即使饿死街头他也不再干这一行,因为那么多的人毕竟死在他手上,无论那些人是否该死。或者就算不死在他手上,也会死在别的枪手手上。阿Q甚至想连这一次也放弃,离开这个城市,但他的电话又想起是他母亲打来的,阿Q没接,因为不是时候。但不到一分钟电话又振动起来。
       "你到了吗?"电话里问道。
       "到了,你在什么地方?"
       "我几分钟就到,你能不能站到电子屏下方的那个椅子上去,我好看清楚你。"对方要求阿Q,而阿Q知道这是因为对他身份的担忧,是可以理解的。"对,对对,你转过身来,背对电子显示屏。"阿Q于是照着做了,"你往前看,你看到一栋六层高的楼,第五层有一家红窗帘,看到了吗?"阿Q穿过面前众人群一直看过去,他看到那个窗帘了,红色的窗帘打开一个口子,里面伸出一根管子。
        一声很小的声音,或者几乎是听不见的声音,阿Q的眼前有许多个太阳,他倒在地上,在电子屏幕下方,有许多人围了过来,有许多人在走。而阿Q的手机一直在响,是他母亲打来的,他就存了这么一个号。

TAG: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